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从入定中醒来的吴思琪,神识观察看到了不远处有一群修士朝她这边飞来,一行八人,她都看不出修为,说明都是元婴修士,而且他们都发现了她。

从他们的服饰上判断,来人也是冯家人。

乌神的声音也是这时候传来:“呀!主人,有人来了!”

吴思琪这才意识到,不是乌神没有帮忙看,而是她的神识又强了一分,与真正的元婴初期修士的神识一样。

“乌神,他们修为高,你先躲起来,我见机行事。”

乌神身影一闪,朝吴思琪飞来,进入念力系统。

看了看自己的面容,是赵美衣的面容。

既然被发现了,吴思琪也没得隐藏的地方,认识她本来面目的人不少,但认识赵美衣面容的人,少得可怜。

能进入法灵秘境的,估计只有冯倩倩。

冯倩倩当年是想要她寿命耗尽,老死药园的恶毒之辈,如果不是她厉害,就算有她元婴期的寿元,现如今都被熬成了白骨。

如果冯倩倩再来找她的麻烦,那她肯定送她走,没有碰上冯倩倩就暂时算了。

吴思琪多次查看小屋,确定小屋没有暴露她身份的物品,只是外面种植的紫灵米是从冯家药园拿着的种子,希望长出来的苗是没有记号的。

见那些人越来越近,对方修为高,吴思琪无法,从瀑布上飞身而下,飘然落地。

冯立谦是陨星地带冯家二公子冯玄泽的儿子,也是冯玄泽最喜欢的儿子之一,三百多岁的年纪,天资卓越,如今已是元婴中期的修为。

只因为冯立谦的娘亲是柳娘子,柳娘子是一名普通女子,是冯玄泽无意中认识的,很是喜爱。

柳娘子无灵根,无法修炼,体弱无法炼体入仙途。

冯玄泽找了很多东西给柳娘子续命,最终天意不可违,体弱的柳娘子未活到七十便已撒手人寰。

冯玄泽给柳娘子服用过定颜丹,直到柳娘子去世时,还是年轻的容颜。

原本冯玄泽是希望冯立谦去上界冯家本家的,冯百世陨落,去上界的路就此中断了。

突然出现的法灵秘境,让冯立谦又燃起了想去冯家本家的心,就算只是中三界,也是可以的。

在与父亲软磨硬泡了很久,冯玄泽终于同意冯立谦通过法灵秘境去法灵宗。

冯玄泽最近年头虽然不景气,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对于最喜欢的儿子,他终于给冯立谦配了七位元婴巅峰的护卫,护他去往法灵一星的法灵宗,这颗星球也是机关宗所在的星球。

冯立谦的队伍很强,进入法灵秘境,没有遇到任何危险,他头一次出这么远的门,也起了游山玩水的心思。

他有地图,赶路一个月就够了,如今离秘境关闭,差不多还有四个月,他不着急赶路。

这一日,他游玩到一处偏僻之处,发现有一瀑布,一小屋,瀑布之上有一女子。

那女子的容颜,太像了,像他逝去两百多年的娘亲。

飞落在地的吴思琪朝几人恭敬地行礼道:“见过各位真君。”

冯立谦看呆了眼,太像了,无数的记忆涌上心头,他不由自主地道:“娘亲!”

这句娘亲冯立谦对方声音虽小,身为修士的她自然是听得到的。

吴思琪若有所思,怕是对方将她认错了。娘都能认错,怕是个娘早已不再了的。

元婴修士,上千岁的都有,娘早已不再正常得很。

吴思琪没有回话,如果这哥们要抓她回去做他的娘亲,要是打不过,可以跑。

元婴巅峰的护卫长给冯立谦传音提醒道:“立谦公子,这位是金丹巅峰的修士。”

冯立谦慢慢地回过神来,他朝吴思琪拱手地行礼道:“在下冯立谦,见过道友,敢问道友如何称呼。”

冯立谦!

