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陵乃唐国历代唐皇安葬之处,威严厚重,经历了唐国自立国以来至今的沧桑岁月。

“系统,签到。”

苏秦思索了片刻,心中默念道。

虽然唐皇陵不过五六百年历史,但以其在唐国的地位,应该也汇聚了一些‘道蕴’。

【恭喜宿主签到成功,获得‘真龙之气’。】

一道机械、冰冷的声音自苏秦耳边响起。

“真龙之气?”

苏秦微微一愣。

下一刻,关于‘真龙之气’的妙用便在苏秦脑海中涌出。

“原来,这就是真龙之气?”

苏秦抬起右手,只见一丝丝一缕缕金色气息在指间流转,这些金色气息聚散不定,隐隐有龙形轮廓显露。

真龙之气乃一种特殊的气机,长期蕴养在体内,拥有稳固气血,提升气血的效果。

即便对于罗汉尊者武林神话来说,真龙之气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秘宝。

或许短时间内,真龙之气提升的气血不是很多,但长年累月下来,数百年积攒,绝对能产生质变,将肉身气血彻底提升一个层次。

“不错。”

苏秦神色浮现满意之色。

到了他这种层次,外物的影响越来越低,真龙之气倒是为数不多能够正面提升战力的宝物。

寻常罗汉尊者或者武林神话,利用真龙之力蕴养了四五百年肉身,可将肉身气血彻底提升一个层次。

但苏秦并不是寻常罗汉尊者。

他的寿元,是其他罗汉尊者的一倍,足足有一千年。

苏秦倒是有些期待,若是由真龙之气蕴养了自身气血一千年,会有何种变化。

...

时间缓缓流逝。

转眼过去一年时间。

这一年来,苏秦终于将整座皇宫全部签到了一遍。

与少林寺差不多,皇宫里的绝大多数地方,‘道蕴’不多,只够签到一次或者数次。

但苏秦仍旧发现了十几处位置可以重复签到。

这已经完全超乎苏秦的预期了。

要知道,哪怕少林寺这样开刹数千年的古寺,也不过藏经阁、镇魔塔和菩提院三处地方能够反复让苏秦‘薅’羊毛。

可在皇宫内,这种能够多次‘薅’的地方竟然多达十几处?

这让苏秦无比欣喜。

并且可能是因为长安城十朝古都的原因,经历的岁月历史要超过少林寺,苏秦在皇宫内签到的东西,普遍要比少林寺高一个层次。

例如先天灵液这样能够毫无上限的提升罗汉层次的宝物,便不是少林寺能够签到出来的。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只是从整体上来说。

毕竟,苏秦从少林寺签到出来的最强神功如来神掌,至今可没见到其他神功能够与其比肩。

“差不多可以开始突破,真正跨入四重天了。”

苏秦盘膝而坐,心里默默的想着。

“早在少林寺之时,我便已经三重天大圆满,来了皇宫不到一年,我就完成了肉身第四次蜕变。”

“如今再经过一年时间调整,我现在恐怕距离四重天只剩下半步之遥,甚至可以说是无限接近......”

苏秦眼神发亮。

苏秦是个非常谨慎的人,否则也不至于在少林寺一待就是近三十年。

“今天晚上就可以突破了。”

苏秦心里有了决定。

接下来,苏秦走出右春坊,慢悠悠的在东宫里逛着。

自从一年前唐皇驾崩,太子李生不久后便搬出东宫,继承皇位,入主历代唐皇的寝宫长生殿。

至于小妹苏月芸,也被册封为皇后,住入坤宁宫。

这期间,倒是有不少大臣反对,毕竟历代唐皇所册封的皇后,一般都是大族女子,能够起到稳住朝局的作用,但苏月芸却只是地方世家的千金,按理来说,最多册封个妃子便已经是圣恩浩荡了。

至于皇后,根本不可能。

只不过,新皇李生却是执意册封苏月芸为后,寸步不让,这种情况下,满朝文武即便再如何不满,也只能让步。

毕竟,李生是皇帝,是唐国的主人,他们这些臣子,最多也只是劝谏,要是皇帝不听,就没什么办法了。

而这一年时间,新皇李生也基本适应了当前的生活,处理政务方面也有了足够大的长进。

在苏秦偶然用神念扫视整座皇宫之时,却是看到新皇李生常常处理国事处理到半夜,并且出行也极为简洁。

一般新皇登基,肯定会大肆铺张奢华,但李生并没有,所有的一切都沿用了老唐皇时期,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对此苏秦倒是颇为满意。

如果李生是明君,唐国就不会有那么多破事,而他也能安心的在皇宫里签到修炼下去。

就在苏秦思索时,突然心念一动。

只见新皇李生带了几位随行太监,朝着东宫这边走来。

“恩?”

“是来找我的?”

苏秦眉头一挑。

自从新皇李生与苏月芸搬出东宫后,偌大的东宫便冷清了许多,除了苏秦外,就剩下一些太监宫女。

新皇李生专门朝着这边走,唯一的可能便是要见苏秦。

很快。

新皇李生便来到右春坊外。

“陛下,是否让老奴进去宣旨?”

旁边一位太监躬身问道。

“不用了。”新皇李生摇头,走了几步,朝着右春坊内挥了挥手:“三哥。”

苏秦不急不缓的走了出来,望向新皇李生。

“好了,你们都退下吧,朕要跟三哥待一会。”新皇李生扫了眼几位随身太监。

“是。”

几位随身太监恭敬道,随即转身离开。

“三哥,这一年可憋死我了。”新皇李生朝着苏秦大诉苦水:“礼部尚书那老头整天盯着我,还有户部尚书,一天到晚就知道跟我要钱,我哪有那么多钱......”

苏秦闻言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一年来,新皇李生每隔一段时间,便要找苏秦聊一会,吐露一些自己遇到的烦心事。

两人聊了几句,沿着旁边的绿荫小道慢悠悠的走着。

微风拂面,新皇李生的神色明显好了许多。

虽然他是唐国皇帝,拥有着天下最大的权柄。

但实际上,一位皇帝在拥有着最大权柄的同时,同样要背负着最沉重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