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怕不是傻子吧,所有人都看向楚欢,心想碰到这好事偷着乐不就行了!

喊什么?

听到动静,越来越多的人涌过来凑热闹。

楚欢又对那女孩说。

“姑娘,你走吧,或者去换一件稍微得体一点的衣服,这里还有小孩子呢,你穿这样不合适。”

那女孩也很无辜,二十来岁的年纪,为了赚钱不得不穿上这身暴露的衣服,结果还要被人当众指责。

“对不起~”

她说了一声,感觉没脸待下去了。

有记者劝了。

“姑娘,这是个疯子,你别理他就行了。”

“是啊,这小子就是在哗众取宠,你别有心理负担,我们都觉得你挺好,穿成这样没毛病。”

“要不你先缓一缓,我们待会儿再拍。”

女孩子在记者的安慰下,慢慢稳定了情绪,而且现在也没到下班的时候,换衣服也不是她能私自做主的,只好点点头。

“小子,你在这里搞事情啊。”

保安是被喊来了,不过是拿着警棍走来的,目光跟杀人没啥两样。

心说我这正大饱眼福呢,你来坏我好事。

于公于私,都不能放过这捣乱的小子。

楚欢也意识到自己引起众怒了,当下就想脚底抹油。好在这回杨河听到动静也过来了,急的大喊。

“住手!”

“店长?怎么了?”

“这是我们后台老板楚总,你不想混了连楚总都想打?还不赶紧跟楚总道歉!”

保安一听傻眼了,完犊子了,手脚都开始哆嗦。

没想到这年轻人竟然是后台大老板,不过混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正经的老板啊。

真的假的?

“楚总,我...”

“算了。”

楚欢没心情跟一个小喽啰啰嗦,对杨河说。

“你跟我来。”

两人刚走到办公室里,楚欢气势汹汹地质问杨河。

“你这是干什么,没跟我打招呼,就在我的地盘,包场子,开party啊!我之前是怎么跟你说的!”

杨河没想到楚欢回发那么大的火,惶恐道:

“楚总,我不敢了。”

“说,开漫展赚了多少钱?”

杨河可怜兮兮的说。

“楚总,我是想给你个惊喜来着,不仅没赚钱,连我自己的十来万存款都砸进去了,员工上个月的工资也都没发,我们是在赔本赚吆喝,请来记者,模特,网红,乐队,是想为咱们店引流,其实根本不赚钱。”

楚欢都无语了,这厮还真是义薄云天,尽忠职守啊,竟然把自己存款都拿出来开漫展。

本来楚欢下定决心,要展示老板的威风,不过现在,了解到目前这个情况,他哪里还能发的出火来。

杨河也是有自己的苦衷,店铺一直是负债经营,不仅仅是他一个,所有员工都想改变现状,振兴环宇天下这家动漫周边店,所以都在背后教唆杨河改变经营思路。

大家都说后台大老板楚欢给旗下的总公司,分公司,甚至是书店都发了年终奖,而这家动漫周边店什么都没有,似乎被遗忘了一样。

就是因为咱们的经营状况不好,所以才会是这种结果。

我们能受这个气?

哪怕是工资不要,也得让后台老板见识我们的厉害。

杨河心想也是这么个理,自己不受重视,还不就是因为无法给公司盈利吗?

一咬牙一跺脚,连自己的存款都拿出来了,办了这次漫展。

效果也极为显著,来了许多人。

杨河喜滋滋的给楚欢打电话,本以为能给楚总一个惊喜,谁知道还惹他生气了。

用尽心力就换来这个结果,杨河感觉心累无比。

自己做的所有努力,就跟个傻逼一样。

“你垫了多少钱?列个具体的数目,公司都会给你补上,至于员工欠发的工资,我会通知陈媛,在下班之前给大伙儿打过来。”

看着杨河一副彷如世界末日般的面孔,有点生无可恋的样子,楚欢的心也一下子软了,语重心长的告诉他。

“你想办漫展这个想法是好的,那你也该跟我说一声,我也好给你些活动经费之类的,扣下员工工资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发生第二次。而且,就算是搞漫展,也得弄正规一点,不要露腿露胸搞得这么庸俗,万一让人家到文化部门举报,把咱们店封了,或者勒令停业整顿怎么办?”

杨河大惊,他确实有些过于心急了,以致于没有把事情安排妥当,尺度是大了点,这里毕竟不是车展,不能请模特穿比基尼那样搞,毕竟来的多半都是孩子。

楚总说的对,之前那种方式确实不合适。

杨河诚恳认错。

“楚总对不起,是我欠考虑了。”

“嗯,你记住就好了,我们几千年的传统美德,别人怎么弄我不管,咱们一定要坚守住。”

“好的楚总。”

“还有啊杨河,我要批判你啊。”

杨河的心咯噔一下。

“楚总,您说...”

“我早有言在先,按照老田留下来的样子,不能变。现在公司也在全力支持田鹏,出品动漫大电影,力求在电影圈一举成名,火爆网路,然后将热度又反馈给实体店。”

“可是你是怎么做的?把以前的那些动漫形象全都撤了,换上了岛国的二次元美少女,太庸俗太低级了。目前虽然能获得一点人气,赚些小钱,不过咱们的招牌就彻底砸了。人家会以为,咱们环宇天下动漫周边店,就是一个藏污纳垢之地,正经人家的小孩,都不敢进来了。”

杨河猛醒,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大错,难怪楚总看到那个穿着曝露二次元服饰的女人,会那么生气。

“楚总...我...我马上去让她们换身衣服。”

“嗯,你这态度就对了,我们店要着力于面向所有漫画迷,成年人,青少年,小孩,都能在店里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比如,我们环宇文化出品的作品,你就可以作为推广的主流,人物形象也都可以借用嘛。”

“你记住了,眼光要放长远一些,不能盯着眼前这些蝇头小利,去吧。”

“好的楚总。”

杨河急匆匆的就出了门,一些在衣着上尺度大的模特,马上就换了新衣服。不过这样一来,记者的兴致降低大半,来看漫展的人随之也少了许多,偌大的店铺眼瞅着就冷清了。

“唉,真险啊,一刻也怠慢不得!”

看着情况逐渐恢复正常,楚欢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这些部下,一下子没注意,就给我来个惊喜,真难呐,好在杨河这小子年轻,被轻松给唬住了。

恰逢此时手机响了,楚欢一看来电显示,有些意外的接起来。

“玮哥,找我啊?”

“欢总,今天是星期天,想找你组个队,撸两把吃个鸡啥的,你有空吗?”

“玩游戏啊,行啊,找个网咖吧。”

“我跟阿峰已经在了,就是我上大学常去的老地方。”

“好,我这就来。”

挂了电话,楚欢看着也不会再出啥事,当即就决定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