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环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开始上班,《博古书屋》也开门营业了。

这天大雪飘飘,看着大街上寥寥无几的行人,书店更是一个客人都没有,几分愁绪涌上了庄强的心头。

徐娅走后,网上的图书销量一泄千里,庄强也找过其他网红,不过直播带货根本没有徐娅那种显著的效果。

甚至一听要几百块上千块一套的图书,看直播的网友张口就骂人。

黑心主播,吃相难看,坑人不浅!

然后迅速脱粉。庄强眼瞅着几个网红在自己面前坠落凡间,变得一文不值。

因为书籍标价太贵,庄强再想找人,那些网红听说是《博古书屋》,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这种正版书商,太高端了,他们这小小主播可玩不来。

恶劣的天气冷似乎也影响了行人看书的心情,没多少人愿意出门。

这天气,别说逛街的,连书店的销售员都不想往外跑。

本来庄强还想找人搞一个名人讲堂,不过年还没过完呢,就算要举办名人讲堂,也得到十五之后了。

寒暑假是书店的淡季,庄强之前倒也有心理准备,却没想到能冷清成这个样子。

“怎么办?这么大一摊子,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庄强心里急啊,本来眼看着书店能回本,马上就可以盈利了,结果转眼给自己来了一个当头棒喝。

一连好几天,还是没有多少客人,每天的销售额才几千块,连交房租都不够。

十三日下午,楚欢闲着没事,到博古书屋转转。

到这里还有些诧异,真冷清啊。

坐在咖啡区,叫人送上一杯咖啡和一份点心,然后选了一本小说看起来。

很快庄强听说楚欢来了,心里有些惭愧。

楚总那么信任自己,结果自己拿出这种销售业绩给他看,真的是没脸见人啊。

亏自己还自诩为书店经营这方面的人才,结果弄成这样,楚总来兴师问罪,也是应该的。

“楚总,您来了。”

“嗯,我只是来坐坐而已,没有其他的事,你忙你的去吧。”

看楚欢脸上一脸淡然,庄强更觉过意不去。

“楚总,对不起,我辜负了你的信任。”

楚欢放下书,诧异的看着他。

“这话怎么说?”

“楚总,我把书店经营的这么差...”

“这是什么话嘛,不以一时成败论英雄,再加上现在是书店的淡季,天气也恶劣,整个大环境都是这样,我要是怪你,不是显得我这个当老板的太愚昧无知了吗?”

“楚总,不一样的...”

庄强心想,一般的小书店或许是这样,不过《博古书屋》是一家占地两千多平的大书店,自己身为CEO,应该要克服这些客官因素。

因为哪怕只有一天生意不好,对书店的损失也是巨大的。

庄强想了个主意。

“楚总,要不我们搞一次大型的促销活动,把正版书打折以成本价,甚至是贴钱买给客户,以此来增加人气。”

庄强因为生意不好而着急揪心,楚欢倒是蛮开心的。

“强哥,沉住气,我们是要打造高档的书店品牌,不能操之过急,这种促销手法,只会破坏市场,有害无益。不着急,等天气回暖,春暖花开,书店的人气一定会变好的。放心,现在这点损失我还承受得起。”

楚欢收敛了一下嘴角压抑不住的笑容,安慰道:“上班才几天功夫。强哥你要记住,这是环宇文化的长线布局!”

“别说三天,哪怕是三个月、半年全都亏损,也没关系!慢慢就会好起来的,明白吗?”

庄强点点头,但显然没听进去。

楚欢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当下的情况让他十分满意,这才是书店应有的状况嘛。

以前那是属于刚开业,大家来瞅个热闹,结果发现这里除了大点,也就那么回事。

现在,原形毕露了吧。

楚欢摸着下巴,心说开分店的事情,或许可以提上日程了。

十四号这天,教授周文打通了楚欢的电话,问楚欢学生安排实习的事。

“喂,教授。”

“楚欢,我打电话是想问问你,大学生实习的事你安排的怎么样了?”

“喔,办公室和办公设备都准备好了,给实习生的待遇是月薪三千,包食宿,住的是单身公寓,每个还发一千五的餐补,你可以跟学生说,把具体的情况跟大家讲清楚。将愿意来的人列个单子,我好具体安排。”

周文听了大受感动,现在这行情,实习生的工资差不多是三千没错。

不过基本不包食宿,楚欢这一千五的餐补还有单身公寓住,每个月的花销就奔六千去了。

“楚欢,真是给你添麻烦了,这条件没说的,他们要是还不愿意也怨不得学校,学校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挂了电话,周文心情大好。

第二天,学生返校,周文通知辅导员,把大四实习的学生都拢到一块,打算正式说这件事。

来的只有二十几号人,本来他们这个系的人数有一百多号,如今大部分都各奔东西,去各个游戏公司实习了,只有这些被人家挑剩下的留下。

事实上,说是挑剩下的也不准确,因为还有的学生,是故意不想去的。

当实习生肯定不受重视,而且月薪三千的实习工资,说起来真的心酸。

一线城市的开销大,租个房子都得上千,还不能在繁华地段。

还要每天坐公车,挤地铁,吃饭,买一些生活用品,三千块肯定不够。

好不容易考上个本科大学,结果到头来,工作了还无法养活自己,得靠家里打钱,这谁受得了。

所以剩下的人中,有一部分是自以为怀才不遇的。

还有就是家里有钱的,根本不打算听学校的,就算没工作也不在乎,只要能拿到毕业证向家里交差就行了。

至于钱这玩意,干嘛要累死累活的去赚,家里亿万家产等着我继承,难道我傻啊。

一间教室里,二十几号人,倒有一半像非主流,看上去就不服管教,办事不靠谱。

这种人不管他有没有才华,第一印象分就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