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小白惨叫,喜儿不忍直视,小手捂着自己的脸蛋,她那巴掌大的小脸差不多全被盖住了,但盖住小脸只是不看而已,小白的惨叫还在往她耳朵里钻呢,她用手指头塞住自己的小耳朵,却发现脸蛋又露出来了,这可真是烦恼,她发现自己的手手不够用。

她跑回家给小白搬救兵,焦急地找到在厨房做午饭的谭锦儿,结结巴巴地告诉她,小白好惨,小白的舅妈让小白杀鸡,小白要被吓哭了。

“姐姐你快去救小白。”

“别担心,你就别操这样的心了,小白的舅妈比谁都爱小白,她不会欺负小白的。”

喜儿半信半疑,见姐姐真的打算不救她的小姐妹,又担心那边的情况,所以只能暂时先跑回去,继续当个见证人,谁知当她回来时,小白已经没有惨叫了,小白躺在客厅耳朵摇椅上,一晃一晃的,电视开着,里面在播《风车车和假老练》。

“小白~~~”喜儿趴在门口小声地喊了一声。

那架破摇椅嘎吱嘎吱响,小白躺着没动。

喜儿见厨房的门关着,她便走进来,蹑手蹑脚来到小白身边,只见她的小闺蜜躺在摇椅上,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天花板,双目无神,嘴里嘀嘀咕咕铲铲,吓死老子咯,舅妈果然是个屁儿黑,老子再也不和她睡咯,我要去找奶奶。

自从姜老师来到浦江后,小白过去和她住过一段时间,但是之后就被马兰花捉走暖床,一直没能搬走,这回小白是铁了心要冲破桎梏,马兰花今天把她吓惨啦。

“小白,小白~~~你怎么了?”喜儿担忧地推了推小白。

小白的眼睛里终于有了神光,聚焦后看向她,“瓜娃子你跑啥子??”

“我,我去搬救兵了。”

“你的救兵咧?”

“没有来。”

小白失望地继续躺下去,看着天花板,问喜儿:“喜娃娃你会唱马兰花么?”

喜儿点点头。

“那你唱来听听。”

喜儿刚要唱,忽然瞅了瞅厨房,小声问小白:“舅妈会不会打我吖?”

“她在杀鸡咧~~她才不会听到。”

喜儿刚唱两句,忽然厨房的门开了,她和小白都被吓一跳。

“小白过来,鸡我给你杀好了,你来拔鸡毛。”

话音刚落,小白在摇椅里扑腾扑腾要爬出来开溜,但是她失策了,她就不应该躺在摇椅里,太难爬起来了,而且此刻手脚发软。

等她爬出来时,她已经被马兰花捉住,喜儿重新跑到门口当个目击者。

“喜娃娃莫看咯,快去搬救兵噻——张老板——”

小白大声疾呼,旋即被马兰花捉进了厨房,砰的一声,门关了,留下喜儿一个人在门口急的团团转,想来想去,只能再去找姐姐。

“这是你的糯米团子,已经给你装好了,晚上带去给小柳老师吧?”谭锦儿没有听喜儿的话去救小白,而是把一个包装精美的食盒交给喜儿。

喜儿见食盒这么好看,咦咦个不停,翻来覆去地看,欣喜不已,瞬间把小白抛之脑后了。

傍晚时分,“只想玩不想干活”闺蜜团到齐了,人人提了一份礼物,只有一个瓜娃子不是。

沈榴榴小朋友提的不是什么好玩的好吃的,而是她的急救箱!

