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当叫来服务员点了咖啡。

安然却要了白开水。

林当搅动咖啡,轻声道:“上大学的时候,每次来都是你给我点的咖啡。”

安然手放在杯子上,笑道:“我的错。”

尼玛!

林当真有种不知道怎么聊下去的感觉,她说这话的本意,是想先回忆下美好,激起安然心里对过往的追忆,然后在营造点气氛,结果人家一句话就给她怼的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特么是气氛终结者吧。

沉默了片刻,林当才道:“还在怪我?”

安然摇头,“怪你干嘛?嗯……其实应该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我有这么大潜力。”

潜力你妹。

林当心里吐槽,脸上却露出笑容,“说真的,真让我意外,没想到你这么厉害。”

这话听起来有点耳熟。

好像每次弟洞山摇之后,你经常说的就是这句吧。

这种小事,就不用在提了。

安然干巴巴道:“我也没想到。”

沉默……

安然喝着水,林当喝着咖啡。

两人之间的气氛总是处于一种迷茫状态。

林当觉着她已经很努力的在调整气氛了,但只要安然一开口,不管是什么氛围,保证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想了好一会,林当才道:“对不起。”

来了来了!正戏开始了。

这女人属于那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能放下身段认错,百分百有问题。

“嗯,我不接受。”

林当彻底懵逼,这算什么回答。

难道不应该是,没关系或者其他,你不接受算个什么鬼?

想了会,她才道:“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其实我也是逼不得已。”

“咳咳,这话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会让大家误会!”安然脸色严肃。

“我说什么了?”

安然喝了口水道:“你说逼不得已,其实我觉着吧,这种事你自己知道就行了,你跟我说,我也帮不了你……”

卧槽,掀桌的冲动有没有。

你特么还是个人吗?什么话这么从你嘴里一出来就变味了。

来时候精心打扮,在就想好该怎么对付安然的林当。

这才聊了几句,就有种想打人的冲动。

这家伙怎么变成这样了?

想不通啊。

我忍!

林当忍住气,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你能原谅我吗?”

安然叹口气,说实话,林当如果去影视界发展,绝对能功成名就,就这幅装可怜的劲,陈丹妮来了都得自愧不如。

“其实你知道的,我是个直接的人。”安然道:“就跟咱们刚恋爱一样,有事直接开房,没啥是开房解决不了的,一次不行就两次……”

“所以,你有事直接说,当演妓派是没前途的……”

我……

林当几乎失去表情管理功能。

感情在这演了半天,观众一点没看进去。

而且这话说的虽然不错,可听起来就这么扎心。

得亏她没分辨出“演技派”和“演妓派”的区别,要不然得当场发飙。

林当咬咬牙道:“我也不瞒你,我在星光的处境非常不好,帮帮我,安然……”

说着,她手伸过去,轻轻按在安然手背上。

“能帮我的只有你……”

看来林当日子不好过。

想想也是,林威那就是个神经病,一顿地图炮打出去,把自己作死不算,战友跟着一起倒霉。

林当身为艺人部头头,陈瑜能让她好过还见鬼了。

咦,这手放我手上是什么鬼?

安然惊觉,凉冰冰的狗爪子,你是想让体会冬天的寒冷吗?

他正准备收回手。

一个清冷的声音不客气的道:“把你手拿开。”

卧槽。

D……林佳凝!

她怎么会在这。

只见林佳凝站在两人桌子中间,手揣在风衣口袋里,居高临下的俯视林当。

她还没说话,林佳凝老实不客气把她手一把推开,然后一屁股坐在安然旁边。

哇!

姐姐的触感永远是这么丰腴动人。

林当又是委屈,又是愤怒的道:“她是谁?”

脸上那小表情,就像是抓住正在偷吃的男友,眼里小火苗蹭蹭蹭乱跳。

安然道:“正式介绍一下,这位是著名钢琴家林佳凝……”

“也是他的搭档,灵魂伴侣。”林佳凝不客气的道。

灵魂伴侣是什么鬼?

安然有点迷茫,伴侣就伴侣,还整个灵魂是怎么回事?

搞了半天,你对我的感情,就停留在精神层面吗?

不过在仔细一想,这事……好像林佳凝能干的出来,对她来说,精神上的慰藉才是第一选择。

林当气咻咻的看着两人。

就说安然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犀利,对自己一点情面都不讲,原来是有了新欢了!

她还想着别让唐妮抢了先,结果让这个女人捷足先登。

在她看来,什么精神伴侣,那不过是上床的借口。

想到这,她就打算发飙。

可突然一想,发飙只能坏事,让情况变得越来越糟。

瞬间,她眼眶蓄满泪水。

“安然,看在我们从前的份上,你帮帮我……”

说着话,两行泪水就流下来。

林佳凝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半晌,对安然道:“她这个演技,不去拍戏可惜了。”

尼玛。

这特么又是个专门破坏气氛的吧。

没想安然还很认真的点点头道:“林当,我建议你也别在音乐圈混了,去拍戏大与有前途,真的……”

真你大爷。

跟你说不通是吧。

林当眼泪一抹,“安然,我就问你帮不帮。”

“帮什么?”安然反问。

“明知故问吧你。”林当恢复了在星光娱乐那种从容冷静,“我知道你身后有个音乐天才,你写的歌都是出自他手,你帮我一次,让你身后的人帮我写首金曲,就当我帮我一次。”

林佳凝满心怀疑,歪着头问,“有这种事吗?”

安然苦笑,“我都不知道。”

“嗯,信你!”林佳凝点点头。

她见过安然现场创作,那速度真不是一般人可比。

陈教授现在正找人录制他专门为女生写的校歌呢。

她说这话,根本就是在打击林当。

林当慢慢搅动咖啡,“如果不帮我,那你可得小心了……”

事到如今,装可怜好好说都不管用,那只好撕破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