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坐下。

不久之后,点的菜上桌,啤酒早已经倒满一杯。

撸串喝酒,非常惬意。

周围陆续坐了其他客人。

每一桌客人都在讨论刚刚结束的演出,都在讨论悠然。

都说悠然的新歌虽然只听了一遍,但却感觉非常好听。

还说有些遗憾没有看清悠然的面容,以后就算在街上碰到了,只怕也认不出来。

李悠然、宋元两个人听后,各自莞尔。

然后,宋元问李悠然,打算什么时候回出云城?要不要再在天境城玩几天再回去?

李悠然表示会再呆一两天,再去一些地方转转,然后再回去。

宋元笑着表示,这样最好。

夜渐深。

吃饱了,也喝足了,该回去了。

李悠然、宋元两个人结账离开后,相互道别。

宋元回家,李悠然则回到了悦来酒店。

休息。

……

第二天。

上午。

李悠然离开悦来酒楼,打了一辆车,前方西城门外。

听说西城门外的风景十分漂亮。

李悠然决定去看看。

他喜欢风景美丽的地方。

……

天境城西郊。

翠幽谷。

这里距离天境城20公里路程。

听说这里是天境城方圆一百公里范围内,最美丽的地方之一。

这里绿水青山,峡谷幽鸣。

每天都会吸引大量的天境城人,在这里来游玩,呼吸新鲜的空气,感受大自然的气息。

在这里,能够让人的心情彻底放松。

李悠然慕名来到这里。

感觉的确很不错,景色挺漂亮的。

虽然与白云山的景色相差甚远,但在天境城这样的大都市附近,能够有这么一处地方,已经十分难能可贵了。

周围游人很多。

或独自一人,或三三两两,还有很多带着孩子的年轻家长们。

很多人都拿着手机,又或是专业相机,各种拍摄。

河边上,几位老翁正在钓鱼。

只是不知在这样略显嘈杂的环境里,是否会有鱼儿吃钩?

心里正想着,就看到一位老翁迅速提起鱼竿。

一条三指左右的鱼,被提出水面。

好吧,看来会有鱼儿吃钩。

李悠然仔细一看,是一条鲫鱼。

对于野生鲫鱼来说,三指宽也不算小了。

这条河里的鱼,品质应该是不错的。

老翁成功拉上来一条鲫鱼,几乎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注意。

几位拿着专业相机的游人,赶紧对准镜头,按下快门。

也许,就这样拍出了一张不错的作品。

每一个游人都眼前一亮,十分欢喜。

不知为何,即便是不喜欢钓鱼的人,看着有人上鱼了,也会非常高兴。

还有人上前询问,“老人家,钓了有多少了?”

老翁非常高兴的指了指,下半截沉入水中的渔网。示意问话之人自己看。

问话之人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闻言将渔网提出水面,里面大概有十来条鱼,都是三指、四指宽的样子。

李悠然眼前一亮,鱼获还不错啊!

男子同样眼前一亮,又问老人家鱼卖不卖?

老翁微笑着摇摇头。

男子有些遗憾的点点头,他的确很想买。

这些可都是上好的野生鱼。但人家不卖,也没有办法。

然而老翁接下来却说道:“如果你有装鱼的工具的话,这些鱼可以送给你。”

嗯?

男子非常意外。

李悠然和周围其余的游人们,也很意外。

不卖而选择送,很多人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男子在意外之后,又非常惊喜,说道:“老人家,这真的可以吗?”

老翁点点头。

男子又道:“老人家,这我哪好意思要啊?要不,我还是出钱买吧?出钱买我才安心。”

老翁道:“无妨。尽管拿去便是。”

“这……”男子犹豫一阵,又说道:“那就太感谢老人家了。我这里有一个塑料口袋,能够装这些鱼。”

老翁点头。

男子又再三道谢之后,拿出一个塑料口袋,将渔网里的鱼装了。

周围的游人们见到这样的情况,全都小声议论。

这可以算作是一个比较稀奇的情况了。

有人不理解老翁辛辛苦苦才钓上来这么些鱼,为什么要白白送人呢?

