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那头,环宇文化分公司。

陈耀文总经理办公室。

“怎么样,楚总说这笔钱能批吗?”

田鹏摇摇头。

“楚总的意思是让咱们尽量自己做,没把握就交给总公司试试,实在做不了再找外包。”

陈耀文叹息一声。

“楚总是个敞亮人,没答应或许是经济方面遇到了困难,咱们要理解。”

这时秘书敲门进来。

“陈总,天芳艺画工作室的人来了。”

二人听完都是一惊,他们是有把复杂镜头交给天芳艺画做的打算,不过还没联络呢,他们怎么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这事真的怪了。

“快请。”

天芳艺画工作室的人到陈耀文办公室。

来人穿着非常得体,不过整个人看上去显得有些骄傲,总感觉他是刻意扬起下巴,用鼻孔对人。

“你好,我是陈耀文。”

“陈总,我是天芳艺画项目部的负责人张瑜,这次来,是给贵公司一个赚钱的机会。”

“喔,不知道是什么机会啊?”

张瑜不急不缓的开口。

“陈总,你要知道,能接我天芳艺画外包的公司,可不多啊。”

陈耀文似乎明白了什么,不过他故意装糊涂,田鹏属于是搞技术的,还是一脸懵逼。

“动漫外包公司不是多得是吗?怎么不多了?”

张瑜眉头一皱,心说这两人不知好歹呢。

“动漫外包公司确实是多得是,不过凤都可能就你们这一家,我可是大老远的赶来的,拿着一个大馅饼就要砸在你们头上,陈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说着话,张瑜伸出手,大拇指贴近食指,然后轻轻搓了几下。

这下傻子都明白了,肯定是天芳艺画手上的动漫项目太多,自己做不过来想找外包,而且负责外包项目的人,还想受贿。

就好比说,人家把残羹剩饭留给你吃,还要自己添一便,真的是相当恶心人。

这种事情陈耀文也是见得多了,毕竟公司以前,就是接外包为主。

而田鹏呢,就属于不想吃人家吃剩下的,性格比较直,就去开实体店去了。

不过此刻对陈耀文来说,自己做动漫大电影还觉得人手不够呢,哪里还可能接外包,更加不可能给什么好处了。

陈耀文摇摇头。

“张瑜先生,我想你来错地方了。”

张瑜一愣,据他所知,新锐3D是一个很有经验的动漫外包公司,基本上是有工作就接的,怎么开口就拒绝了自己?

“陈总,你还不知道我们公司给出的价格吧,我告诉你,我们天芳艺画跟抠抠搜搜的的小公司可不一样,咱老板给的是三百块一秒的价格,这次外包有十集两百分钟的内容,总价格在三百六十万呢,这可不是小买卖啊,你最好考虑清楚了再跟我说话。”

田鹏心想,天芳艺画给自己报的价格可是五百万五分钟,人家这价格,他做一秒钟赚到的钱,我要做一分钟才能赚回来,真尼玛太黑了!

对陈耀文来说,这个价位在一般情况下来看,确实也不少了,当初楚欢制作《猪大侠》,来找外包的时候,他们也给出了二十分钟四十万的报价,也要三百三十块一秒,这价算是虚高了。

三百块一秒表面上看算是实价,不过《猪大侠》的精细度哪里能跟《灵笼》这种动漫相比,他们的要求非常高,这个活接上了,也就能混口饭吃,根本没多少赚头。

而且对方公司在验收方面肯定会找茬,说不定还得要你几十万的回扣,所以说,给的钱多的不一定是好活。

而且瞧对方这架势,有一种你应该求着我外包给你一样,这让陈耀文受不了,你以为我现在还跟以前一样跪着要饭?

现在咱在楚总的带领下,不仅要站着把钱挣了,还要挣得堂堂正正。

“张瑜先生,我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我手上还有工作要忙,就不跟你多聊了。”

言下之意,就是赶人走了,张瑜的脸上霎时间一阵青一阵白,没想到陈耀文如此不识抬举。

说起来,张瑜的本意也不是想找凤都的新锐3D动漫制作公司,不过这家公司在业内颇有名气,他老板也知道,所以点名要这家公司来做外包,张瑜这才跑到凤都这小地方。

这本来是天上掉馅饼正好砸在陈耀文脑袋上,没想到人家还嫌馅饼难吃,还给我摆上谱了!

真是岂有此理!

搁张瑜年轻时候的脾气,说不得要跟陈耀文好好理论理论。

现在算了,老板都亲自点了将,自己也不方便再改,只等以后,在验收的时候再找麻烦就是。

张瑜强忍不快在脸上挤出几分笑意。

“陈总,我之前跟你是开玩笑呢,早就听说新锐3D动漫制作有限公司很有实力,今天一看陈总,果然是名不虚传啊。好了,其他的事不谈,咱们就说说合作的具体事项。”

陈耀文的脸色一直是很冷淡。

“张瑜先生,真是十分抱歉,我们公司在短期内,恐怕是没有办法接外包了。”

“什么!”

张瑜这下真的怒了,我都不要红包了还拒绝我,这是欺负人了吧。

强忍着气没有翻脸。

“陈总,莫非你公司的外包太多,所以一下子没有那么多人手。这样吧,在价格上,我再回去跟老板谈谈,给你点优惠,把我们天芳艺画的活排在前面。”

这样说人家还不走,陈耀文没有办法,只能实话实说。

“张瑜先生,你来的不是时候,我们已经开会决定,再也不接外包了,只制作自己公司创作的作品。”

“不接外包?”

张瑜看着陈耀文,脸上满是不可思议,随即转换成深深地鄙夷。

嗤笑一声道:

“陈总,你糊涂啊,像你这样的公司,不接外包怎么可能活的下去。咱们华语动漫界,除了我天芳艺画,我敢方言说,从来没有完全不接外包的公司,我劝你放聪明些。”

陈耀文和田鹏的脸色均是一沉,感到了深深的羞辱。

外包公司就是这样,干的是最脏最累的活,无法提升公司的价值,而且还会被人看不起。

不过这样被人指着鼻子骂?还真的是头一回。

不过张瑜这话也不准确,天芳艺画只是不接廉价的外包,他们但凡接的外包,都是高难度并且要价非常昂贵的那种,跟吃别人剩饭的那种外包不一样。

“张瑜先生,你这话说得可是太片面了,据我所知天芳艺画一样会接外包。而且我知道,咱们国内还有一家公司,就从来不接外包。”

张瑜瞪大眼睛盯着陈耀文。

“谁?”

“环宇文化!环宇文化成立虽然不满一年,不过大力扶持漫画师,励志创作开发自己的作品,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出品《葫芦兄弟》《小老鼠历险记》《弑神记》三部经典,每一部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张瑜的脸感觉有些发烫,随即变得非常难看,嚷嚷道:

“那又怎么样,你以为随便一家动漫制作公司,都能创造环宇文化那样的奇迹吗?”

“张瑜先生,我发现你真的不是一个称职的项目负责人,连合作方是什么来历都没调查清楚就贸然的上门了。如果天芳艺画都是你这样的人,我真的不看好天芳艺画的前景。”

“你敢看不起天芳艺画?”

“我不是看不起天芳艺画,而是张瑜先生,你给天芳艺画丢脸了。”

张瑜心里那个气啊,今天出门真的是没看黄历,难道新锐3D公司换名字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