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你说你种的白什么?”

夏杰一下子没听清楚,追问了一句。

“白芷,是一种中草药!”

谢永生跟着解释道。

“原本家里承包田地是种大棚蔬菜的,后来听说种草药赚钱,就种起了草药!”

“去年还行,赚了点,然后我爸就全部种上了白芷,原本以为今年丰收,可以有个好回报,谁知道……”

说道这里,谢永生眼圈微微发红,话语有些哽咽,忍不住又喝了一杯酒。

原本今天过来和老同学见面,是件挺高兴的事儿。

可是看着同学们都混得风风光光,体体面面,而自己辛辛苦苦半年,最后落得血亏,心里面难受啊。

“中药草?是卖给收药材的公司吗?”

夏杰挑了挑眉头问道。

“我们哪有那个渠道啊,就是卖给收药的贩子,跟菜贩子一样。”

谢永生摇摇头说道。

“这样,我有个朋友是药材公司的,我帮你问问,看看他们那边收不收这个白芷吧!”

夏杰当下说道。

倒不是他大包大揽喜欢当老好人。

一来和谢永生关系的确不错,毕竟三年同桌的友谊呢。

二来也只是打个电话,举手之劳而已。

所以既然碰上了,能帮还是要帮一下,助人乃快乐之本嘛。

“嗯。”

谢永生点了点头,但是也没有抱太大希望。

毕竟家里人也打听过,周围种白芷的村民,都没有遇到高价收的贩子。

再次来到外面,夏杰拨通了赵小亮的电话。

赵小亮很快就接通了,声音嘹亮地说道:“哈哈,兄弟,这会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又上山弄到什么好货了?”

“好货哪有那么容易弄到啊,这不有个事儿想问问你的!”

“嗯,你说,什么事,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啊!”

“你们公司收不收白芷啊?”

夏杰跟着直接问道。

“哦,那个东西啊,只能算是普通药材,公司也收的,不过价格便宜,都是大批量收购,你去山上就算摘点野生的,也没啥意思啊。”

毕竟是负责收购的,赵小亮对这里面的行情很熟悉,张口就说道。

“哦,那你们收购是什么价格啊?”

夏杰跟着问道。

“大概十几块吧,具体我记不清了,回头要查查,怎么你还真想去采这个啊,别浪费时间啊,有那功夫,你还不如去做几个根雕,瓷器呢!”

如今赵小亮也是知道夏杰手艺的牛逼,赶紧劝说道。

“不是,我同学家里种白芷,说的今年是个丰收年,药贩的收购价格比较低,所以我问问你这边,如果收的话,就直接给你们了!”

夏杰笑了笑,坦言说道。

“嗨,药材这玩意,其实就算丰收,对价格的影响也不是太大的,市场需求才是关键,主要还是药贩子想多赚点钱吧。”

“这样,回头让你同学直接跟我联系吧,只要品质没问题的话,那至少十块以上的收购价。”

赵小亮跟着说道。

“行,那就这样,谢谢啦!”

夏杰点点头,算是问清楚了。

“嗨,客气什么,回头去山里弄了好货,记得联系我就成啊,我还等着什么时候去你那好好再大吃一顿呢!”

赵小亮下意识地舔了舔舌头,似乎回味着那肥美河蚌的鲜味。

“嗨,想来随时来啊,没药材就不能来了吗?”

夏杰不由得笑道。

“嘿嘿,去收购那算是公款出差,个人去是私款旅行,咱们要公私分明哇!”

赵小亮思路很清晰地回道。

毕竟还是条单身狗,跟你不能比啊,我还要存钱找女朋友呢。

“嗯,那先这样,回头让他跟你联系!”

夏杰也不再啰嗦,听手机里的声音,赵小亮应该也在吃饭呢。

“好的,拜拜!”

收起电话,夏杰正要回去,就看到吴颖走了过来。

“夏杰,你现在可是大忙人啊,电话打个不停呢!”

“呵呵,有点事问问朋友的。”

夏杰收起手机说道。

“对了,老班,还没问你,毕业后现在在哪高就呢?”

“哪里有什么高就,正在家里好好学习,准备考个事业单位呢!”

吴颖摇摇头说道。

“那挺好啊,考上铁饭碗呢。”

“那也得考上了才成,考不上就没饭碗喽,哪像你,都已经自主创业,搞得有声有色了!”

吴颖带着几分赞叹地说道。

“嗨,我这也是瞎折腾,想干嘛干嘛,就图个安逸。”

夏杰笑了笑,实话实说说道。

“谁不想安逸呢,可是也得有资本安逸啊!”

“对了,夏杰,你那边还缺人不,要是考不上的话,去你那打工啊!”

吴颖开玩笑地说道。

“哈哈,老班,你别逗我了,我那小山村,哪用得起你一个985的高材生,你考个事业单位那是妥妥的没问题。”

夏杰摆摆手说道。

“嗯,那就希望能考上喽!”

吴颖点了点头,又跟着说道:“对了,刚刚大伙说,你那边环境特别好,建议下次聚会去你那儿,怎么样,没问题吧?依然AA制,不让你亏本。”

“嗨,大家想来就来好了,还要啥AABB的,过来就是客,我这个主人招待招待,理所当然啊。”

夏杰摆摆手,十分随意地说道。

加上姚义遥上次送的五十万辛苦费,如今自己手头已经有了百万存款,还真是不差钱。

“别别别,成本还是要给的,不然以后我们都不好意思去了!”

吴颖很是认真地说道。

“呵呵,行啊,来了再说啊。”

夏杰也没太较真,这成本嘛,还不是自己说多少是多少呢。

结束这番对话,夏杰回到了里面,将刚刚和赵小亮通话的内容,跟谢永生说了说。

听到夏杰说的价格,谢永生立马抬起头,有些惊愕地问道:“啥,夏杰,你说他们出多少收?”

“只要品质没问题,十块以上吧,怎么,这个价格是高还是低了?”

夏杰不由得反问道。

“高,当然高了,比药贩子开的6块高出了。”

谢永生脸上露出惊喜之色。

“当然,具体的还要你们谈,你把电话记一下,他姓赵,赵经理。”

“嗯嗯,夏杰,真是谢谢你了,回头谈成了,请你吃饭啊!”

谢永生赶紧拿出手机,一边记一边说道。

“永生,咱们的交情,就甭客气了,有空以后常聚啊!”

夏杰微微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