李悠然能够理解。

老人家钓鱼,享受的是过程。

这是一件颇为有趣的插曲,李悠然继续往前走。

走着走着,觉得有些渴了。

恰巧看到路边有人在卖桔子。

桔子装在一个背篓里,从卖相上看,不太好看。

应该是附近的村民,在这里卖自家桔子树上的桔子。

这种桔子虽然没有卖相,但往往非常绿色健康,口感应该也不错。

去买几个橘子吃。

当然,李悠然物品栏有桔子,他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拿出一个来吃。

但他现在更想买几个桔子吃。

到这里来转,还是买当地的桔子吃更有感觉。

走过去,问道:“老板,桔子怎么买?”

老板见来了生意,十分高兴,赶紧说道:“三块钱一斤。”

价格不贵。

李悠然道:“我称几个。”

老板更是高兴,赶紧拿出一个袋子,让李悠然选桔子。

李悠然笑笑。

选了六个桔子,老板一称,一斤一辆。

然后算的是一斤,三块钱。

李悠然道了声谢,付了钱,拿了桔子。

但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就在老板旁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

拿出一个桔子,剥开。

掰一瓣桔子放进嘴里,还不错,挺甜的。

老板笑道:“小伙子,怎么样?很甜吧?自家的桔子,都是刚从树上摘下来的。”

李悠然点头,“的确挺甜。老板生意怎么样?一天大概能够卖多少?”

老板道:“好的时候,一天能卖四五十斤。不好的时候,一天卖二三十斤。”

李悠然点头,将就还算行。

虽然不能说好,但在这里卖,离家近,方便。

这里秀美的风景,为附近的村民们提供了不错的商机。

除了桔子之外,村民们应该还会拿一些别的东西来售卖。

果然。

离开刚刚卖桔子的老板那里,李悠然继续往前走,陆续看到了更多附近村民们摆的摊位。

其中有不少都是山货。

比如鸡枞菌、竹荪、竹笋等。

这些东西李悠然也经常卖,所以看着很是有些亲切。

不过,最近山货倒是卖得比较少了。

回去之后,多去找点山货卖好了。

李悠然挺喜欢卖山货的。

“好诗!好诗!好诗啊!”

正想着,突然听到有人大赞“好诗”。

有人在此作诗吗?

李悠然眼前一亮,顿时有了很大的兴趣。

赶紧抬头向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看过去。

果然看到不远处围着一大群人。

“好诗”、“好有意境”之类的赞美,还在不断传来。

有人作出了一首非常有意境的好诗吗?

李悠然兴趣更浓,同时非常好奇。

快步走了过去。

然后看到人群中有人画了一幅画,并且在画上题了一首诗。

大家称赞的,便是题在画上的那首诗。

但是,李悠然看清画上的诗之后,却是大吃一惊。

只见诗是这样写的:

“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这首诗李悠然再熟悉不过。

当然,确切的说,是这首词。

不过,很多时候很多人喜欢把词也说成是诗。

就像现在这些人。

说成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李悠然的词啊!

当然,确切的说,是系统掉落的,来自地球唐代诗人张志和的一首词,《渔歌子》。

一段时间之前,李悠然和王龄、唐宽三个人一起,出游龙城西郊的寻仙道。

游着游着,下起了细雨。并且在寻仙道一处桃花盛开的水域边,碰到了一个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老翁,正在钓鱼。

且钓上来一条鳜鱼。

李悠然便将这首词写下。

写下之后,一直没有将这首词发表。

当时只有王龄、唐宽,还有那位钓鱼的老翁,知道词的内容。

现在,这首词怎么会在这里,被这个作画的年轻人写出?

作画之人大概三十岁左右。

虽然不知道年轻人是如何知道这首词的,但他现在将其写出,是想冒充词的作者吗?

