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欢自己也早早的收拾好了行李,都放进后备箱还有后座,然后开车回家。

大约是六点钟开的车,八点半到的。

楚欢提着重重的行李,敲响了门。

“爸妈!我回来了!”

楚欢老妈打开门,向楚欢身后瞅。

“回来了,儿子,我说你看上去也挺沉头的,怎么就没带回来一个女朋友?”

楚欢嬉笑道:

“妈,我还给你带礼物了呢。”

“带礼物有什么用,你妈我想抱孙子,你能给我吗?”

楚欢有些头疼的说。

“妈,你这就难为人了,你要是我让我带回三五个女朋友,这个简单,不过要抱孙子,怎么着也得等明年啊。”

“跟你老爸一样,耍嘴皮子厉害。”

李玉梅顺手把行李接过来,又对里屋喊。

“安东,你儿子回来了,还给你带礼物了。”

对楚欢说。

“你先坐一下,我去把饭菜热了,再给你把铺盖整理好。”

楚欢还没在沙发上坐下,老楚走了出来,笑着说。

“儿子回来了,来来,坐下,我给你泡马总送我的茶叶,这可是好茶,我保准你没喝过的。”

“好呀。”

楚欢现在一看这家,感觉就有点不得劲,以前和普通人家比,自己家还算好的了,如今再看,这装修真不咋地,风格太老,一点也不大气,上档次。

还有这家具也是,太旧了,特别是沙发,扶手这块还有好几个烟头烫出来的洞。

“老爸,这沙发该换了啊,电视也是,现在还看着小电视,大多数人都换超薄显示屏,还能看3D呢。”

“天也冷了,家里也没装个空调。”

老楚白了儿子一眼。

“你小子,上几天班怎么娇气了,还液晶电视,空调,都不用钱啊?”

楚欢打包票道:

“老爸,这些你不用担心,交给我来。”

老楚一脸疑惑。

“你哪来那么多钱?”

楚欢心咯噔一下,若无其事地解释。

“喔,我作品被老板看上了,出了电视动漫,现在除了基础工资还有分成,所以赚了点钱。”

老楚用鼻孔哼了一声。

“哼,赚两个钱不知道姓什么了。来,尝尝这高档茶叶,你都没喝过。”

楚欢喝了一口,感觉老不舒服,苦苦的,没啥香味,跟他在公司买的茶叶差多了。

楚欢在公司的时候,不适合高档茶就是高档咖啡,当水喝的,今天一喝这此等茶,真心不习惯。

老楚这宝贝似的茶可能也就千儿八百的,楚欢喝点茶都是最高规格用来招待贵客的,上万起,当然不是一个档次。

不过楚欢也不敢表现出来,怕被老爹看出端倪。

楚欢小心翼翼地问。

“爸,我打算再赚点钱,明年跟朋友一起开个工作室,自己搞,你看怎么样?”

一下子说自己是大老板,老楚肯定不会相信,还是慢慢让他相信比较好。

“你开工作室,发得出工资吗你?”

老楚说完心中一动。

“诶,对了,你之前说自己的作品被老板看中了,是什么作品?给老子欣赏欣赏,看你到底有没有水平?”

楚欢大惊,这下可完犊子了,怎么办,该怎么办才好!

“老爸,你又不看动漫,跟你说也没用啊。”

“我平时是不看,不过儿子创作出来的作品,必须给个面子,要是好,我还能跟人炫耀呢。”

楚欢挠挠头,太好的作品恐怕不行,说出来怕吓着他。只是逼到这份上了,不过也不行。

“老爸,《猪大侠》你听说过没?”

“猪大侠?就是那个网上比较火的哪首歌,怎么唱来着。”

老楚若有所思,忽然拿出手机,翻到一个短视频,有歌声传出来。

“聪明勇敢有力气我真的羡慕我自己,呼啦圈也没问题,后空翻两周再敬个礼...”

“是这首吗?”

楚欢忙点头。

“对对对,就是这首,这穿红色衣服有功夫的猪就是我设计的。”

老楚的表情有些嫌弃。

“这动漫就是你画的呀,歌儿倒是不错,不过人物形象太丑了。儿子,我感觉你欣赏美的眼光不行啊,这动漫能火完全是偶然,你要是想单干,我劝你再考虑考虑。不然,我怕你连口饭都混不上!”

楚欢满头黑线,有这样损自己儿子的嘛。

老楚又喊。

“老婆,你儿子画的漫画出动漫来,快来欣赏一下,给品鉴品鉴。”

“来了。”

李玉梅端着热好的菜兴冲冲的出来,脸上堆笑,夸奖道:

“儿子,你漫画都出动漫了,厉害,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行!”

李玉梅往手机上一看,里面播着正式《猪大侠》片段,李玉梅的脸色顿时僵住,记得今天下去打麻将的时候,电视上就播这个动漫,当时自己还有牌友都吐槽难看来着。

“儿子,这动漫不错,真的,现在老火了。不过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你千万别对家里人说,咱们要低调些。”

李玉梅顿了顿又道:

“欢儿,其实我觉得你爸说的更有道理,坚持自己的道路没错,不过有的时候吧走的本身就是一条错路,再怎么努力也只能是越走越远。”

楚欢猛翻白眼,默然无语。

这动漫能火,他也意想不到啊。

果然是一家子,都感觉巨难看。

本来想着让老爸老妈能支持自己搞动漫产业,并且一步步在他们心中做大做强。

现在搞得,他们反而更坚定自己改行了,这可不行!

“妈,你别说了,我给你带礼物了呢,你看。”

楚欢说着,打开箱子,拿出一糯冰种的翡翠手镯来,售价是一万二,算是所有礼物中最贵的。

“妈,戴上看看。”

李玉梅语气颤抖的说。

“这挺贵的吧。”

“不贵,几百块钱的东西。”

“几百块,那行。”

李玉梅戴上跟老公炫耀。

“瞧,儿子给我买礼物了,好看吧。”

老楚的脸色不太好看,眼睛看着楚欢。

那眼神好似在说,给你老妈带礼物不给老子带,今天你摊上事了。

楚欢赶紧拿出一双皮鞋。

“爸,上次你只拿走了西服,这双皮鞋和西服是配套的,你试试看。”

“好儿子,没白疼你,好了别嘚瑟了,赶紧去吃饭吧。”

第二天,除夕这天上午,楚欢陪着父母去置办年货,下午打电话给几个玩的好的朋友,一起聚了聚。

春节去了奶奶家拜年,村里也有不少沾亲带故的,去了挺多人家串门。

初二去外婆那,又单独去了舅舅家一趟。

到初三开始,老爸老妈还是出去拜年,楚欢基本就待在家里哪儿都没去。

他不太喜欢去跑亲戚,宁愿自己一个人在家反而自在些。

和往年不同,今天倒是有许多员工和自己发来了拜年的消息,住的近的,还说想来给楚欢拜年。

楚欢都推了,他不想招待,麻烦,而且当老板这事父母也不知道,不合适。

在家咸鱼了十天,到初九这天下午,楚欢开着车,回了凤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