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不像哀家认识的你。”

“呵呵——”刘佳璇假笑两声,“难道太后也看好我和太子?”

“可你嫁给了摄政王。”好机智的女孩,刚还还一副什么都不懂的,这么快反映过来,怪不得摄政王会对这个女孩另眼相看。

“所以啊,缘份这件事情说起来真的很是奇怪,有的时候你拼命想要的,未必就是你的,也许你不在意的瞬间,真正的缘份就在不远处,只是一直没有发现而已。”

“所以,你对太子不是真心的?”

刘佳璇摇头,“不,我对太子是真心的,可所谓的真心被现实打败了,最终我选择了对的那一个。”

用‘对’和‘真心’来比如他们再合适不过。

太后被这个狡猾的女孩逗笑了,果然聪明,也够机智。

“那你觉得摄政王这人怎样?”

刘佳璇看向太后,怎么总觉得他在推销摄政王?

心里想着又不能在嘴上说出来,心里难受,在现实面前,她不得不低头。

“他这个人很好,看起来很冷,对我也算包容.....”刘佳璇努力想着不得罪太后的词语。

她心里清楚,曾经的太子,还是现在的摄政王,他们都皇家的孩子,不知道太后到底什么心思,又偏向谁的时候,最好两边都不得罪。

一个前任,一个现任,还当着人家的长辈评论,这太难了。

咬文嚼字,她会,但很是厌烦,总觉得这样活着太虚伪了。

“你应该从太子的身上得到教训。”

“啊——”刘佳璇睁大眼睛,看向太后,想知道这话背后真正的含义。

“再喜欢一个人都不要说出来,还要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什么意思?

“清贵妃就做的很好。”

刘佳璇脑中的警钟立刻响起,想到曾经听到的话,难道清贵妃就是因为总是吊着老皇上的胃口,才会有现在的荣光?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太后第一,清贵妃第二的缘由?

......

明明刘丞相说过人在皇宫,可摄政王还是去了一趟刑部。

很巧,张大人刚到刑部,就这么碰上了。

“人呢?”

面对这样的摄政王,张大人有些心虚,努力撑着,不让自己太过丢脸,开口解释,“在皇宫?”

“皇宫,不是摄政王府?”显然摄政王对这个说法很不满意。

“是皇宫。”张大人硬着头皮开口。

“张大人,是本王错过了什么?”

张大人不敢撒谎,只能把事情说了一遍。

摄政王听到后满意的点点头,“看来本王真的错过了,张大人,走,我们一起去看看情况。”

“王爷,还是别去了,人现在应该在太后的福寿宫。”

“福寿宫,太后回来了?”听到这话,摄政王还算比较满意。

“太后刚回来,正好遇到这事,就......”张大人也说不清楚,可事情就是这样,就是这么的巧。

摄政王看了一眼张大人,抬脚离开。

每走一步,摄政王的一颗心就往下沉,直到站在宫门口。

定定的站着,他心底很是复杂。

那个女人到了太后的跟前,应该没有危险,至少比在老皇上跟前强多了,他一直盯着眼前的宫门,想着在军营里发生的事情。

就在这时,白玉突然赶过来,靠近摄政王说了一句话,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宫门,火速转身离开。

摄政王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军营,他到的时候,看到一排排躺在地上,似乎睡着一样的尸体是,心底的情绪不可控制的抖动了起来。

这些都是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在一场一场的血站中,他们都完好的活了下来,不想却是在自己的地盘,这样悄无声息的全都葬送了性命。

摄政王看着内心颤抖,眼睛酸痛,但却是掉不出眼泪,一股强大的愤怒差点让她控制不住心脏都要停止。

“王爷——”天量身为副将,在他眼皮子地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很自责,也很难过。

好在这些人的家属都通知到了,也根据王妃的法子已经安顿好,不会有人闹事。

他也没有想到发生这样得事情,竟然有人把罪名按在了王妃的头上。

不公平!

难道坐在皇宫里的那位是瞎子聋子不成。

摄政王看着眼前的这些兄弟,一步一步走过他们每个的跟前,仔细看他们最后一眼。

天量看到这,只能扭头叹气。

摄政王来到其中一个人跟前,停下脚步,许久没有动一下。

他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下来,好一会,他强忍着内心的痛苦,蹲下来,仔细看着他们的模样。

像是真的睡着了一样,没有丝毫痛苦的神色。

过了许久,摄政王站起来,用衣袖擦擦眼泪,面色阴冷的走了一圈,从天量的手中拿起火把,直接扔到了地上的尸体上。

他们死的不明不白,现在走了都不能保留一具全尸。

摄政王心底是痛苦的,但,他不得不做。

总不能让他们死后还要经受别人的摧残,更不能让他们在死后还能被人再利用一把。

这一百多条的性命,不能就这么死了。

火光照亮了每个人的模样,却照不进他们的心底。

整个军营的都站在不同的地方,默默送他们兄弟最后一程。

过去的点点滴滴在每个人的脑中回放。

谁能想到他们不久前还一起训练的兄弟,没有死在战场中,反而就这样死了。

直到这场大火渐渐进入尾声,每个人心底的愤怒似乎随时都要冲口而出,恰恰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很快,张公公策马而来。

摄政王站着不动。

易山易北扭头看了一眼,在看到是张公公,眼底有团小小的火焰燃起。

张公公来到跟前,火焰渐渐灭了,他都能感觉到灼热的气息。

看到摄政王冰冷的脸色,紧张的来到跟前,“王爷,皇上口谕,让您立刻入宫,还有,军营暂时封闭,任何人不得进出。”靠近一步,压低声音,“王爷,皇上已经出动到了黑骑营的人。”说完退后一步,大声道,“王爷,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