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和我战斗的,就是这个家伙?”

穿着银白色战甲的埃文斯上校一脸鄙夷地看着面前这个脸色阴沉的男人说道。

“没错,就是他,实验的第一项任务就是清理掉他,这项任务的成功与否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当然,对你来说亦是如此。”耳机里程文秋的声音还在响,“埃文斯先生,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即使对手看上去遍体鳞伤虚弱无比,他仍然是掌握着强大力量的魔法师,失去战甲之后你在他面前就是随手可以碾死的蝼蚁,请慎重对待这场战斗。”

“我已经对你重复很多遍了,我对战场要比你熟悉得多,不需要你来指导我的行为。从踏上这片焦土之时你的声音就该从我的耳朵里消失了。”埃文斯活动了一下手腕,这套战甲轻便得让人感到难以置信,就像是穿着运动服在阳光下跑步一样行动自如,没有给他的身体带来任何的负担。

“鉴于之前的情况,埃文斯,大多数时候都是你主动联系我的,所以可以认为你是需要一些临场指导的,这也是我仍然待在联络室的原因。”

程文秋的语气优雅随和,让人听了就不由地来气,埃文斯不禁愤愤地哼了一声,在他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那个白发男子斜靠在躺椅上品着红酒对着电子屏说话的画面,而他现在却行走在呛鼻的烟雾缭绕的废墟之中,真是让人不爽。

暗暗地骂了一句,埃文斯冰冷的目光重新落回到了眼前这个衣衫褴褛的中年男人身上,他看上去情况糟糕得很,完全不像是能够战斗的样子,枯瘦的双手上布满了伤痕,胸口更是有着一个长长的触目惊心的伤口。依照他过去的经验,那种伤口是被利器贯穿所致,像这种位置的伤,肺部和肝脏应该都被直接切开了,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离开那块石碑,或者,死。”随着凯文·科恩声音的响起,战甲中的同声翻译器立刻开始了工作,对方傲慢的语气一下子激起了埃文斯心中的怒火,他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自己愤怒的程度,使其恰恰好维持在可以最大限度激发自己身体机能而不至于吞噬自己的理智,这对他来说轻车熟路,因为着曾经是钢铁之蝎每一位战士的入门必修课。

“唰”的一声,钢筋混凝土的柱子就像是豆腐和薄纸一般被干脆利落地切开了。战甲右臂上的短剑反射着炫目的火光,埃文斯的嘴角挂上了残忍的微笑,他仿佛已经能够看到对方那瘦弱的躯体在电锯和火焰之下颤抖哀嚎的画面。

来吧,就和过去成百上千次的战斗一样,我将化身为最恐怖的恶魔,让所有敢于直面我的敌人肝胆俱裂,灰飞烟灭!

“哼,愚蠢的凡人。”凯文·科恩的眼中流露出轻蔑的色彩,即使是身受重伤,作为蔷薇骑士团第三位,他也保有着身为顶级巫师的尊严,一个不懂魔法的渣滓穿上了一身不知所谓的装甲,竟然就像要和自己战斗,这简直就像是远古时期的愚民妄图挑衅神灵的威严一般荒诞而可笑,任意一种威力强大的术式都可以轻而易举将他化作灰烬。

凯文甚至觉得动用蔷薇术式来对付一个凡人都是一种对魔法的亵渎,他决定用最简单的雷霆术式杀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根据过往的经验,电击对于这类科学武器一向很好用。

他一抬手,便立刻有两道黑影在闪动,紧接着,一道跳动的电芒在黑影之间闪耀了起来,雷霆劈在旁边的巨石之上,蹦出一片火花,碎石横飞,空气中弥漫着诡异的焦糊气味,但埃文斯却没有听到任何的响动,而是一片死寂。

凯文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而埃文斯则是摆出了一副戒备的样子,两人就这么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什么都没有发生。

“怎么回事?”凯文·科恩感觉自己的世界观突然受到了强大的冲击,他打出的魔法术式并没有失效,但也没有正确生效,飞出的雷霆只剩下了泄露向侧面的一小部分,而正面射向这个穿着银白色战甲的愚蠢凡人的那些却不见了踪影,他甚至没有能够察觉到它们的消失。

埃文斯同样是一脸惊疑,只不过有着头盔的遮掩才使得他看上去处变不惊,这让他在心理上稍稍占据了一些优势,可这还远远不够,对于刚刚发生了什么他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也许只是自己运气好而已,而想在战斗中取胜的话,可不能指望每次都靠幸运女神的眷顾。

“程文秋?喂?喂?你还在吗?我需要你给出一点解释!”

