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小樱歪着脑袋,深感疑惑。

“恩,你利用查克拉线作为金缚幻术的媒介,这是个不错的好主意,可以往深处去想,推衍出更多的应用。”卡卡西微笑道。

“就拿你刚掌握到的性质变化,能制造水,与水完美的融合,有想到什么吗?”

小樱沉吟。

水吗?

水的三种形态,最通俗易懂,固态的冰,液态的水,气态的雾。

前者不用想,没有冰遁血继限界,想桃子吃?

后边两者,却是能够实现。

“用水,代替查克拉线,在有水的自然环境下,天然就有利于我,纵使是无水之地,通过事先封进卷轴里的水,一样能不消耗查克拉的改变地形。”

“雾不知道可不可以?说白了它也是水的一种形态。”说到这,小樱看向卡卡西。

“没有错。”卡卡西笑道:“你说的这两种方法,与你很是契合,此外,水查克拉融入四肢百骸,细胞之中,可以增强你的柔韧度,做出各种身体的极限动作。”

“你是刚猛有余,柔软不足,身体略显僵硬,这个很适合你。”

说罢,卡卡西探手进忍具包,取出两个卷轴,丢给小樱。

“三天,最多再给你们三天的修炼时间,到时,就不能再这样拼了。”

看着卡卡西离开的背影,三人面面相觑。

“为什么是三天呢?”鸣人懵。

“别管那么多,练就完事了。”小樱道。

与鸣佐分开,先后打开老卡留下的那两个卷轴,发现有一个是空的,什么都没有,另一个卷轴上,则是写满了字,分别记载着两个内容。

一为水遁忍法,雾隐之术。

二为封印术,作用是怎样将水,封存进卷轴,不光是水,其它物品也可以。

“老卡早就想好要教我什么了啊。”小樱暗道。

似乎是担心她误会,不学,特地在雾隐之术的后边,加上此术对查克拉消耗不大的标注。

对于卡卡西一反常态,主动传道受业的行为,其目的,并不难猜,无非是和此次任务有关。

卡多有钱,又对波之国势在必得,在明知再不斩不是对手的情况下,是否会再找别人,这里要打个引号。

有可能找,有可能不找。

把事情往最糟糕的方向去想,未雨绸缪,总好过被打个措手不及。

抛开这些想法,小樱总结这几日的收获。

水的性质变化入门。

封存物品的封印术。

与水有关,包括雾隐之术在内,一定程度可以取代查克拉线,契合金缚幻术的思路。

最后的身体柔韧,小樱不是特看重,她一个女汉子,要什么软,就该一硬到底。

想归想,在进行雾隐之术的修炼以前,小樱还是试了一下,究竟能软到什么程度,然后···

有被吓到。

本是僵硬的身体,忽然变得柔软,就跟没了骨头似得,直接折叠起来,脸差点埋进了臀中。

“哎呦我!这么软的吗?”

惊讶之下,不由的散去查克拉。

失去水查克拉的融入,身体重新变得僵硬,但这个姿态却没变回去,痛的小樱呜呼哀哉,眼泪啪嗒啪嗒的往外掉。

她赶紧重新提炼查克拉,转化为水,融入四肢百骸,筋骨,细胞之中,恢复柔软后,得以站起来。

“我没有练过,按理来说是劈不了腿的,现在却···”看着自己这标准的一字马,小樱不禁感叹,查克拉真神奇。

新奇感没有维持多久,很快淡去,小樱把心思着重放在雾隐之术上。

这个术有两种版本。

一是借用自然中的水,结合自己的水查克拉发动,比例是七比三,或八比二,消耗微乎其微。

小樱测试过后,一下就喜欢上了。

二是纯粹用自身的查克拉来发动。

怎么说呢。

波之国是小岛国,四面环海,属于潮湿的气候,在这种环境下,查克拉消耗并没有大到小樱承受不起的地步。

以三十立方米为准,满打满算,她大概能用六到七次。

若是换成土之国,风之国,那种炎热,干旱无水之地,雾一出来就会被气温给蒸发,用两次都很勉强。

所以,第二种,靠自身查克拉去驱动的雾隐之术,小樱用不来,她只能用第一种,借用外界的水。

不知是雾隐之术本就简单,还是和初步掌握水的性质变化有关,修炼起来,没什么难度,今天得到,第二天的中午就完成了。

虽然看着稍显粗糙,运用也远不如再不斩那种上忍熟练,但对小樱来说,已然足够。

查克拉与雾气相结合,含盖面比查克拉网要大,进入到雾中,就等于随时可能会被金缚幻术给强控,定身。

又因为雾里遍布着单薄的查克拉,相当于小樱的触觉再延伸,不是很清楚,模糊的能感觉到雾中移动的物体动向。

兴奋的去找几个鸣人的影分身来对战,效果好到出乎她的预料。

查克拉线,再由线编织成网,好用是好用,却容易被针对,查克拉依附于苦无,就能轻易切断。

这雾气,可以说是无孔不入,防不胜防。

精进需要时间,而眼下,最缺的就是时间,雾隐之术能用就好,刚一修成,能用得出来,小樱转头就又去练封印术。

接下来的战斗,会发生什么,不可预知。

在桥上?在河边?是海边?又或是在陆地,周围缺水的地形?随身携带大量的水,随取随用,最是保险。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

“到此为止,从现在起,你们的修行要大量减少,保留体力与查克拉,战斗随时有可能发生,提高警惕。”卡卡西道。

这句话,就好像是某个开关。

数百道影分身,集体解除,鸣人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冲击,摇晃着栽倒在地,昏迷不醒。

佐助的情况一样,关闭写轮眼后,身上跳跃的细微电弧随之消散,意识不清中,陷入昏迷。

相比之下,小樱要好很多,毕竟她天生的查克拉量少,再拼命的苦修,始终是精打细算,守住最后一丝底线,不敢越过。

先后来到鸣佐身边,将他们俩提溜起来,扛在肩膀上,一边一个,慢慢走去老卡面前。

“时间紧迫,只能是这样了,答应我,一旦苗头不对,我会留下来断后,你们先走。”卡卡西。

“老师!我们才不会丢下你不管呢!”小樱。

“我知道,所以,算我拜托你的。”卡卡西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