小满老师问她要提这个去看望小柳老师吗?她振振有词,说小柳老师住院了,她能派上大用场呢。

小满老师想了想,不得不承认,榴榴兴许真能派上大用场。这个小家伙经常给人看病,动不动就是怀了宝宝,这回若是给小柳老师听诊,终于能把她那100%的误诊率降低一点点。

“嘟嘟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满老师问嘟嘟小朋友,这个小家伙阵仗最大,小身子上斜绑了一根绸带,好像是她妈妈的围巾,一头绑在肩膀上,一头绑在腰上。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往怀里插了许多布娃娃,由绸带绑着,只露出一个个小脑袋,有什么企鹅脑袋、猪脑袋、猴子脑袋、小鸡脑袋、青蛙脑袋……一排整整齐齐。

抗战时期,英雄们绑的都是手雷啊子弹啊;和平年代,小朋友们绑的都是布娃娃,布娃娃们来自五湖四海、世界各界。

“hiahiahia~~”嘟嘟hiahia大笑,得意地炫耀她的布娃娃,说这是要送给小柳老师肚子里的小宝宝的。

不过,在顺利送给小柳老师之前,她先要提防虎视眈眈的榴榴。

榴榴时时刻刻想着弄走她一只。

张叹从楼上下来,见她们都在院子里,说道:“都到齐了吧?走吧~~小白你怎么精神不大振作的样子?”

小白百无聊赖地看了他一眼,念念叨叨,由小米和程程牵着小手走。

她确实精神不大振作,她现在看什么都像是看那只冤死的鸡,可惨啦。

六个小朋友,外加小满老师和园长阿姨,以及开车的张叹,总共9个人,要开两辆车,张叹开一辆,小满老师开一辆。

上车时榴榴抢座位,抢的是程程的。

程程盯着她不说话,榴榴愣了愣,呵呵笑,嘀嘀咕咕起身,挪了挪小屁股,让位置让给程程。

“胖榴榴你坐了我的位置~~”嘟嘟不满。

“哈!”

对待嘟嘟,榴榴可不会那么客气,不仅不让位置,而且还捏了嘟嘟的脸蛋,并且在精神上予以打击:“略略略略略……”

朝她吐舌头扮鬼脸,一副我就欺负你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欠揍模样。

把嘟嘟气的要跟她拼了,但不仅没占到便宜,甚至怀里的布娃娃差点被摸走了两只。

嘟嘟只能自认倒霉,跑去坐小满老师的车。

小柳老师因为胎儿不稳,所以提前住进了医院,张叹等人直接来到医院。

小满老师敲了敲房间的门,里面有人打开,是小柳老师的老公。

“小满老师来了。”

旋即看到身后的张叹。

“张老板,快请进,还有黄园长,啊,是榴榴。”

她老公朝里屋喊道:“老婆,张老板和园长带着宝宝们来看你啦。”

一对老夫妻笑着迎接他们,这是小柳老师的爸爸妈妈,和张叹等人都是相熟的。

他们在寒暄时,榴榴已经提着她的急救箱冲进了里面的卧室,边跑边嚷嚷:“小柳老师~~小柳老师你不要怕~~榴榴来看你啦,让榴榴给你看病~~~~好家伙,你个好家伙,让开,让榴榴先走——”

张叹不知道卧室里的情况,不好冒冒失失进去,所以超小满老师打了个颜色,让她快点跟进去,别让榴榴这个傻孩子捣乱。

小满老师跟进去,只见小柳老师躺在床上,榴榴站在床边,头戴听诊器,装模作样地看病。

小柳老师问,怎么样?听到了肚子里的宝宝吗?

榴榴点点头,板着小脸说,她觉得里面是个女宝宝。

“为什么是个女宝宝?”小柳老师问。

榴榴带着强烈的偏见,理直气壮地说:“男宝宝都是没有妈妈要的~都是路边捡的,不用僧,一个都不用僧。”

她的歪理邪说不止这些,当小柳老师追问她,那路边的男娃娃又是谁生的时,她说是爸爸们生的,因为女生生女生,男生生男生,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信不信由你。

小柳老师被逗的大笑,但又必须强忍着。

“哎,女宝宝也挺好,要是将来有榴榴这么聪明就好了。”

榴榴眉开眼笑,疯狂给她送上6666。

“小柳,我们来看你了。”

门口,黄姨带着其他小朋友进来了,首当其冲的,就是年纪最小、个子最小,但全身绑着炸弹……额错了,是布娃娃的赵晨嘟赵小姐。她看到榴榴,怒气难消,*&%¥¥吐了一堆婴语,算是骂了一顿,然后才把绑在身上的娃娃一个个抱出来,送给小柳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