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现在开始,我是这艘飞船的老板,以后,由我给你们发工资,之前老板欠下的工资也由我承担,愿意的留下,不愿意的写好辞职报告,下一站结清所有薪资,并补发三个月工资后离职。”

“各就各位,全速离开小玉环星际驿站!”

“是!”

所有的人对周森都是唯唯诺诺小心翼翼,毕竟,这家伙可是杀人如麻的星际第一悍匪……

……

飞船与小玉环星际驿站的舰桥解开之后,立刻进入了加速模式,蓝色的尾焰猛烈喷射,很快,就消失了浩瀚的星空之中。

离开了小玉环星际驿站的星际网络范围之后,周森让飞船保持静默航行状态,并偏离了航线。

三个小时后,周森才让飞船正常航行。

这三个小时,周森自始至终都在飞船的主控室,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处于光学模式的屏幕上。

周森不敢大意,他很清楚,丝毫的大意都会以悲剧收场,那黄站长并非善男信女,如果他有把握,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杀死他。

现在,周森是提防黄站长铤而走险。

三个小时是一个分水岭,因为三个小时足以离开小玉环星际驿站的管辖范围。最关键的是,如果有人追杀周森的话,首先想到的是沿着航线追杀,或者是干脆提前空间跳跃后埋伏在前面拦截。

这三个小时的偏离航线可以完全杜绝上述情况发生,唯一的风险就是被持续追踪,但是,在这环境复杂的太空之中静默航行,采取光学模式观察,被追踪的概率达到了千万分之一,比大海捞针还难。

偏离航线之后进行空间跳跃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通常,规避这种风险的方法就是常规航行寻找到一条可靠的航线之后再进行空间跳跃。

周森没有冒险,而是下令船长常规航行寻找一条最近的航线,但前提是不能与小玉环星际驿站的航线重叠。

给船长下达命令之后,周森在铁皮猴的带领之下到了之前那年轻人居住的豪华套房里面。

这是一间极尽奢华的飞船,里面的装修几户是完美无瑕,装点了很多粗犷的艺术品,这倒是符合和那年轻人的性格。

“坐!”周森走到沙发边坐下,示意铁皮猴也坐下。

“谢谢!”铁皮猴并没有坐下。在这个名满天下的星际第一悍匪面前,铁皮猴显得有点拘束。

“需要多少钱解决所有的麻烦?!”周森看着铁皮猴。

“我……”

“没关系,既然我介入了,肯定是要帮你处理好。”周森淡淡道。

“谢谢周先生!我……我其实也不知道需要多少钱,因为,我前妻治病是一个无底洞……我目前欠了三百多万……”

“嗯,小问题,两千万够了吗?”周森点头。

“够了,够了,谢谢周先生……谢谢周先生……”

“下一站,你就拿钱走吧,以后,不要赌了。”

“走……”

“好好过日子吧!”

“周先生……”

“嗯?”

“我可不可以跟你?”铁皮猴眼睛散发出炙热的光芒。

“跟我?”周森哑然失笑。

“是的!”铁皮猴斩钉截铁回答,一脸坚毅之色。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知道!”

“嗯,很好,你再考虑几天吧,因为,人一生之中很多决定都缺乏深思熟虑,所以,你需要一个时间想想跟我的后果,而不是好处!”

“我……”

“先别急于回答,我们有的是时间,先想明白。好了,我要休息了。”周森淡淡道。

“是,周先生。”

铁皮猴拘谨的退出了房间,并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铁皮猴离开之后,周森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放松了。

这是一间安全的房间,因为,除了特定的人,这艘飞船上的员工都不能进入这一片区域。

小玉环星际驿站。

周森打开舷窗,望着太空中的繁星一阵发呆。

周森并不是处心积虑的要杀那年轻人和羽道长,而是临时起意。

很显然,杀死两人将会为他带来无穷的麻烦,就像当初他在莫干监狱杀死王仲一样,不过,周森并不后悔。

男人,总得有点担当……

……

奥琳。

周森脑海里面突然浮现出奥琳的样子。

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咦,她的系列报道到底写了些什么东西?

周森打开了房间里面光脑。

让周森感到意外的是,光脑居然没有登录权限,他直接就可以查阅。

周森先是查看了一下光脑的搜索记录,光脑里面近期居然没有任何登录记录。

很显然,那年轻人并不喜欢玩光脑。

奇葩!

在五大星域,不玩光脑的人绝对是奇葩,因为,在五大星域的消磨时光的排行榜上,光脑妥妥的排第一名。

周森开始查阅新闻。

现在,飞船已经离开了小玉环星际驿站的范围,断开了星际网络,不过,因为人类在芯片上的突破,光脑在连接上星际网络之后,立刻会自动缓存几年乃至几十年的时政新闻,有的强大的光脑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资料库。

和古地球时期的计算机不一样的是,现在的光脑容量极其恐怖,其运算能力更是地球时代计算机的千万倍。

周森在光脑上搜索“奥琳”和“星际第一悍匪周森”,立刻,跳出不计其数的链接。

卧槽!

尼玛!

周森看着一篇一篇的报道,嘴里不停的爆粗口。

奥琳的报道看起来还是挺正面的,总体来看,周森是一个重情重义的男人,不过,在那字里行间,总会有一种暗戳戳的使坏。

邪恶的笑。

心灵扭曲变态。

对女人不友好,大男子主义……

……

奥琳!

该死的奥琳!

周森做梦都没有想到,他是科学家的时候被奥琳口诛笔伐,现在,成了星际第一悍匪之后,依然还是被她暗戳戳的使坏。

这是对周森的第二次伤害!

周森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别说是奥琳没在身边,哪怕是在身边,周森也拿她没办法,谁让他管不好自己的下半身落了把柄。

当然,办法还是有点,可以狠狠的折腾她,折磨她,让她第二天走路都腿软……

……

“咚咚咚……”就在周森看报道看得痛不欲生,脑瓜子里面尽是不堪入目的画面时候,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

“周先生,有一个叫瑶瑶的女人非要见你。”铁皮猴推开门,小心翼翼的看着周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