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

电话那端,池老爷子叹息:

“唉,那个乔老爷子又倒了。比上次严重多了,昨天我去看了,哎呀,整个人躺在床上,像根朽木,医生说要不是送医院及时,只怕就出大事了。”

“他还是和上回一样的毛病,一听儿子因为违法了,连儿媳妇和孙女都被警方带走了,现在公司也大乱,估计要破产了,老头受不住了。乔老爷子再一倒,他老婆哭成泪人,也搁医院一起躺着。我们几个老头去看了看,也实在是……”

池老爷子的声音,有物伤其类的哀伤:

“唉,心里不好受啊,光辉了前半辈子,临老了,成了这样。他拉住我手,口齿也不大清楚,叽里咕噜半天,是想让我帮忙找你,看你能不能来给他针灸针灸,他的意思是不怎么信西医,但信得过你,只要你肯来,酬劳都好说。我就是来帮乔老爷子问问,小夏,你说呢?”

夏至能说啥?

她除了叹息,还是叹息。

以前呢,她不知道乔一泊和乔老爷子之间究竟怎么一回事,心理上总还留着三分恻隐,所以上次才出手救治;

现在她自己经历了绑架,乔一泊经历了车祸,她可完全明白了,这越斐,还不就是仗着乔老爷子的偏爱,总是欺负她爹么?

不管以前到底怎么回事,总之越斐欺负她爹跟乔老爷子脱不了关系,那她干嘛还去救?

夏至的声音,不知不觉冷成了冰:“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还为了违法的儿子给自己加压,那,神仙也救不了。”

池老爷子还在叹息:“听说也不全是为了违法的儿子,也为了另一个儿子,他家的事情有点复杂,他还有个大儿子,前几天被人传,说是出了车祸,他就已经有点不对劲了,谁知道小儿子又出事,他就彻底撑不住了。打击太大了。”

夏至:“那他大儿子去看他了吗?”

“嗯?大儿子……”池老爷子大概是想不明白,夏至怎么突然提起大儿子了,他声音有点意外:

“没有。唉,乔老爷子年轻时做错了事,大儿子对他,只是维持表面的关系,平时都不怎么联系。”

夏至:“那,我也不会去京市的。池爷爷,您就和乔老爷子说,除非是他大儿子来叫我我才会去,除此以外,不管任何人叫,我都不回去的。他就安心接受西医的治疗吧。”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一会儿。

池老爷子忽然倒吸了一口气:“嘶!小夏,你和我家那个小子,最近还好吗?”

“啊?好啊,挺好的,池爷爷。”

“他没惹你生气吧?”

“没。”

“那,是不是上回乔老爷子给你的酬劳,你不满意?”

“当然不是。我都没想过他会给我寄东西。”

“哟,这样的话,我倒想不明白,你说你这么一个有医者父母心、又乖巧孝顺的姑娘,怎么突然就拒绝了呢?我觉得其中必有缘故!”

老人的声音兴味很浓。

夏至挠头:“池爷爷,您多想了。我学业忙,又离得远,再说了,我医术有限,京市有那么多有名的中医,乔老爷子可以找别人的。”

老人言之凿凿的:“不对,你一定有别的事瞒着我。你要是真的医术有限,你会第一时间就说,这个情况你不能治。丫头啊,你一定是有别的原因。不过世间的事,都有因果,我不过是受人之托来问一问,不会强求的,那我回头就那么和乔老爷子说了。”

轮到夏至叹气。

这么睿智的老人,她这儿故意的瞒着,也不好。

夏至一个转念,干脆把话挑明了:

“池爷爷,对,我有事瞒着您。我吧,其实和乔老爷子有点渊源,我该管他叫爷爷,但是我得尊重我爸爸——乔一泊的意思。就是这么个情况。”

“什么?!”沉稳如池庆光这样的老人,声音都惊诧了几分:

“你,是乔一泊的……女儿?!这,什么时候的事?啊……不,这个是好事,啊,好事,唉,我就说么,世上的事情都有因果报应,哎呀,哎呀,这个事,可真是,真是奇妙了!”

老人很激动起来,有点语无伦次。

夏至倒想不到他反应这么大,笑着解释:“是啊,这也是才确定的事。我爸爸那边还没有和人公布过,所有一切都看我爸爸的意思,包括乔老爷子的事,也由我爸爸决定。”

“理解理解。唉!这事可真是……”池老爷子又是叹气又是笑:

“嗐,我只能说,乔老头啊,自作孽,不可活!成了,我明白了,我会找着机会和他说的,说不定他听着这个好消息,病还能好三分呢!说到底,他还是惦记着你爸爸的。其实吧,他早就知道自己做错了,但是他这人就是太要面子了,唉!”

夏至终究还是做了很多年医生的,有些东西深入骨髓,虽说拒绝了,但也不会罔顾人命。

现在听着池老爷子这种隐晦的劝说,她便加了一句:

“上次我给他开过一个方子,如果他照着方子吃,病情也不会坏到那儿去的,只怕他回去没有好好吃,所以,这次才会再次病倒,如果补救,还是来得及的。”

池老爷子秒懂:“这样啊……你这个孩子,还是心善的啊。好,我知道了,我会和他说的,看来乔老头还是有福气啊!哈哈哈,小夏呀,那你什么时候再来看看我呀?”

“会的,池爷爷,如果下次来京市,我一定来看您。”

“好,那我等着了。对了,池骋呢?我和我大孙子说说话。”

夏至眼睛一闭,再次撒谎:“嗯……池爷爷,他现在去学校上课了,应该不方便接电话呢。”

“啊,那算了,还是和孩子们上课要紧。以后我有什么事,找你就是了。”

“好的,池爷爷。”

老人挂了电话。

夏至心里还是有了一些波澜。

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想了想,还是把这件事微信告诉了乔一泊。

包括之前在池老爷子四合院里和乔老爷子见面的事,也全部告诉了乔一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