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8章 前往医院

“你那好儿子犯了事儿,你交给我处理算怎么回事?

你想让我怎么处理?

不干!”

梁休断然拒绝。

梁休就知道这老头不会平白无故突然对自己好起来。

这又是给提醒,又是给势力的,原来是要把燕王的处置甩给自己。

这种麻烦活,梁休自然是不愿意接的。

“呵呵……他之前如此对你,你就不想对他有所回敬么?”

炎帝悠悠问道。

“他还想谋朝篡位呢,你就不想好好敲打敲打他么?”

“你是老子,他是儿子,这事儿还是你去办合适,我去处置算怎么回事?”

“我和他之间的争斗,虽然从结果上来看,他是个弟弟。

但从身份上来看,我才是弟弟!你叫我去处理,就不怕传出去叫人说闲话么?”

炎帝深吸一口气,脸上稍纵即逝地闪过一丝沧桑,随后又恢复了平日的威严模样:“闲话?

你是太子,本就有权处置此事,谁人敢说闲话,叫他到朕面前来说!”

“生在这帝王之家,本是一件残酷的事情,兄弟不成兄弟,父子不成父子。

可是你让朕看到了一丝希望。”

“你既然能把誉王安排妥当,朕相信,也一定能将燕王妥善处理。

去吧,这件事,你必须做!因为你,是朕的太子。”

梁休想骂街,可看炎帝的样子,怕是骂街也无法改变他的心意了。

到头来还是着了这老头的套。

梁休早该想到,这老银币早就坑他坑上瘾了,绝不会放弃任何坑他的机会。

“没得选呗?

那我还能说什么?

还有事没有?

没别的事儿,那儿臣可就先告退了!”

梁休拒绝麻烦失败,心中存着怨念,没好气儿地跟炎帝说道。

“无事了,去吧。”

梁休二话不说,扭头就出去了。

炎帝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轻叹一声:“这小混账……没大没小。”

离开偏殿,已经日上三竿了。

往殿外走,梁休赫然发现和尚已经在等着他了。

不得不说,给皇帝办事儿的人,效率就是快,贾严和游所为才走了多久,就把和尚给劫回来了。

“二哥!”

“三弟!”

和尚双手合十,面带微笑,两只眼睛像是一对儿桃花:“就知道三弟舍不得跟我分开。

竟然能想到让陛下派那游公公去陪你二哥。”

“是大哥……”

梁休无力地纠正道。

“大哥他……没说什么吧?”

梁休担心自己去把和尚劫回来,李凤生知道了内情,会心里别扭。

毕竟和尚是个半步宗师。

游所为虽然也很厉害,但比起和尚来,还是差那么一点点的。

和尚耸了耸肩,反问:“他能说什么?

他只说的确由我来陪着三弟比较合适,毕竟你时常惹祸,用人的地方应该比他那边多。”

梁休有些无语,这就是他在李凤生心中的形象么?

但仔细想想,李凤生心思豁达,而且他们之间已经建立了深厚的情谊,互相之间的信任还是有的,应该不会为了换人这种小事儿计较。

“走吧,你东宫的下人守着车辇都快睡着了。”

和尚拉着梁休的衣袖,往车辇的方向走。

梁休忙拉住他,说道:“呃,时候还早,咱们先不回东宫。”

这车辇是转为太子打造的,只能容纳一人。

和尚的性子梁休是知道的,梁休上了车辇,那和尚断然不会在旁边跟着,恐怕会要求跟梁休同乘。

可同乘地方又实在太小了,想要实现的话,要么和尚坐梁休腿上,要么梁休横抱着和尚,无论是哪个选项,都很……古怪。

所以梁休干脆想着,把这些下人都撵回去,找个借口先不回东宫。

“那去哪儿?”

和尚眨了眨两只清澈的眼睛。

“去……南城走走吧。

龙武军冲进京都,城门守军拖延了不少时间,但也因为跟龙武军作战,死伤了不少人,还有野战旅的伤员们,如今他们应该都在南城医学院。

孤身为太子,怎么也该去慰劳一番。”

梁休思索道。

这事儿并不是梁休临时起意,当时京都的危机解除,他就想去南城慰问一番的,只是因为实在劳累,才先回东宫睡了一觉。

醒来之后,正是傍晚,隔天又是皇帝要求第一天上朝,才把这件事情一直拖到了现在。

如今朝堂格局已经稳定了,梁休第一件想起来的,就是慰问伤兵。

“那还等什么?

走吧,不用等别人了。

有小僧在,天下之大,去哪儿都能护得了三弟的安全。”

和尚的话,令梁休暖心不已。

二人并行,离开皇宫,来到了南城医学院。

如今的南山医学院,虽然只是依托一个小小的医馆,但规模已经扩大了不少。

内部划分了门诊部,住院部,一切都是按照梁休的意思来布置的。

医学院小有名气,门诊部不少排队等待看病的病人。

梁休进来之后,没有在门诊部多做停留,直接径直往住院部走去。

他此行是为了慰问伤兵,而此时距离叛军进城,已经过了两天的时间,伤兵们的伤势应该都做过处理了。

然而才到住院部门口,一个画面就吸引了梁休的注意。

住院部门口,副院长孙暮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份资料,正靠着墙呼呼大睡。

梁休眉头一皱,上前直接敲了敲桌子:“醒醒嘿!大白天的,怎么还睡上了?”

给你钱给你权的,还让你当副院长,你就直接在这儿给老子在上班时间睡觉?

刚来的时候明明老实巴交的,怎么现在,居然钻这种空子?

莫非是时间长了,变成了老油条?

这可不行!这种事儿,梁休不能忍!

敲了两下墙壁,孙暮没醒。

倒是路过的一名护士,走上前来质问梁休:“快住手!你是何人,可知道他是谁?

竟敢打扰他休息?”

梁休简直惊了。

打扰?

上班时间休息,还有理了?

这护士虽然算不上大家闺秀,但也称得上是小家碧玉了,年纪轻轻的,居然这么维护孙暮这老头?

难不成,这老家伙还利用职权……

梁休怒意丛生,放声怒斥:“我当然知道他是谁!还打扰他休息,我没打他就不错了!”

说完梁休又翘起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可知道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