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长看了播放《葫芦兄弟》时段的收视率报表,那是相当满意。

“收视率竟然高达百分之2,不仅超过炫动卡通,还有青橙动漫频道,还比很多热播的电视剧都高。”

唐忠笑着说。

“台长,这还是咱们没有大力宣传的结果,如果宣传到位,有可能破百分之三,你再看看观众的留言评论。”

“妙妙,好评如潮,多长时间咱们电视台没播出过这种好动漫!唯一可惜的事,这部动漫时间太短了,才十三集,每集还不到十分钟,只有一部电影的时间。”

“台长,目前我们只有这三集的播放资格,要想再播剩下的十级或者以后重播的话,需要买电视播放权了。

台长问了一声。

“五十万,有没有可能拿下电视**家播放版权?”

唐忠皱起眉头想了一下。

“如果是没播之前,这个价格还有可能,现在《葫芦兄弟》的热度已经起来了,五十万,只能买播放权,独家怕是做不到。”

“那就算了,我们先播,算起来已经赚了便宜,你去谈播放权的事吧,三十万以下都可以接受。”

“好的。”

唐忠兴冲冲的给侄子唐德明打过电话。

“德明,你这动漫台长已经同意了,并且愿意给三十万的价格买下播放权。”

“太好了。”

唐德明心里由衷的高兴。

“不过忠叔,《葫芦兄弟》的版权不在我这里啊。”

“什么!”

唐忠一下子傻眼了,忙了半天,合着跟侄儿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你怎么不早说?”

“我是给动漫圈的朋友帮忙,项目虽然是环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楚总的,不过制作公司是我的东盛动漫。”

“环宇文化?”

唐忠忽然想起来,他也接到过环宇文化有限公司的邀请,说是想请少儿频道的人去他们公司看片,还有拍卖首轮播放权。

因为是一家名不经传的小工作室,而且看的是一部剪纸动漫,所以根本就没人去。

不过唐忠另外还了解到,那就是这家环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之前还开发了一部动漫,就是之前大红的《猪大侠》。

只是这部《猪大侠》,在唐忠心里是垃圾的不得了,想着这种公司能创作出什么好作品,所以记得当时自己接到邀请电话的时候,态度还很恶劣,这下子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唐忠当下心里有些埋怨唐德明,他真的是不想去找这个环宇文化公司,拉不下这个脸。

只是目前《葫芦兄弟》已经播了三集了,要是停播,自己特定会被骂的很惨,算了算了,为了收视率,没什么不能忍的。

而且《葫芦兄弟》,毋庸置疑,这确实是一部上好的作品,值得自己为它第一次头。

...

电话打到环宇文化工作室,这些天,楚欢可是惬意,那寥寥无几的点击率,已经散发着金钱的香味,让人欲罢不能。

一百万,整整是一百万,交了房租,又给卢峰徐玮发了一个月工资,租了一台红旗牌商业车代步。

这三天,楚欢带着哥俩,每天兜兜风,约上妹子去KTV唱歌喝酒,小日子过得惬意的很,那私人财产迅速从上万掉到不足两千。

相比楚欢那撒欢似的玩,卢峰和徐玮心里的疑虑就相当多了,劝楚欢好几次,省下钱做推广,哪怕是弄几个广告牌在学校显眼的地方立着也行啊。

结果楚欢非但不干,连让他们发朋友圈都不行,一口咬定说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之前对自己爱答不理的电视台还有各大视频网站,总会有来求我的时候。

对于楚欢这种目中无人的状态,卢峰和徐玮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他们也是拿了楚欢五千块一个月的人,试问谁还没毕业,就能拿那么高的工资。

要不是他们非要住宿舍,楚欢还要给两人在小区租个房子当员工宿舍。

哪有人租五千块的两居室当员工宿舍的,楚欢待人太好了。

两人私下商量了,不管楚欢同不同意,都决定把工资都拿出来,给楚欢的动漫作品《葫芦兄弟》做推广。

一大早,楚欢昨夜喝酒还没醒了,卢峰和徐玮已经凑到电脑桌前,搜索广告推广公司了。

忽然,工作室唯一一台座机铃声响起来了。

卢峰把电话接起来。

“你好,这里是环宇文化工作室,我是总设计师卢峰,请问有什么事?”

“我是唐忠,我想跟你贵公司谈《葫芦兄弟》的播放权。”

“唐忠!你是唐忠?”

卢峰一咬牙,他突然想到,就在前不久,他把电话打给少儿频道,就是这个副台长唐忠接的电话,并且刚说明致电的来意,这个唐忠就发飙了。

直言剪纸动漫是老掉牙的动画形式,画面感粗糙,动作简单,年轻人根本不爱看。

而且设计出《猪大侠》这样的垃圾作品的公司,根本就不是用心做动漫的公司,叫卢峰不要再打电话来骚扰他,否则他可能会选择报警。

那当时给卢峰气的,肺管子都快气炸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建议楚欢,自己开办一个视频网站。

卢峰有些阴阳怪气的开口。

“唐大台长,您老人家不是说我们工作室设计的动漫都是垃圾嘛,还打电话过来干什么?”

唐忠赔笑道。

“上次是我失言了,这次我是很有诚意的寻求合作,我们少儿频道愿意出三十万买下《葫芦兄弟》的播放权。”

“三十万!”

卢峰只觉得那个心呐砰砰直跳,一个电视播放权就三十万,其他播放动漫的电视台还有十来家,就算只有一半来买电视播放权,那也得是一百五十万。

发了!

卢峰此刻,对楚欢的景仰那是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啊,他说《葫芦兄弟你》一定能火,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可不就是嘛。

真的是料事如神了,他的智商,比我高出太多了,不得不服啊。

还有视频APP的网络播放权,加上玩具商,游戏开发商等等,钱途真的是不可估量。

想到这里,卢峰的态度好了很多。

“您等等,我去通知...”

卢峰的话突然停住,楚欢说过,他不在,公司的事,自己和徐玮可以代理,要不等他起床,给他一个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