凯文·科恩出离愤怒了,面前这个凡人在和他的战斗中,直接当着他的面给外人打电话,这简直就是一种**裸的挑衅,他后脚猛地蹬了一下地面,那合金铸造而成的天桥竟然一下子断裂成了两半,漂浮在空中的灰雾编织成了一个神秘的阵列。

紧接着,水汽迅速凝结成了一团团形状怪异的东西,散射着阳光,形成了一片灿烂的七彩云团,眨眼之间那云团忽然开始围绕着那个阵列旋转,一股冷寂的毁灭力量蓦然间凝聚了起来。

“轰隆”一声,一道极具视觉震撼力的雷霆从旋涡中喷涌而出,然而和先前那次一模一样,埃文斯穿着战甲就这么静静地站在石碑旁边一动不动,那道恐怖的魔法术式就在临近的过程之中自行崩解了,消失得无影无踪,无声无息。

凯文瞳孔地震,一种对于未知的恐惧在他心中渐渐蔓延开来,他逐渐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力量,但很快,理智和愤怒又占领了上风。沉默中他闭上了双眼,双脚离地微微浮空,黑袍随风舞动着,下方的天桥和天桥下的路面如同蛛网似的开裂了,并且裂缝在迅速向者四面八方延伸,各种各样的东西都离开了地面逐渐升空,包括埃文斯上校和他身旁的那块石碑。

凭借着优秀的战斗本能和丰富的飞行经历,埃文斯很快借助石碑在空中稳定了身形,他面前漂浮着大量的巨石,透过那些巨石之间的裂隙,埃文斯看到了一朵盛开的灰黑色蔷薇花。

在弥漫的尘土和天崩地裂的巨响之中,埃文斯立刻选择了高声呼喊:“程文秋!程文秋!”

这一次,內视屏幕上很快出现了一道熟悉的声纹,那个优雅随和的声音再一次回荡在埃文斯上校的耳朵里:“怎么了,遇到麻烦了吗?”

“混蛋!这他妈是人能干的活?快告诉我这套战甲的运作原理,还有,我该怎么样才能从这轮要人命的攻击中活下去?!”埃文斯就差破口大骂了,他看到无数浮空巨石的另一面,一道让人心悸的灰光正在汇聚,那种力量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太阳的光芒一样不可抵挡。

被命中就完蛋了,这是埃文斯此刻心中唯一的念头。

“不用担心,埃文斯先生,就在一分钟之前,你不是已经体验过这套战甲的威力了吗?他已经身受重伤,支持不了多久。而且他的魔法对你几乎无效,你只要遵从自己的本能去战斗就好,我相信凭借你优秀的能力,是能够赢下这场占据了绝对优势的战斗的。”程文秋的声音停顿了一下,他仿佛喝了一口什么。

“什么叫,几乎无效?”

埃文斯嘴角一抽,问道。

“就是,大部分攻击无效,但不是全部,比如……”

“比如什么?”

“比如你现在将要面对的这一次,我就无法保证你的安全。”

“什么?!”

埃文斯瞳孔一缩,眼看着一道灰光骤然临近,他条件反射地抓起身旁的东西就挡在了前面,然而那恐怖的力量却仿佛突然间改变了方向,冲向了他的脚下。

轰隆一声,天桥消失在了飞扬的尘土之中,下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不见底的黑洞。

埃文斯愣了一下,他挪开了挡在身前的浮空石碑,前方的天空被一片斑驳怪异的云层所覆盖,那个黑袍魔法师站在云团里,面色阴沉地看着他手中的石碑。

“他很在乎这个东西……程文秋,这到底是什么?”

程文秋没有回答他,但耳机里却传来了咖啡机运作的声音,埃文斯用力咬了咬嘴唇,这个家伙……

可时间并不容许他静候回复,黑袍魔法师一步踏出,眨眼间跨越了两人之间数十米的距离,同时伸出手握住了石碑,向上猛地一抬,一股难以想象的巨力通过机械骨骼传导到了埃文斯的手臂上,他感觉自己的手肘就像是被一辆卡车凶狠地冲撞碾压了几个来回,钻心的疼痛直冲脑海。

石碑脱手而出,飞上了高空。

就在这时,程文秋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他不紧不慢地说道:“哦,你说这个石碑啊,石碑不重要。”

听到这里,埃文斯不禁微微地松了一口气,不重要就好。

“但是上面的图案纹刻很重要,我们叫它们原初石刻,这东西和魔法的本源息息相关,对于我们来说,是具有相当研究价值的物品,当然了,对于魔法师来说,也是可以打开另一扇命运之门的钥匙,弥足珍贵。换句话说,如果被他拿到,那么对方魔法很有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发生质变,到那个时候,这套战甲的强度,就无法应对那个等级的战斗了……也就是说,你会在无法抵抗的困境中死去。”

“你这家伙……”银白色的装甲抬起了头,脚下的冷聚变发动机立刻运转了起来,速度在零点几秒之内提升到了一马赫,和凯文一起冲向了飞上天空的石碑,“真是个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