吴思琪终于知道那冯玄泽为什么要将她放到紫罗别苑了,原来也是认错了,这冯立谦的娘听说连冯玄泽的妾都算不上,不过,甚得冯玄泽喜爱。

吴思琪微笑道:“见过冯真君,在下赵美衣。”

这一笑,又不怎么像了,娘亲从来都是笑不露齿的。

冯立谦也微微一笑道:“见过赵真人,赵真人不必自称在下,赵真人唤我立谦即可。”

“见过立谦真君,真君有令,不敢不从。”

“冒昧的请问赵真人,是一直住在此处吗?”

“回立谦真君,传说,没有修士能在法灵秘境长住,我不过是在此处呆了个把月。”

“哦,那为何这紫灵米却是已然成长了近一年之久。”

冯立谦打量着周围,他对赵美衣没有恶意,只想更加了解此女子,看到疑惑之处,便问出声来。

他的父亲管着冯家药园,紫灵米的生长,他还是很了解的。

吴思琪眉头微皱,冯立谦的问题让她不喜,看在对方修为高的份上,吴思琪恭敬地行礼道:“回立谦真君,在下并不知,此紫灵米并非在下所种。”

冯立谦看出了赵美衣的不悦,这微皱的眉头,倒是有八分像娘亲,娘亲也总是愁眉不展。

他不好意思地道:“抱歉,赵真人,在下并无恶意,在下从陨星地带而来,去往法灵一星的法灵宗,请问赵真人是否也是去那里?”

吴思琪知道,冯家可以通过跨界交易坊市联系上界,怕是有法灵秘境的地图。

如若她回答,想在此地多待一段时间,怕是这人也要呆在此处。

她可是要赶着去华彩灵羊星偷羊,顺便看看有没有天木神石的,法灵一星与她要去的华彩灵羊星是同一个方向的。

吴思琪不想告诉这人自己的目的,又要避免后面碰到尴尬。

她只得道:“在下也是要去那边的,不过,在下想到还有要是要办,在下先走一步,告辞。”

说完吴思琪就要使用轻身术,离开山谷。

“请慢!”冯立谦连忙出声阻止。

离开山谷只有一条路,一群高阶修士的面子还是要给,吴思琪无奈地道:“立谦真君还有何事?”

“赵真人,在下也有要是要办,可否与赵真人同行。”

劳资能说不行吗?吴思琪只得道:“在下速度慢,会耽误真君的要事。”

“赵真人不必担心,我的速度也是很慢的。”

吴思琪无奈,只得道:“那立谦真君,各位真君,请!”

“赵真人,先请!”

吴思琪只得运起轻身术,朝山谷外奔去,她没有使用跑步的速度,而是使用比平常速度低不少的速度。

无需神识,就知道后面的人一直在跟着她。

冯立谦时刻跟在她的边上,与他一起同行,让吴思琪很是无语,真想收了这个垃圾算了。

只是,好不容易换个新面孔,杀了冯玄泽的宝贝疙瘩,这新面孔的号又要炼废了。

冯立谦对她还是很照顾,她跑快他也快,她慢他也跟着慢,她一直跑不打算停下来,冯立谦也是一直不停的陪着她。

前方有妖兽或者人修,都有冯立谦的护卫们出手处理。

吴思琪一连跑了三天三夜没有停下来,冯立谦和他的护卫们也跟着跑了三天三夜。

冯立谦和他的护卫们修为很高,这种慢速跑下来三天三夜,也是够他们受的。

吴思琪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冯立谦不抱怨反而欣喜,赵真人的耐力真的很不错,他对她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单纯的想多看看她,也是对母亲的一种依恋。

在吴思琪跑出第四日的时候,她感知到二十里地前方有一个队伍,也是七、八个人,让她郁闷的是,其中有一个人她是认识的,就是那烦人的冯倩倩。

领跑的吴思琪自然是要绕道的,她也这么做了。

只是这一次,冯立谦道:“赵真人,前方是我的族人们,碰到了,我需要去打个招呼。”

吴思琪停下道:“立谦真君请!”

