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听到黑骑营,内心咯噔一下,老皇上到底要干什么?

很快,摄政王离开。

整个军营,真正的变成了禁止任何人进出。

天量等人就这样看到摄政王离开,他们静静的站在原处,期盼着好消息到来。

以往他们只知道上阵杀敌,不想他们却走到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这一刻,他们宁愿在战场上,不怕生死,只为了能杀光了他们厌恶之人。

骑马飞奔在前的摄政王不停的加快速度,心里念叨着,佳璇等着我!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讨厌别人束缚的感觉。

最近发生得事情,他决定提前自己的计划,势必要搬到那人!

......

福寿宫。

刘丞相还是担心女儿,通过层层关系,最终见到了自己的女儿。

看到吃好,喝好,状态也很好的女儿,他放心了。

两人一起坐在屋檐下的台阶上,看向远方聊天。

“佳璇,记住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沉住气,不是自己做的事情,不要承认。”

“是,我知道。”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可以无条件的信任,可以随意的做自己,不用太过小心翼翼。

“你现在看似是自由之身,可这里是皇宫,耳目众多,每个人都不知道带有多少心思,千万不要惹祸上身。”

“嗯,”刘佳璇扭头,看着父亲那担忧的样子,开口,“父亲,老皇上不是昏君吧?”

“咳咳咳,别胡说。”刘丞相被她吓一跳。

“他如果不是昏君,为何明知道事情蹊跷,还要冤枉我?”刘佳璇目光中跳动着两团小火焰。

“佳璇,你可知道为何父亲这么多年来一直坐在丞相的位置?”

刘佳璇摇头,“那是因为父亲够狡猾。”

“咳咳——”他这个女儿说话就是没有把门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他也不会在这里。

“父亲,我可能比你想的要聪明一点。”

“算是吧。”刘丞相叹口气。

这直来直去的性子,在外面还行,对宫里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妖精,道行还是太浅。

又想到自己儿子现在在黑骑营,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

只是,五王爷是什么意思?大王爷又是什么意思?

这都是不定时的因素,他的女儿绝对不能冒险。

哪怕有凤星的头衔,这都未必是好事。

想到这个,再次对摄政王腹语,干嘛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引起老皇上的忌惮了。

摄政王真该死!

“父亲,你没事吧?”

“没事,为父只想告诉你,有的时候不要去在意事情的对错,你要学会制衡,在每个人的心中衡量事情对错的标准都不一样。”

刘佳璇点头,她原来太过忙碌,但是宫斗剧还是看过不少,明白皇宫那是最复杂和最黑暗的地方,也是最为危险的地方。

前一刻可能你接受万人的膜拜,下一刻,可能变成一只蝼蚁一样卑微,而,高高在上的皇帝一般都是捉摸不透的。

皇宫是权利的象征,也是每个人都向往的地方。

很多人为了往上爬,都会不择手段,只为了一个可能。

皇室众人更是可怜,表面的亲情下,不知道藏着一颗怎样丑陋的心。

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权倾朝野,也是唯一的那个位置。

在太子变成了大王爷,在自己凤星的传闻开始的那一刻,她就想到了这个。

一个普通人的自己能想到这个,难道老皇上会想不到?

想到这,又想到父亲和摄政王的谋划,“父亲,你也小心一点。”

关键的时候什么事情都能够发生,她期望的不是很大,唯一希望的是自己家人的平安。

......

御书房。

老皇上再次找见了大王爷。

曾经还是太子的身份,现在变成大王爷,似乎一直不受到老皇上待见。

快要到寿辰了,老皇上也召见了大王爷。

似乎没有了太子的位置,老皇上对大王爷要求变低了,又似乎大王爷失去了太子之位,整个人变的低调的很多,很是平静,没有了原来的那种刻意的表现。

两人坐在一起边喝茶,边聊天,还有说有笑的,似乎是一对寻常家的父子。

张公公到来,看到这一幕,内心发冷。

他一直知道老皇上其实对太子有太多的不妥,难道太子自己卸任之后,老皇上会改观,他觉得不太可能。

想到高高在上的老皇上能这样屈尊降贵的和儿子聊天,可能吗?

张公公再次感觉老皇上的深不可测,想着以后自己一定要小心应对,至少在最近最重要的关头。

张公公来到跟前,送上热水,老皇上和大王爷两父子才停下了谈话声。

很快外面传来动静,他行礼过后,立刻前去查看,小跑着进来,来到老皇上身边禀报。

过了不久,摄政王到来。

摄政王在看到老皇上和大王爷均是带笑的表情,瞄了一眼四周,没有看到女人,应该还在太后那。

大王爷同时扭头看过去,看着摄政王,表情和刚才的淡然不同,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冷笑。

摄政王清楚的看到,让他的心往下沉,他有种预感,很不太好的预感。

这个该死的魏尚定然会在这次的事情中兴风作浪。

如果这人不知道分寸,他能把某人从太子之位上拉下来,同样还能做的更为彻底!

两人四目相对,浓浓的敌意。

老皇上看到这,目光寒冷,盯着摄政王厉声道,“魏南宗,到底是怎么回事!”

摄政王的目光从大王爷的身上看向老皇上。

魏南宗?

“皇上,微臣只知道事情发生的事情,刘佳璇还在元都的摄政王府。”

老皇上一个眼神看过去。

大王爷趁机开口,“人不在,就不能做事了?”

“难不成你以为本王的军营,一个女人能说了算?”

大王爷冷笑,“她可是摄政王妃。”

“既然知道她是本王的女人,你应该叫皇婶。”连老皇上都没有看在眼中,一个废了的太子,有什么资格这样跟自己说话。

“既然是皇婶,更有理由为了救出皇叔,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来。”大王爷就是咬着刘佳璇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