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战神上官小乙相陪在左边,蛋蛋宁轩辕相陪在右。

肃然无声的北凉军,十大军团动了!

北凉军越境了!

百万黑亿精锐,左手持凉刀,步伐整齐划一,默默相随他们北凉的军主。

宁北布衣如雪,好似人间谪仙,步伐沉稳有力,再度踏足了第二帝国的境内土地。

这一次不是儿戏。

第二帝国交还葛虚的遗体,双方方可止战。

如果不交还遗体,宁北亲自为将,将会率他的北凉铁骑,马踏莫京!

莫京是第二帝国的京都。

若是北凉军能一路打过去,可想而知,全球百国都将会被吓到。

北凉铁骑是否能做到?

这得看第二帝国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第二帝国和北凉军在边境对峙,境外百国怕都希望双方打起来。

然后,境外势力坐收渔翁之利。

其中,第一帝国最希望双方打起来。

很可惜,伊恩那边不会这么傻!

让他第二帝国奋进国力,牵扯住北凉军十大军团。

这是北凉所有精锐!

要想完全牵制住,伊恩必须倾尽举国之力方能做到。

而且这等规模的大战,极有可能演变为国战。

到时候龙虎相争,不论胜负,第二帝国都将元气大伤,再也无法威胁到第一帝国。

而华夏这条东方巨龙,也会被境外百国分而食之。

第二帝国的国主伊恩,没那么愚蠢!

所以双方之战,没那么容易爆发。

伊恩会做出退让!

接下来,随着日出东方,又到斜阳西下,晚霞如火。

在断刃崖的山巅,一位白衣少年,静静伫立在原地一天,一语未发。

上官小乙在旁低沉道:“哥,天快黑了!”

“他们来了!”

鬼脸少年宁轩辕,眼神锐利看向远方。

远方荒原,一马平川。

那里是绝巅战场!

就在昨天,宁北一战诛杀绝巅过百位。

此刻,荒原上面出现黑压压的长龙,是第二帝国的精锐军团,整整十万人,开赴断刃崖。

这支精锐军团,不是来抵挡北凉铁骑的。

恰恰相反,是来送葬的!

十万精锐相送,送来的是一口灵柩,棺材正面书写着一个‘奠’字。

灵柩由专车护送,押队的人,赫然就是萧裕。

第二帝国的二号人物!

他亲自来了!

这就是第二帝国的选择。

他们选择了低头,将葛虚的遗体送还。

可是葛虚的遗体,早已经化为血雾。

灵柩里面是谁?

直到送葬的军团,以萧裕为首,来到断刃崖外。

北凉军十大军团,所有将士全部拔出腰间凉刀。

百万把凉刀皆是出鞘,冰冷刀锋,斜指第二帝国的这个军团。

只需要一声令下,北凉军便可将他们斩尽杀绝。

双方的气势都不在一个层次。

陈长生霸道开口,漠然道:“止步!”

萧裕为首,送葬的队伍,全部齐刷刷止步,不敢再接近断刃崖半步。

萧裕抱拳大喝:“第二帝国萧裕,奉国令送葛虚绝巅回华夏!”

唰!

高达一百七十米的断崖,宁北迎风而下。

“收刀!”

陈长生一声暴喝,北凉军将士全部收刀归鞘,目光注视着前方的白衣军主。

宁北现身,淡然从容。

萧裕弯腰拱手道:“萧裕见过凉王殿下!”

“凉王殿下!”

来自第二帝国的一个军团,十万人尽皆弯腰低头,语气恭敬。

这话已经势弱三分!

因为来的这些人,知道他们面对的是谁。

那是华夏镇国王!

他亲自率领麾下百万精锐,兵临于此,稍有不慎,便要爆发惊世之战。

而他们第二帝国,有能抵挡北凉铁骑的精锐。

但绝对不是今天送葬的这支军团精锐。

纵观全球,没有任何一支军团,能凭借区区十万人而拦住北凉百万精锐。

以前没有,今后更不会有!

萧裕明面上,还是第二帝国的二号人物。

第二帝国十万精锐,就在旁边静静看着。

无人和萧裕攀谈。

万众曙目下。

宁北来到灵柩前,白皙左手轻轻拂过灵柩,轻声道:“迎葛老回家!”

“迎葛老英魂回家!”

陈长生开口如虎啸。

北凉军全体将士,全部单膝下跪,战刀斜插泥土中,低沉声音响彻荒原,道:“迎葛老英魂回家!”

北凉军全体将士,迎接葛老遗体回家。

灵柩交接,第二帝国不敢提任何附加条件,乖乖将棺材移交给北凉军。

一张漆黑色的北凉旌旗,轻轻盖在灵柩上面,北凉军陈长生亲自负责交接。

萧裕上前说明实情,道:“葛虚绝巅的身体,在昨晚一战破碎,国主亲自下令,用金铸首,以银铸躯,国礼相送!”

这是第二帝国的诚意!

宁北目送灵柩,缓缓通过断刃崖,前往雁门关,轻声开口:“伊恩可有东西让你带给我?”

仅仅一句话,让所有人齐刷刷看去。

萧裕眼神流露出惊色,点头道:“国主临行前,的确让我给凉王殿下带一件东西!”

说完。

一个椭圆形金色手牌,上面有着一块紫玉,雕刻着郁金香的图案。

这是女款饰品!

当这件东西拿出来后。

儒雅如书生的楚岚,默默来到宁北身后,低沉道:“她还好吗?”

“伊恩国主说,凉王殿下有时间,持这面令牌入莫京,第二帝国必将开启国门,以国礼相待,他必亲自迎接!”

萧裕旁边还有第二帝国的人呢。

所以他必须以第二帝国二号人物的身份说话,不能露出丝毫端倪。

宁北接过椭圆形手牌,平静道:“回答小岚的问题!”

“她幽居小院,生命无忧!”

萧裕回答了一句话。

这句话让宁北脸色冰冷无比。

楚岚拳头握紧,眼神隐隐涌现冰冷气息。

在场没有一个傻子,知道萧裕说的话,有些时候并非表明听着这么简单。

萧裕郁金香图案手牌的主人,幽居小院,生命无忧。

这句话如同提醒。

手牌的主人,有生命危险!

楚岚转身,眼神流露出一抹哀求。

多少年了,北凉军二号人物,未曾流露出过这种眼神。

就算是楚岚小时候,也很少这般求宁北。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