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冰又弹了一曲琴。

她弹完琴后,多多少少就能够平静一些。

而李不负也是在听完琴曲之后才开口的。

开口时已是夜半。

他冒昧地来访问“主人的侍妾”,直至半夜,本来相当失礼,但在这令人癫狂的玩偶山庄之中,冰冰竟似也并不觉得二人之间该有什么男女之防,避嫌之举。

也许是冰冰果真将李不负当作了哥哥一样的人物。

李不负道:“你来玩偶山庄已有许多年了么?”

冰冰道:“嗯。”

李不负道:“你学武功也是在这里学的?”

冰冰道:“嗯。”

她“嗯”了一声之后,似乎又觉得有些不够,补充道:“我学武功也是在玩偶山庄中学的,在这里学武功很容易,因为这里没人会把武功当作回事。”

在“天公子”的法术面前,武功确实也就没那么重要了,没人再会在乎那些门户之分。

李不负道:“你的武功是那位主人教你的么?你的武功真不错。”

冰冰道:“嗯。”

她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

李不负也没问下去,只是又道:“那你觉得玩偶山庄怎么样?”

冰冰道:“挺好的呀。”

她说完这句话后,李不负便用一种很奇妙的眼神看着她,一直盯了她很久很久,一直将她盯得头都埋进了怀里都还没有停。

用这种眼光去看一个处在深闺中的女孩子,当然是很不得体的,但李不负的眼中还在不住地流露出惊奇。

——居然会有人认为在玩偶山庄中呆着挺好?

到了后来,李不负总算收回了目光,将视线移向一旁的香炉,沉思了起来。

冰冰也不说话。

两人变得相当安静。

而在山庄的另一端,龙飞骥、雷雨的狂欢还在继续,甚至愈演愈烈。

他们还没停下,他们还不安静。

而李不负和冰冰自然也就能很隐约地听到那最大的一、两声。

于是冰冰埋着的脸就变得更红了。

······

就在两人的气氛越来越尴尬的时候,李不负忽问道:“他们一直都这样么?”

冰冰知道李不负口中的“他们”是谁,答道:“是,他们经常都是这样的。”

这句话从一位正值妙龄的少女口中说出时,别有一番寂寞的滋味。

李不负叹了口气,道:“他们想必并不像你一样认为这玩偶山庄很好。”

——所以龙飞骥和雷雨到现在还没有停。

李不负深切地理解那一种感受——停下之后又能去做什么呢?睡觉吗?那么睡醒之后呢?睡醒之后又能做什么?吃饭?吃饭之后又能做什么?

一旦来到了玩偶山庄中,所有的事情好像都失去了意义。

所以他们只能靠着夜晚的欢愉来麻痹自己。

冰冰罕见地抬起了头来,说道:“我懂的,他们确实不认为玩偶山庄很好,他们还是想要回到他们原来的那个世界。”

李不负点头道:“人人都想回到原来的那个世界。”

冰冰苦笑了一声,道:“回到原来那个世界,他们又能怎样呢?”

李不负微笑道:“以龙飞骥和雷雨的名气和武功,随便到哪里,都能过上大块吃肉,大口喝酒,大声讲话的好日子。”

冰冰奇怪地说道:“这里也有酒,也有肉啊!在这山庄之中生活,饿了就可以吃饭,可以吃到天南地北的各方大菜;渴了就可以喝水,不只是水,喝茶有最好的西湖龙井、黄山毛峰、洞庭碧螺春,喝酒有梨花酒、桃花酒、葡萄酒,最烈的烧刀子这里也可以找得到的。”

李不负接着道:“他们还可以娶妻生子,找个宁静的地方,每天下下棋,钓钓鱼,也可以过上很幸福的生活。”

冰冰道:“他们在山庄中好像就有不少老婆,我猜是他们不太愿意要孩子吧。下棋钓鱼就更简单了,你看外面的那两位前辈,我来山庄时他们就在下棋钓鱼,到了现在依然还在那间亭子里。”

“可他们下了二十年的棋,钓了二十年的鱼,却还是不见得有多开心。”

冰冰的眼神很疑惑,很奇怪,她好像早就在思考这个问题了,但却好像也始终都没想明白。

——玩偶山庄的确是个很神奇的地方。

你若在玩偶山庄中生活,就会有好吃的,有好喝的,衣食无忧;困了也可以睡觉,只要你想睡,睡上七天七夜也无妨,还会有人为你点上一支珍贵的安神香。

在玩偶山庄里还有美女,有许许多多,各式各样的美女,而且由于在这种特殊的地方,这些美人都往往要比外面的美人好追求得多。

你若肯花功夫,至少也能请到两、三位和你上床。

就算你真的没什么本事,大不了请雷雨让一让给你也就是了。梅子和小雯绝不会比外面的美人差,无论是外貌还是身材。

在玩偶山庄中的人每天只需要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其它的什么也不用干。

这岂非已是人们理想中的生活?

但这样一个地方,却还是不能让人快乐;甚至让有的人痛苦了足足二十年,又是因为什么?

李不负慢慢道:“大概是因为这里让人没有自由吧。”

冰冰又道:“这里怎会没有自由?他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什么时候睡觉就什么时候睡觉,想和谁谈情说爱都没人干涉。雷雨将自己的妻妾让给别人,也没人质疑,在外面也不会有这样的自由吧?”

这种行为放在外界来看,一定有许多人都会对雷雨痛骂一番。

李不负道:“我想不仅仅是这种行事的自由。他们若在外面,还可以去看看中原的大好河山,江南的朦胧烟雨,北国的飘雪风光,南疆的森林湖泊等等,而在这里却不行了。”

冰冰叹道:“可据我所知,龙飞骥和雷雨以前也并不常常出门去旅行的,他们去赴天山一战已是走过的最远的路程了。那这种自由放在他们身上又有什么很大的用处吗?”

李不负突然沉默了下来。

玩偶山庄确实是个很好的地方,但确实也让人很痛苦。而李不负明明很清楚那种被困在玩偶山庄的痛苦感受,也很清楚在玩偶山庄中与在外界的感受的不同。但他也确实无法很好地向冰冰用言语将之表达出来。

他相信龙飞骥和雷雨也是一样的,他们同样很难用言语将之说得明白。这大概也就是人永远都不大能够幸福的原因。

最后李不负只说了一句:“因为在玩偶山庄中我们都只是玩偶,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所以我们不开心。”

冰冰听到这句话之后,不再询问,而是陷入了深思中。

李不负却摇摇头,往外面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