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哒哒哒……”

“啊——”

又一阵猛烈的火力攻击围追在他们三人的身边,把吕奇情惊得大叫着,她整个人的身体也在许明德怀中瑟瑟发抖。

“砰砰砰——”

那土坡上头,PONT的帝国士兵袭击敌方悍匪,很好的掩护住了吕奇情等三人。

待稍微平静的片刻,吕奇情撑着震耳欲聋的后怕劲,粗喘着气息。

她可是第一次体会亲临战争场面的可怕,与死神追逐,生存全靠赌运气。

借着平息的缝隙,小弟扭头瞧见吕奇情被许明德揽在怀中。

虽然他厌恶这个男人,但是不管怎么说,在这种性命攸关的战场上,他能拼了命去保护姐姐的安全,至少能让他稍平缓一些情绪。

小弟只白了许明德一眼,见着有七八名士兵一起向他们撤来,小弟立马起身,冲着他们指挥,“他们火力太猛了,我们往西北方向撤离,快——”

说着,几名士兵一同跳下斜坡,许明德也搀扶起吕奇情。

小弟在前方开路,指引撤离方向,许明德拉着吕奇情在中间,几名士兵掩护断后。

为了摆脱恶徒追杀,缅甸山深处,几人加快脚步,一路朝雨林的西北方向撤离,试图走出矿区,寻找当地的救助。

*

国内

自吕奇情去往了境外,陈凯便将手里头联络人的联系方式交给了她。

虽然不能亲往境外,但陈凯每日在警局内可并未安闲。

他除了向联络人那方了解当地的情况,还要求吕奇情每日要发几条实时消息,告知情况。

特别是从昨天开始,得知吕奇情在胡天基地内发现许明德的身影,并被那些亡命之徒围捕,而且,她还企图前去救援了之后。

那陈凯是再也无法安坐了。

他不顾余慧的反对,私闯局长办公室,将境外危急详情汇报。

并且请示上级批准,以警员的身份奔赴境外,彻查胡天案情。

结果并无意外,空口无凭,陈凯不但没能申请成功,还被局长责备了几句,怪他太冲动。

毕竟作为执法人员,最忌感情用事。

再说,境外办案程序复杂,那毕竟关系到两国外交,还得向上上级请示,连局长都无权批复。

虽然陈凯心系兄弟姐妹的安危,很是激动,可是,作为中国的警员,根本没有权利涉足发生在他国的案件。

于是,陈凯不得不安静下来,冥思苦想,渴望着,哪怕通过一点点方式,帮到境外的吕奇情和许明德一点点的忙。

明明知道境外的他们,处境那么危险,他却什么也不能做,真的快急炸了陈凯。

特别是,今天又收到吕奇情从境外发回来的信息,说他们已经带人一起进入矿区内部。

随后,不只是吕奇情,还有那联络人,都失去了联系。

这可真是急疯了陈凯。

不过幸好这时,有同事查到一份有关于胡天的不法证据,这就给了陈凯一个很好的理由。

再一次,他带着相关的文件又去找了局长。

最终,在他努力争论的过程中,取得了局长的许可。

局长同意让他带人在边境要隘口接应,但只有一个要求,不可轻易踏足他国领土。

一听这个消息,陈凯立马带着余慧等人,支援边境要隘口。

起码这一回可是经过上级批准,出师有名,去往离他们最近的地方把关。

接着,陈凯与他那边的同学联系,加派人手探访消息,只要吕奇情和许明德能够躲过胡天,他们便能一路支援,直到将他们安全的护送回到国内来。

*

离边境最近的临时办事处,大家蹲守了半日左右的光景,有巡视的警员忽听到动静,连忙跑向边境地带查探。

只见从那头,有人押送着一个血迹斑驳,奄奄一息的男人,扔下就跑。

警员们没有追上去,而是赶忙去查看那人是死是活。

等陈凯听到消息赶来时,顿眼一看。

此人竟是如此脸熟?

是阿召!

对呀,正是这个家伙忽悠许明德跑去境外,一块去刺杀胡天。

看来,他是被胡天的人伤成了这样,并得知此处有警方的人蹲守,所以,才把阿召扔在这里。

“怎么样?”陈凯忙问医护人员。

一位医生按拭着阿召的鼻尖,说,“还有一口气。”

“那还不快救人?”陈凯冲动的向一旁杵着的警员们大喊。

阿召像具死尸被胡天的人扔在他面前是什么意思?

难道胡天是知道了他们明城警方掌握了有关他的犯罪证据,所以来示威不成?

不好,既然阿召剩下一口气被扔在此处,那么说明,许明德也一定非常危险。

难道他被胡天杀害了吗?还有吕奇情?

心中这么设想着,惊得陈凯一身冷汗。

他手扶着兜里的枪,看着前往境外那头的通道,急得就想不顾一切的冲过去。

“陈凯——”余慧在旁一手握着他的手腕,用作安抚,也是阻拦他的冲动。

陈凯双眼泛着红,强忍着仿佛听到那头的枪声,却又无法跨过边界的那种尴尬和急躁。

“陈警官——”

突然身后有人喊着陈凯。

有一名警员手里拿着东西,跑到陈凯面前来,“从刚才那个人身上搜到一个优盘。”

“什么?”陈凯一惊,连忙吩咐,“快,去看看。”

随即,他们取来这个优盘,就地从电脑里头打开。

优盘内只有一个视频文件,电脑跟前的警员双击打开那个视频。

只见,那个视频里头是在渔船上,莫不行被阿召用钢丝勒死的画面。

陈凯看罢,细思极恐!

竟然,阿召就是杀害莫不行的凶手!

那天他还信誓旦旦,说是有人捷足先登,将莫不行杀害,如此便将他的注意力引开。

让他一直盯着莫不行赌场出现的那个叫“阿范”的男人不放。

凶徒果然狡诈。

这个视频甚是清晰,阿召行凶坐实,毋庸置疑。

那许明德——

陈凯有些不解了。

许明德不是跟这个人关系不错吗?不然他们俩也不可能这番默契,一起去境外企图刺杀胡天。

还是,这一切另有隐情?

许明德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件隐瞒了他吗?

那胡天既然将阿召重伤成这样,为什么不干脆杀了他?而是把他扔回国内,交给明城警方,顺便还把他杀人犯罪的证据一起交到警方手中?

对于这一切,乃至于如今缅甸那头矿区内的具体情况,陈凯的汗毛都直立了起来。

许明德怎么样了?

吕奇情又安全吗?

一切的答案或许只能等着他们平安归来才能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