冯立谦朝冯倩倩队伍的方向行去,却发现赵美衣站在原地不动,便出言道:“赵真人一起去吧,在下就去打个招呼,不会耽误多长时间,之后我们再一同赶路。”

吴思琪自然是摸不准这冯立谦的心思,还没有翻脸之前,不能说与冯倩倩有仇,冯倩倩可是陨星地带冯家的宝贝疙瘩。

在他们耽搁之际,那冯倩倩队伍也朝他们这边过来了,而冯倩倩的神识也发现了她。

就见冯倩倩一脸怒容的朝他们这边飞奔而来,吴思琪赶紧往一边退去,担心冯立谦的元婴巅峰护卫秒杀了她。

冯立谦这时候才发现异常,不过,冯倩倩的队伍已经出现了。

冯倩倩一出现,没有朝冯立谦打招呼,而厉声朝赵美衣喝道:“狐狸精,又是你,你不要脸,勾引我二哥,还要勾引我二哥的孩子。”

吴思琪看到,冯倩倩身边的嬷嬷只有一位,还是她不认识的。

护卫有多位,他们的修为是元婴中期和后期不等,比冯立谦的队伍阵容弱上不少,那也不是她能对付的,这次杀冯倩倩不易。

听到冯倩倩的怒斥,冯立谦立刻听明白了,赵美衣还去勾引过他爹?

他疑惑的看着赵美衣,希望赵美衣能解释几句。

吴思琪没有回答冯倩倩,而是对冯立谦道:“立谦真君觉得在下勾引您了吗?”

冯立谦摇摇头,他只感觉到赵美衣一心要远离他。

吴思琪又问道:“在下可以自行离去吗?”

冯立谦正要出言挽留,就见冯倩倩道:“你做梦,想走也可以,把命留下。”

吴思琪再次问冯立谦道:“立谦真君是让在下走,还是要在下的命?”

冯立谦只觉一头雾水,他相信他爹要是看到此女,肯定也会留一留,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之前,他不想放赵美衣离开。

冯立谦温和地道:“你不要担心,有我在,谁也不能拿你怎么样,就算是我小姨也不行。”

“立谦,你不要被她骗了,就是她毁了我的九十九号药园。”

吴思琪深吸一口气,这么多人,她打不过,也灭不了口,药园被毁的事情,不能扣在赵美衣的头上。

此时的她离冯倩倩和冯立谦等人比较近,神识一动,使用辐射术,攻击冯倩倩。

辐射术是她进入金丹时就会的法术,一次也没有用过,是一种神识类法术,辐射攻击元神,使修士神识慢慢受损失去神识,修士元神越弱,受影响越大。

使用润物术的时候,吴思琪就知道,她的润物术用出来,周围的元婴修士是没有感觉的。

曾经她还是金丹初期的时候,在药园之时,在陈奇异等元婴修士面前就用过。

果不其然,她的辐射术用出,一边元婴巅峰的修士丝毫没有反应,至于冯倩倩会有什么影响,吴思琪目前还看不出来。

她强迫自己从眼中逼出点水雾,看向冯立谦道:“立谦真君,请问您的父亲是二公子冯玄泽圣君吗?”

冯立谦点点头道:“正是。”

“那是四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在下曾经见过您的父亲一面,他与在下只说过几句话,留在下在紫罗别苑小住。不想第二日,在下就被小小姐拉去九十九号药园做药农,小小姐打算让在下老死在九十九号药园。”

冯立谦眉头微皱,冯倩倩确实在陨星地带就是被宠坏了的,这种事情也不奇怪,抓金丹药农也是冯家那些年一直在做的事情。

被抓的金丹修士,少则十年多则十几年,就会老死药园,这种事情见怪不怪,没想到冯倩倩胆子这么大,父亲看中酷似他母亲的人,这冯倩倩也感下手。

也是,冯倩倩年纪小,并未见过他的母亲,他母亲也是没有名分的,冯家的很多人都不知道。

吴思琪边说边退:“有一日,在下在药园外昏了过去,再醒来,就没有了契约阵法的压制。于是,在下捡回一条命,逃出了药园。”

冯倩倩继续道:“狡辩,就是你带走了我药园中的灵药,破坏了我的药园。”

吴思琪再次后退道:“立谦真君,感谢您这一路以来的照顾,敢问您与您的父亲,为什么保护不了在下,却要限制在下的自由呢?”

吴思琪退到一定的范围,也不使用敛息术和隐匿术,转身朝华彩灵羊的方向跑去,也是黑色沙漠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