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局,祖师兄,别来无恙啊!”双方见了面,申乐逸满脸微笑地冲杨昊和祖翔拱手打招呼,似乎已经忘了他儿子还被扣押着这件事情。

至于秦正凡和黄海艳,申乐逸则直接无视,只是眼角余光扫过秦正凡时很是冷厉。

“有劳申总挂念,挺好的。”杨昊一脸淡然地拱拱手。

这件事,他这个执法者注定要跟申乐逸撕破脸皮,杨昊自然不会跟他还搞一套虚情假意。

倒是祖翔毕竟是在商海沉浮多年的人,一脸笑呵呵地冲申乐逸拱手回礼。

跟申乐逸打过招呼之后,两人又跟黄夜雪打了招呼。

跟黄夜雪打招呼时,杨昊的表情明显柔和了许多,称呼也是按着玄门圈子来,称她为黄师姐。

“来,来,我给你们两人介绍一下,这位是秦正凡。秦师弟,这位就是申元林的父亲申乐逸,这位是黄海艳的师父黄夜雪。”双方打过招呼之后,祖翔笑呵呵地替双方介绍道。

申乐逸和黄夜雪见祖翔称呼秦正凡这个小年轻为师弟,不禁都是大为震惊。

震惊过后,黄夜雪那双已经带着一丝鱼尾纹,但依旧水汪汪,透着一丝妩媚味道的桃花眼立马发亮地盯着秦正凡看,心中满是惊喜。

她还以为是哪个南江州身份跟申元林差不多的玄门晚辈,为了黄海艳打大出手,结果万万没想到,为了她弟子大打出手的竟然是祖翔的师弟。

虽然这只是个称呼,并不是真正的同门师弟,但祖翔什么人?那可是南江州玄门圈子的大佬之一,不管是身份地位还是财富,比起申乐逸都要胜过一筹。

一个小年轻,能被他当众称为师弟,又岂是简单?

若这个小年轻真迷上黄海艳,对于玄女门而言,自然是一大助力!

“原来是秦师弟啊,真是年轻有为啊!”黄夜雪很快就主动伸手说道,称呼也跟着祖翔来。

“咳咳,师姐过奖了!”秦正凡伸手跟黄夜雪轻轻握了一下,表情尴尬,心里总感觉哪里有不对劲的地方。

“不知道秦道友师承哪位前辈高人啊?”相对于黄夜雪的好心情,申乐逸震惊之后,心情颇为不爽,冲秦正凡皮笑肉不笑地拱拱手问道。

毕竟连祖翔都要认秦正凡为师弟,申乐逸倒也不敢小觑,万一这家伙背后站着一位玄师级大人物呢!

“先师名讳不便告知。”秦正凡拱拱手,一脸淡然道。

“那不知道秦道友又师承何门何派呢?”听说秦正凡的师父已经过世,申乐逸心里头不禁一喜,但依旧没敢大意,继续追问道。

“我这一门一脉单传,在玄门圈子并无什么名气,不提也罢。”秦正凡哪里不知道申乐逸的用意,不过他心里有底气,自然不屑于遮遮掩掩,故弄玄虚吓唬申乐逸。

而且,秦正凡也想借此看看申乐逸这人究竟秉性如何。

若申乐逸是个正派人物,态度也好,看在他爱子心切的份上,未尝没有回旋的余地。

但若申乐逸也跟申元林一样,不问是非,仗势欺人,别说申元林的事情没有任何回旋余地,若申乐逸要强行出头,秦正凡对他也不会手软。

申乐逸摸清了秦正凡的底子之后,整个人神情明显变得轻松起来,看向秦正凡的目光由一开始的凝重变得带上了轻蔑之色。

区区一介年轻散修,就算修为厉害一些又有什么用?如今的时代,玄门早已经没落,再厉害的玄门术士,若没有达到玄师级别,也躲不开枪械的射杀,就算玄师级别,真要面对许多枪械包围射杀,那也是死路一条。

所以只要秦正凡没有强大的师门靠山或者有一位玄师级别的师父,以申家如今所拥有的财势权势,要收拾他也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这件事因为有祖翔和杨昊出面,秦正凡的实力也确实不简单,没有必要,申乐逸还是想以和平方式化解。

“秦道友谦虚了。”申乐逸虚伪地恭维了一句,然后话锋一转,道:“今天祖师兄和杨局还有黄总都在场,我们就不要兜圈子,还是打开天窗说亮化吧。”

“嗯,我也正有此意,你说吧。”秦正凡一脸平静地点点头。

“冤家宜解不宜结,这件事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这样,看在祖师兄和杨局的面子上,我让申元林向你郑重道歉,如果你想要什么赔偿,你也尽管开口,如果你觉得钱合适,我可以给你五百万作为赔礼。五百万算是不小数字了,屠珲给我申家效力,我一年也才给他一百五十万。”申乐逸说到这里,顿了一顿,转向祖翔和杨昊,继续道:“祖师兄,杨局,我这样够有诚意了吧!”

申乐逸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他真正的忌惮是祖翔和杨昊,若不是看在祖翔和杨昊的面子上,别说五百万了,一毛钱他都不会出。

“五百万!”押解着屠珲和申元林抵达一号别墅的赵小瑞和沚沨听到这话,当场就两眼放光。

他们的职业算是很牛叉了,但一年的工资也不到十万,五百万,够他们拿一辈子工资了。

当然,国家会提供给他们额外的修行资源,这部分的钱是不计入工资的。

但不管怎么说,五百万对于赵小瑞和沚沨而言绝对是一笔巨款。

“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秦正凡神色渐渐冷了下来,然后转向杨昊,冷声道:“杨局,我坚持追究申元林无故向我施法等一系列犯罪行为,这件事没什么好谈的。”

申乐逸闻言脸色不禁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

他见秦正凡穿着朴素,又是一介年轻散修,显然没什么钱财,以为五百万砸过去,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结果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年轻人,何必把事情做绝了呢?别忘了现在是什么时代,你以为有点术法在身就可以肆意张狂吗?真要对付你,对于一些人而言多的是办法。”申乐逸阴冷着脸说道。

“申总请注意你的言辞!”杨昊冷声道,肃杀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直直对着申乐逸而去。

赵小瑞和沚沨双目也陡然变得凌厉,如刀子一般望向申乐逸。

“申总,你也别忘了这个世界不是只有你们申家有钱有势,而且你也别忘了,这里是腾云俱乐部,我这个主人是要对来这里的每一位客人负责的,申元林和屠珲在这里仗着法术行恶,那就是冒犯我,就是在我头上动土!”祖翔紧跟着冷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