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锦宏因为在摄政王军营和易山也熟悉,走过来,“喂,这是怎么回事?”

似乎刚才开战不是他们,又似乎手臂受伤的那人不是自己。

易山很欣赏刘锦宏的性子,有个当丞相的父亲,竟然没有被养成了骄纵的性子。

“你不知道的很多。”说了这话,再也不肯开口。

刘锦宏在不能得到更多有用的消息,把关注点放在摄政王和刘丞相的身上。

不得不说,当初他投靠摄政王不是没有缘由,此刻看到自己的偶像用的武功佩服不已,但和自己的父亲相比,还是稍微逊色了一点点。

一炷香后,刘丞相和摄政王完好的站定,看向对方。

“你身体好了?”

摄政王刚在脸上有丝丝的得意,顷刻间化为乌有。

“刘丞相果然是做大事的人。”知道怎样打击别人。

刘丞相也不在意被人嘲讽,直接开口,“我这女儿,别的本事没有,医术还是可以的。”傲娇的开口。

“哼——”

别人不知道,他们心知肚明,看到有人这样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也不觉得丢人。

“你也不用在我这里墨迹,现在人在皇宫,你想要找人就快点,要不然还不知道我那女儿最后会在什么地方?”

“什么意思?”

“听说太子也去了,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后悔了,其实,说来太子这人不错,现在对女儿也算是痴心,如果老皇上愿意成就了一段佳话,说不定......”

话还没有说完,摄政王人已经在眼前消失了。

很快,易山易北跟着离开。

刘锦宏来到父亲跟前,“父亲,你有武功?”

“哼——”刘丞相冷哼,“没有武功,你以为身居高位的父亲会活到现在?”

“那父亲明明有武功,为何要藏起来。”身为儿子,这么多年都没有发现,外人想要发现,更难。

刘丞相看向儿子,摇头叹气,“你呀,这点不如你的妹妹了。”说完,往屋里走去。

刘锦宏也不放弃,跟在后面,如同小时候一样,得不到他想要的结果,绝对不会放弃。

走在前面的刘丞相笑了。

他似乎再次回到了当年,一边洗脸的时候还在想,‘娟儿,你看到了吗?’

刘锦宏就静静的站在旁边,不说话。

刘丞相在躺在床~上的那一刻,看向儿子,“你的妹妹还知道藏拙,你怎么就不知道?”说完这话,闭上眼睛。

刘锦宏盯着看了一会儿,正要离开,突然听到一阵熟悉的声音,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父亲,很快离开了。

刘丞相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屋顶,想到刚才听到微弱的动静,难道这个动静就是.....

自己的儿子进了黑骑营,不管这到底为何,对目前的情况来看是好事。

但,老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

......

福寿宫。

刘佳璇看着眼前雍容华贵的老人,慈眉善目,看起来像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主。

想着她原本在刑部大牢,太子和五王爷突然出现,两句话不合,他们两个人竟然打了起来,后来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发什么疯,竟然带着自已直接来到老皇上跟前。

不想,老皇上的动作更是让人看不透。

还不知道老皇上会怎么处理太子和五王爷,不知道怎么处理自己,可,奇怪的时候,她竟然被张公公带领着来到这个福寿宫。

这时,她才知道太后竟然住在福寿宫。

也就是当初丞相父亲说的和祖母关系很好的太后。

她对眼前的老人,也就是太后了解的不是很多,想来能当上太后的人,都有几把刷子,为此,在这样的老人精面前,她不敢有自己的小心思,万一弄不好,遭殃的只会是自己。

做简单的自己,最好。

幸好,不久前从刘丞相那里听说了太后和祖母都在开元寺,他们的关系也很好。

看在祖母的面子上,应该不会太为难自己,想着,她大着胆子开口。

“我祖母在那里可好?”刘佳璇一边吃饭问道。

苏嬷嬷看向这个年龄不大的女孩,原来这就是当年那个不要脸的追在太子后面跑的丫头,怎么转眼就变成了摄政王妃。

其中的曲折她听说过了,她总觉得摄政王可不是随意被人欺骗的主。

看着,看着,不难否认,现在看到这个孩子,觉得还挺有趣。

太后看了一眼眼前的孩子,很是喜欢,怪不得这次看到刘老夫人张口闭口的就是我家孙女,我家孙女,现在看来真的很喜欢。

“那老婆子好命啊!”为什么自己就没有一个这么能那的出手的孙女?

想了想,别说拿得出手,连孙女都没有,何来拿得出手。

“祖母在那里过的不好?”刘佳璇再次问道。

“你觉得呢?”

刘佳璇放下筷子,忽闪着大眼睛看向太后,“我觉得有太后在,祖母应该不会受委屈,只是世事无常,不知道太后走了后,会不会有人为难我祖母?”

“你这孩子真会说话。”怪不得那个老女人总是放在嘴边,真的是一个讨喜的孩子。

“我说的是真的。”刘佳璇纠正。

可能是想祖母了,太后和祖母很好,下意识的把这个老人当成了祖母。

这也许和自己从小是跟着奶奶长大的原因。

很多事情,年轻人,尤其是年轻的父母,给她一种距离感,反而是这些老人,他们说话可能不太好听,却是用经验来教育孩子。

心里明明清楚眼前的老人是太后不能小看,但她很多举动都是下意识的。

“好好好,说不过你。”

“那我祖母过的好吗?”

“在那个地方没有什么好不好,只是很清静。”

“那就好,没有人打扰,我祖母一定把小日子过的很好。”

太后笑了,“你倒是放心。”

“那是,我的祖母可不是一般人。”

“说来听听。”

刘佳璇看了一眼太后,开口,“都说宰相肚里能乘船,我的祖母可是生了我的父亲,祖母的肚量更大。”

“算是吧!”太后被这些歪理逗笑了。

苏嬷嬷站在旁边看着,太后今天吃的比以往都多。

都是这个女孩的功劳。

正想着,太后开口说的话,让苏嬷嬷一惊,这话怎么能说?

“佳璇啊,哀家原本以为你和太子是一对,怎么就变成摄政王了?”

“没有缘份吧?”刘佳璇知道今天的重头戏来了,她说的话,关系到自己的小命。

不过,刘佳璇也不怕,反正都是事实,就看有些话怎么说,怎么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