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欢想是想这么想,不过性格上有点拖延症,等到徐玮卢峰合力制作的《葫芦金刚》播出,《博古书店》正式开业,也没有找机会跟他们提起。

《博古书店》开业当天是非常热闹的,楚欢参与剪彩,公司的人也大半都来捧场。

书店开业之前还在报社打了广告,在大学城各种交流群里也群发了消息,并且,当天还有马华这个金龙奖得主举办名人讲堂,书店的气氛倒是相当火热。

领了金龙奖的马华,无疑是风云人物,对于楚欢要他做名人讲堂,帮书店拉拉人气,也感觉非常骄傲,不用钱也愿意帮忙。

开业这天,马华一上台,就响起了极为热烈的掌声,来的大多是漫画迷还有学院的学生。

“大家伙,我是马华。”

“首先我要向大家说,能拿金龙奖,不是我自己一个人努力就能办到的,是整个团队所有人的功劳,我只是代大家领奖。”

“为什么能得金龙奖?为什么《小老鼠历险记》能大受欢迎?我总结了以下几点。”

“首先是画风,虽然不算精致,背景也简单,不过这种水墨漫画的美感让人看起来非常舒服。”

“现在的幼儿动漫都趋向于低龄化,画面倒是越做越最求精致,内容却越做越苍白狗血,我认为这是错误的。做动漫,画面不是主要的,首先要把故事讲好。”

“在动漫内容的制作方面,要起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敢于展开脑洞,大胆进行创新。”

“最重要的是,不拘于流俗。也有人评论说我的作品里私货太多,揭露了人性之恶,这样对小孩不好。其实我倒认为,唯有少儿不宜,才是对人格最大的尊重。”

“如果一开始这部动漫就定性为给十岁以下孩子看的,那它就已经输了,不可能成为经典。”

“我说这些,未免有些自卖自夸的感觉,其实我一开始也没想到《小老鼠历险记》这部作品会有这么好的反响。现在回忆起来,最让我佩服的,是我的老板楚欢。”

“他还没有和我见面,仅凭几张简单的手稿,就能透过表面看本质,一下子就发现了这部作品的无尽潜力。”

“是因为他的鼓励,信任和支持,我才能完成这部作品。”

“他对于市场有着敏锐的洞察力,而且一眼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品行,所具备的能力。”

“楚总对员工也都像自己家人一样,方方面面都照顾的很好。”

台下打酱油的楚欢有点听不下去了,你这么夸我,我可是会害羞的好吗?

而且,我有你说的那么好?

“咳咳~!”

楚欢咳嗽了一下,提醒道:

“说正经的,别乱说话。”

“好,那我现在来教大家山水画风运用到漫画上的几个小技巧...”

马华显然是准备的很充分,侃侃而谈,下面的人也听的很认真,其中不少人,还准备买几本书回家进行深入研究。

楚欢摸了摸下巴,这样搞下去,情况貌似有些不妙啊。

楚欢悄悄退走,在书店转了起来,这里虽然聚集了一百多人,不过放到两千八百平的空间内,就算不了什么了。

这块区域是特意留出来举办沙龙讲座的地方,占地也就二百平米左右,不说整体,在整个三楼所占空间都不足四分之一。

楚欢在周围转了转,这里的区域的划分很清晰,有书籍区、美学生活区、植物区、小方所区、咖啡区、服装区等区域。

书籍区分为艺术区、文学区、人文社科区等。

其中,艺术设计类书籍占了很大的比重。

楚欢随意拿了一本书,看背后的售价。

正版图书的标价确实高的吓人,几百上千的人不少,不过看到价格,基本就打退堂鼓了。

楚欢看着繁荣热闹的场面,心想这都是假象。

如果庄强肯降价,或许还有起死回生的希望。

楚欢不经意间走到庄强身边,开口问他。

“庄强,图书的定价是不是有些高了?咱们刚刚开业,没有打折,或者买一本送一本的活动吗?”

庄强很认真的回答楚欢。

“楚总,我们书店是走中高端路线,靠的是品质和服务,决不能用折扣这种低端操作来吸引顾客,这样只会降低书店的品位。”

“诶,庄强,我看着这些书在网上的售价,要便宜得多啊,到书店买一套的价钱,在网上都可以买两套了。”

“楚总,我们书店里的实体书都是受版权保护的,网上买的大多是翻印的,所以才会便宜很多。而且在图书的质量上,正版书也要好过盗版很多,我们书店的书,值这个价钱。”

“嗯~”

楚欢一副被庄强劝服的模样,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实际上心里乐开了花。

好,够硬,哥们佩服的就是你不降价。

楚欢缓步走开,发现喜欢看书的人还是蛮多的,咖啡区几十个座位都有人了,身边放一杯咖啡,手里捧一本书,安静而祥和,这是电子书不能带来的别样的情怀。

这里除了提供咖啡之外,还有茶,果汁,小蛋糕之内的甜点。

楚欢心想,买这些零嘴,也就十来块钱吧。

在吧台站了一下,无意间瞄到售价单。

一杯蓝山咖啡,售价一百。

一份草莓汁加一份小蛋糕,售价七十五。

楚欢转过头,看到来这里看书的人都点了东西,猛然意识到,自己之前恐怕是全都想差了。

在外面三十几块就能买到的咖啡,这里要一百块,十块钱的果汁和小蛋糕,这里卖七十五。

靠!其中的利润太大了。

不是,庄强这厮手黑啊,标价这么高,你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楚欢心中一万只草泥马飞过。

而且惊讶的发现,咖啡区几乎所有人都点了东西,这中间产生的利润,比开一家饭店都要大很多。

楚欢还发现,来看书的,都是有些家底的文艺青年,他们愿意喝一百块的咖啡,难道还舍不得用几百块来买一套百万字的正版图书吗?

庄强对客户的定位是有道理的,糟糕,情况相当不妙啊!

这么办,必须想办法把他们赶走才行!

楚欢突然又发现,他没有赶人的权利,经营权是庄强牢牢攥着了,最多断了人家的投资来源,让他发不出工资,交不起房租,这样的话形势再好,也不得不关门。

“楚总。”

庄强在书店转一圈,红光满面的回来,高兴道:

“运营情况不错,照眼前这种趋势,书店已经可以自给自足,不需要楚总您追加投资了。太好了,总算是不负厚望,做出了一点点成绩。”

楚欢强忍悲愤无比的情绪,在嘴角扯出一点笑容。

“是啊,这多亏了你经营有方。”

“也多亏了楚总,因为环宇文化还有您楚总名气大,才有这么好的人气,都是靠大家支持啊。”

再说,楚欢就要哭了,他现在只想马上离开这个伤心地。

“行了,我手头上还有事,先走了。”

“楚总,你可别忘了,你还答应过我,明天来做名人讲堂的。”

“放心,忘不了。”

楚欢是咬着牙把这几个字说出了,走出书店,被凉风一吹,思想又变得清晰,心中有了个主意。

自己赶人不行,自黑总行了吧,总之呢,就是要把书店的气氛搞坏,名人讲堂不是聚拢人气吗?我就让来听的人肺管子都气炸,没人来不就完犊子了吗?

庄强邀请自己来讲课,简直就是自寻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