李悠然心里如此想。

当然,李悠然不怕对方冒充。

因为,他早已经将这首词注册了版权。

这个世界上没人能够冒充作者。

当然,年轻人现在将其写出,也未必就是要冒充作者。

他也许只是喜欢这首词,才将其写出。

先看看再说。

“林河,你竟然能够写出这么好的词?简直让人不可思议。你的诗词能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一个人非常震惊的说道。

原来,作画写词的年轻人,叫做林河。

而现在感到震惊的人,认识林河。

此时,正在对林河能够写出这么好的词,感到震惊和不可置信。

林河哈哈一笑,然后又十分无奈的说道:“我要是能够写出这么好的词,那就好了。我要是能够写出这么好的词,我立马弃画从诗。”

“安?”感到震惊的人先是一愣,然后释然,说道:“我就说嘛。你写诗作词的能力,不会比我强。怎么可能突然间写出这么好的词?这首词绝对能够成为经典。”

现场围观的游人们,这个时候则齐翻白眼。

原来不是自己写的诗。

好吧……是词。总感觉说诗更顺口。

就说嘛,这么好、这么有意境的词,岂是一个年轻人能够写出?

这小子也是。不是自己的词,早说嘛。害他们刚刚白白称赞了那么久。

李悠然也点头。就说嘛,大家应该都知道这首词的作者,肯定会进行版权注册。

林河应该也知道。怎么可能还敢冒名顶替呢?

没有冒名顶替就好。

这个时候,感到震惊的人又说道:“林河,那这是谁的词?应该是哪位顶级诗人的新词吧?”

林河道:“陈跃,你知道有一个叫做李悠然的年轻诗人吗?”

原来感到震惊的人叫做陈跃。

闻言说道:“当然知道啊!他的《咏柳》、《咏鹅》等诗,已经在诗词领域传开了。感觉是一个非常有天赋的年轻诗人。等等……难道这首词,是李悠然的作品?”

林河点头,“不错,正是李悠然的作品。这首词李悠然没有正式发表,所以现在还没有传开。你们才没有听说。”

陈跃感慨道:“李悠然果然是一个非常有天赋的诗人。不仅诗写得好,现在词也写得这么好。这样的天赋真让人羡慕。”

现场围观的游人,有人知道诗人李悠然,也有人不知道。

但即便是不知道李悠然的人,这个时候也知道了,眼前这首词的真正作者,是一个年轻诗人。

这首词,还真是一个年轻诗人所作。

一个年轻诗人能够写出这样的词,厉害啊!

“那李悠然的确很厉害。《咏柳》、《咏鹅》都是非常好的诗。你们可以去网上搜来看看。”

“行,回去搜来看看。”

“……”

之前不知道李悠然的人,这个时候都对李悠然的诗,有些兴趣了。

然后,一个年轻妹子突然说道:“李悠然……悠然,你们说的诗人李悠然,该不会就是悠然吧?”

这话让现场所有人都是一惊。

包括林河、陈跃两个人。

李悠然……悠然,是同一个人?

但是很快,所有人都是一笑。

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嘛?纯粹是想多了。

“为什么不可能会是同一个人?你们不是说李悠然很年轻吗?悠然也很年轻啊!悠然写歌词的能力那么强,写诗厉害不是没有可能啊!”妹子很坚持。

当然,她也不是肯定李悠然就是悠然,她只是说有可能。

包括林河、陈跃在内的其余人,全都在心里思索。

这么说的话……好像的确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悠然的作品,无论是曲,还是词,都是非常顶尖的。

包括《那些花儿》、《同桌的你》、《童年》,包括昨天晚上的新歌《鬼迷心窍》等。

虽然说歌词和诗词,并没有太多的共同点。

歌词写得好,不代表诗词就写得好。

但歌词写得好,的确存在诗词也写得好的可能。

再加上两个人都很年轻。

难道真有可能?

“对了,林河。”陈跃问道,“既然李悠然的这首词没有发表,你是如何知道的?”

林河指了指自己刚刚画好的画,说道:“因为这幅画。”

画?和画有什么关系?

这不是林河刚刚自己画的画吗?

陈跃很疑惑,围观的游人们很疑惑。

就连李悠然都很疑惑。

林河笑了笑,说道:“这幅画虽然是刚刚我自己画的。但是,画面内容却不是我原创的。我是在临摹一幅画。当然,以我现在的能力,仅能临摹出十分之一的形。至于神,百分之一都没有。原画比我这幅画,要好上千倍、万倍。”

……

求月票!求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