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稳定三更打底,求收藏,求推荐票!)

“老爸,妈。”

老楚一个电话,楚欢急忙下来迎接。

“儿子,哇塞,好帅气的西装啊。”

李玉梅抱了一下楚欢,然后马上前后左右的打量。

“我家儿子越来越帅了,还以为画漫画的人天天宅在家,都不咋打扮呢。哎呀这西装手感,摸起来真舒服嘿。”

老楚也看到小楚手上的表,他一眼就认出来这是伯爵名表,虽然自己从来没有买过,不过对于名车名表,老楚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伯爵的腕表,儿子,你哪来的钱买这么贵的表啊?”

楚欢随口解释。

“哦,这是赝品,花不了几个钱,我哪里买得起名表啊。这西服也就是在地上商业街一个做西服的阿姨那买的,五百块,便宜。”

“五百块还便宜?”

老楚顿时吹胡子瞪眼。

“我在咱们县地下商业街定做西服,只要一百多!你被人骗了傻小子!”

李玉梅嗔怪的白了一眼老楚。

“你那件西服我还不知道啊,跟儿子这件能比吗?儿子这身西服一穿,气质一下子就出来了,这做工这质感,五百块绝对不贵。”

老楚不满的瘪嘴。

“有什么不同啊,我看都差不多。”

“瞅瞅,这还有意大利米兰著名的西服品牌阿玛尼的标识呢,就算是冒牌货,那也是高仿品,跟你那地摊货可不是一个级别的。”

老楚看着楚欢。

“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虚荣了,没钱就买那么多赝品?想干啥呀?”

楚欢苦笑着点头。

“是是是,老爹教训的太对了,再也不买了。”

他也没办法啊,刚把卢峰和徐玮叫过来,还没嘱咐几句老爸老妈就来了,急忙下来迎接,连衣服也没来得及换。

“爸妈,我带你们去看看我工作的地方吧,平时我们也都住在这里。”

楚父楚母都是点头,他们能停留的时间不长,等会儿还要搭顺风车回去,没时间多耽搁。

刷了门禁,带着父母进去。

老楚问了。

“儿子,你这个漫画工作室有几个人啊?”

“我们漫画小组一共三个人,平时不用去总公司上班,每天只需要完成漫画任务就行了,时间上比较自由。”

“喔,那工资多少啊?”

“四千,要是漫画作品有起色,公司联系出版社出漫画书,还会涨工资。”

李玉梅插了一句。

“刚开始有四千工资也行了。”

老楚哼了一声。

“行什么行,现在随便一个农民工,每天都有大几百的工资。而且别看我开的饭店规模不大,每天的销售额都是上万起,画漫画有什么出息?”

老楚以前是一个厨师,后来自己创业当老板,有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店铺,生意貌似还不错。

在县里那也是有车有房一族,存款方面楚欢估计,自己上大学花销很大,老爸老妈花钱也比较豪爽,最多能有个二三十万吧。

妈妈李玉梅最早是个会计,老爸的店刚开业请她来当财务,负责管账,后来他们在一起有了楚欢。

老楚想的其实是让楚欢回去,让他在店里锻炼一段时间,然后自己把存款都拿出来,给他也开家店,当个小老板赚的钱那不是比画漫画多多了。

打心眼里,老楚就瞧不上楚欢这差事。

楚欢眉头皱起。

“爸,我不想经营饭店,我的工作你就别操心了。”

李玉梅也开口。

“好了,你少说两句行不行,显你有钱是不是,我觉得儿子画漫画就蛮好的,瞧瞧,这工作环境多好,可不比厨房里赚那点辛苦钱舒服多了。”

说话间乘坐的电梯到了,楚欢领着两人到门口,老楚看到一小招牌,凤都环宇文化。

没细看楚欢已经打开了门,进去只见里面有两个年轻人在画漫画。

“阿峰,玮哥,这是我爸妈,过来看看我工作的地方。”

两人打招呼。

“阿姨你好,叔叔你好。”

老楚没说话,李玉梅笑着说。

“诶,你们好,打扰了。”

楚欢说。

“爸,这客厅就是我们平时工作的地方,现在我住在这间卧室,他们住另外一间,你看,我这住宿还可以吧?房间比家里的还大呢。”

老楚转了转,这工作虽然不靠谱,不过在这里上班,环境倒挺不错的,两居室也才住三个人,比一般的员工宿舍好多了,随口问。

“你在这上班,一天要工作多久,周末有休息吗?”

“有,老爸,我这里一天最多工作八小时,而且周末双休,和爱好漫画的朋友一起工作,很轻松的,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

“不去公司你们老板就一直不管?”

“爸,您不懂,漫画师需要安静的工作环境,所以老板才没让我们去公司上班,其实我们总公司在兆丰环球大厦,可气派了。”

其实现在公司七十多人,已经有点挤了,楚欢也在考虑让漫画师在出租屋里创作。

而且,以后势必会继续加入,对漫画师来说也确实需要更安静的氛围。

楚欢没有再说话。

此时老楚看着窗外,陷入沉思。

李玉梅走过来在他耳边轻声说。

“我看儿子这里不错,你就别操心了。”

老楚轻声道:

“工资还是低,而且没什么前途的感觉。”

李玉梅有些恼了。

“你怎么就认定儿子火不了呢,就不能盼他点好嘛?”

“算了算了,就让他先干三年,到二十五岁事业都没有起色,还是拿几千块死工资,必须改行。现在的社会你也知道,现实的很!”

“那行,到时候我也劝他。”

看着他俩窃窃私语,楚欢走过去听,他们立刻就不说话了,楚欢白了他们一眼。

“爸,您先坐会儿,我去给您倒茶。”

“好。”

楚欢说着向装模作样的卢峰和徐玮使了个眼色,叫他们躲到房间去,免得父母问起来节外生枝。

卢峰闲不住,溜到厨房问楚欢。

“欢总,什么情况,你干嘛不跟你爸说自己是老板啊?”

“我是怕吓着他们,你别管了,我以后会说的。”

楚欢之前仔细想想还是决定先不说,现在的情况本来就复杂,就算告诉爸妈他们自己是老板,惊吓更大于惊喜。

而且万一到下次结算日期自己把公司亏破产,当不成老板怎么算?

再加上公司明明亏钱结果楚欢有大几百万的私人资产,那不是出鬼了吗?他们受得了这打击吗?

不确定因素太多了,所以楚欢还是决定先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