苏秦一边听着新皇李生的‘抱怨’,一边愈发觉得自己选择有多么的正确。

不管在何处,少林寺也好,皇宫也罢,得到的越多,付出的也就越多。

如今苏秦在皇宫里看似没什么权利,但实际上却是最悠闲的那么一位。

每日签到,修炼,到处溜达,还能不断变强,岂不美哉?

“朝堂之上,臣子们敬我畏我,但这一年间,却是逐渐出现了派系之争。”

新皇李生说到这个话题,语气逐渐沉重了许多。

事实上,不管哪个王朝,派系之争都无法避免,只不过老唐皇在李生登基前,已经将朝堂清洗了一遍,无限削弱了派系党争。

但经过这一年时间,尤其是经历了一次科举,派系之争已然再次露出苗头。

这让新皇李生非常心力憔悴,他允许臣子们之间护有争斗,但这一切的前提,是将唐国的利益放在最前面。

但派系一旦产生,对于某些臣子来说,自身派系的利益,或许会大于唐国。

“派系之争?”

苏秦思索了会,随意问道:“为何会有派系之争?”

“这说起来很复杂。”

新皇李生思索了会,阻止了下语言:“我唐国人才官吏基本上都是通过科举考试产生。”

“而科举考试,则是由主考官一手操办,这就导致了,这位主考官所举办的科举考试的考生,都被归在他的门下。”

“如此一来,等到这批考生步入朝堂,便会自然站在这位主考官身边,自成一个派系,排斥外人.....”

新皇李生三言两语便将派系之争的主要源头说了出来。

事实上,历代唐皇都知道这个这些,但知道归知道,却是解决不了。

总不能取消科举考试了吧?

或者每隔一段时间,如老唐皇那样清洗一遍朝堂?

“三哥,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新皇李生揉了揉眉心,望向苏秦,开口问道。

“我的看法?”

苏秦沉吟了片刻:“既然派系之争的原因在于主考官,那就干脆换一个主考官不就行了?”

苏秦随口说道。

“换一个主考官?”

新皇李生眼神一亮,但瞬间便黯淡下去,摇头道:“科举考试涉及到天下考生,关系到唐国社稷传承,主考官只能在朝堂上的臣子中选取。”

“因为只有站在朝堂上的臣子们,才有足够的影响力,让考生心服。”

“但这样一来,不管换谁,都会将那批考生推到对方门下,形成派系......”

新皇李生语气苦涩。

“你误解我意思了。”

苏秦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并不是要换其他臣子做主考官。”

“不是其他臣子?”

新皇李生微微一呆,不明所以。

“你可以去当主考官。”

苏秦望着新皇李生,轻描淡写道。

“我去当主考官。”

“我去当主考官。”

“我去当主考官。”

新皇李生越想眼神越亮。

派系之争的主要源头,是在于那一年的考生会被归到某位主考官名下,长此以往,朝堂上会有多个派系,派系自然就形成了。

但若是由唐皇亲自担任主考官,所有的考生都会给归到唐皇门下,如此一来,整个朝堂上只有一个派系。

派系之争指的是多个派系相互争斗,但若只有一个派系,那还争什么?

所有人都是自己人,为何要争?

这种情况下,派系之争自然烟消云散。

“三哥。”

“你真是提醒到我了。”

新皇李生满脸欣喜,连忙说道:“我先回去一趟,明日再来找你。”

新皇李生心急火燎的返回长生殿。

苏秦看了眼新皇李生离去的背影,笑意逐渐收敛。

“时间差不多了。”

苏秦看了眼天色,返回右春坊。

此时此刻,右春坊内除了‘五行逆乱大阵’外,更是被苏秦布置了其他几个大阵。

这些大阵的主要效用,便是压制气息不往外泄露。

这样一来,苏秦突破时所产生的动静,便不会影响到外界,省得苏秦每突破一次,便要往外跑一趟。

“开始。”

苏秦盘膝而坐,心念一动。

呼!

只见数百瓶丹药出现,除此之外,还有一百多滴先天灵液。

这一百多滴先天灵液,是苏秦这一年来主要积累,目的就是为了今日突破。

先天灵液药性温和,作用显著,不论是平时修炼,而是关键时刻破除桎梏,都有着极大效果。

“还有这个。”

苏秦面前再次出现一枚淡金色、表面隐隐浮现神秘纹路的菩提心。

正是千年菩提心。

这段时间,苏秦修心养性,感悟天地,特意将千年菩提心放回系统空间。

如今突破之时,为了更加万无一失,自然需要这枚千年菩提心守护心神。

虽然苏秦认为,以他现在的准备,根本不会用到千年菩提心,但有总比没有好。

下一刻。

苏秦缓缓闭上双眼。

呼!

吸!

苏秦呼吸间,摆在面前的一百多滴先天灵液,顿时化为流水,涌入苏秦口中。

与此同时,其他丹药也同样如此,尽数被苏秦吞下。

顿时。

苏秦体内的真元不断升腾运转,他身上流露出的气息愈发恐怖,若不是有天地大阵遮掩,此刻恐怕早就震动整个长安城了。

一百多滴先天灵液入口,以及其他数百瓶丹药,刹那之间,苏秦体内的真元便开始疯狂暴涨了。

要知道,即便先天灵液药性温和,但那是建立在一滴一滴服用的前提下。

如今瞬息服用一百多滴,如果不是苏秦肉身经过了四次蜕变,甚至诞生一丝不朽‘金性’,恐怕早就爆体而亡了。

轰隆隆。

苏秦体内气血奔腾,仿若一座天地大磨盘缓缓转动。

嗡!!!

就在这时。

苏秦不断运转的真元,仿佛受到蜕变,开始向着某种奇异的方向转化。

转化而来的真元,更加浩荡,更加深邃,似乎能够压倒天地一般。

时间缓缓流逝。

就在苏秦体内所有真元皆转化为那股更加浩荡深邃的奇异真元时。

苏秦原本不断升腾的气息瞬息开始收缩,仿佛化为黑洞一般,彻底沉浸下去。

下一刻。

苏秦缓缓睁开眼睛。

“这就是四重天罗汉之境吗?”

苏秦细细感受着自身的变化,脸上浮现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