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尘没有选择和东逸流一行人做过多纠缠,直接离去了。

半个月后,陆尘与武鸣成功汇合,从后者口中了解到,深渊界与始界接触的通道,即将发生旷世大战。

事情是这样的,深渊界一方的主宰伏击了始界一位接近圆满的造界境强者,让其身负重伤,于是,主宰们准备趁机一鼓作气,拿下始界。

始界一共有四位造界境强者,其中两位接近圆满,一位后期,一位中期,阵容还是比较强大的。

不过最近一尊接近圆满的造界境强者身负重伤,这让异族找到了机会。

这则消息,是武鸣他们抓捕一只异族,从其口中询问得到的消息。

大战之日,估计会在最近几天发生,只要两界一旦发生战争,他们就可以趁机突破封锁线,进入始界。

陆尘他们潜伏在出口地方,静静等待机会。

数日后,两界大战终于开启,他们看见出口处,黑压压的异族大军像整齐有序的军队,发出震天吼声,震动天地,随后全部进入通道里面。

不多时,一股股可怕波动蔓延过来。

众人眼睛一亮,这是两界大军开始交锋了吗。

“走”

陆尘说道,操控着虚空城堡,快速朝出口的地方而去,虽然旁边还有少数神皇级异族,但是他们根本感应不到陆尘他们的路过。

至少,要主宰级才能感受到细微波动。

陆尘一行人进入宽阔通道,映入眼帘,无数人厮杀在一起,杀气沸腾,血雨纷纷,一具又一具的尸体倒在血泊中。

这是两界大军交战,异常激烈。

长达数百公里的宽阔界域通道,都是交战的战场,不过他们没有理会,快速潜行,不多时,便进入了始界。

进入始界后,他们发现两界通道,只是交战的一隅之地,始界地表上,更多的人厮杀在一起。

战场覆盖方圆千万里,不管是地面还是空中,都有恐怖战斗爆发。

苍穹之上,屹立七尊通体璀璨,宛若神明一样耀眼的身影,他们身躯覆盖炽热光芒,像迷雾一样笼罩着,看不清面容,散发铺天盖地的浩荡气息。

七人遥遥对立,互相盯着对方。

一方人数为三人,一方人数为四人。

一共八位造界境强者。

他们互相形成对峙局面,并没有展开大战,只是冷漠的看向下方无数神王,神皇彼此激烈的厮杀。

“咦”

就在这时,双方造界境级别的存在,突然若有所思,看向战场上面,因为他们感受到了虚空波动,以他们的神念,轻易可以洞悉,一共有几十股神王气息正在战场中‘偷偷摸摸’的潜行着。

感应到有人虚空潜行,双方都认为是彼此派出的一支小队,不过也没有在意,因为在战场上,一支神王小队,根本翻不起风浪。

虚空城堡里面,西门羽说道:“在深渊界东躲西藏了那么久,就这样离去,是不是有点不甘心,不如临走前,宣泄一下内心挤压的愤怒。”

武鸣赞同的点了点头,道:“这一段日子,过的确实憋屈。”

“陆兄,你认为呢”一行人看向陆尘。

陆尘到没有感受到他们在深渊界被追捕的心情,不过还是说道:“既然你们想要活动活动,那就动手吧。”

陆尘撤去虚空规则,让虚空城堡显现出身形。

“杀”

武鸣,西门羽,剑无心,冥子等等,率领一群无敌神王,扑向附近的异族,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可怕的光辉绽放,战意高昂,突到异族近前,展开最为凌厉的杀伐。

一个照面,就让异族神王喋血,或者身体炸开。

异族被他们的杀入,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周围的异族和始界的人,被突然杀出的几十位神王吓了一跳,不过始界的强者很快就镇定起来,虽然不知这群人什么来历,因为凭借气息感应,不是始界的人。

但对方同样不是深渊界的人,毕竟刚刚一息时间,深渊界就陨落了数十位异族神王。

“咦,不是深渊界的人”苍穹上,三位始界的造界境强者看到这一幕,目露意外神色,先前他们还以为是深渊界的异族呢。

“神界的人”反之,四位异族主宰的目光落在一群人身上,射出阴冷的目光。

这段时间,深渊界发生了一件大事,三座迷途祭坛被神界的人潜入进来破坏掉,而且黑沙背叛庞云道祖,被道祖一把捏死。

四位主宰都和黑沙认识很久,想不通黑沙为何会被神界的人策反,背叛庞云道祖。

但不可否认黑沙的死亡,让他们这方损失一个强援,如果黑沙没有死亡,趁始界被重创了一位主宰,他们就可以拿下始界。

虽然现在始界只有三位能出战,他们多出一位,但是胜率的几率极小,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站在苍穹上牵制。

他们本以为,进入深渊界的那群神王,早被抓住了,可没想到,对方居然趁他们与始界开战,顺着出口,偷偷摸摸的来到了始界。

虽然主宰们知道了陆尘他们的身份,但是依旧站着没动,这次开战范围巨大,光光神王级别的异族都有十数万,突然多出几十个神王进入战场又如何,难道能动摇他们必赢的局面?

不过很快,他们就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一群神王里面,有一个青年格外引人注目,青年身躯挺拔,傲立与空,一股凌厉的道威冲霄而起,天地之间,仿佛尽皆化剑,出现万剑齐鸣的景象。

一股无边的锋锐气息洒落下来,让无数人承受不住,感觉身体像是要裂开一样。

唰唰唰!

随着青年手掌往下一按,剑如雨下,每一道剑,都好像死神的镰刀,中剑者,身体毫无悬念的炸开,爆成一团血雾。

眨眼间,周围密集的战团,就空出了一大片。

“好变态”

这是所有人的心声,不管是始界,深渊界的异族,还是武鸣他们,嘴巴张成0形,面色发呆。

因为那一柄柄剑实在太锋利了,神王异族触之必死,眨眼间,上百神王异族死亡。

对方明明也是神王,但是对付同级别异族,跟杀鸡没什么区别。

剑无心盯着陆尘,心中异常震撼,对方修行的剑道,绝对比她修行的大破灭剑道强大百倍,一直以来,她以为大破灭剑道是最强的,现在才知道,人外人有,山外有山。

苍穹上,四位异族主宰脸色很黑,如果把神王异族比作羊,对方就是狼。

狼入羊群,羊焉能挡?

噗噗噗!

基本上每一秒,都有一个异族神王死亡,这等死亡速度,让主宰心惊胆颤,再多的异族,也不够对方杀啊。

陆尘凝视着前方的异族,双手挥动,他的体内迅速冲出一股黑色气体,像是飓风一样刮过,每一个被大风刮中的异族,身体就冒起黑色火焰,化作火人,在惨叫声中解体,不出两息时间,就被燃烧成灰烬。

“真焰”

高空中,主宰看到纵横天地间的黑色风暴,心中又是一颤,下面那青年,居然掌握了真焰。

三位始界的造界境强者,同样是瞪大了双眸,面露惊喜之色。

不得不说,这股突然杀出的神王,实在是太强了,本来,他们的大军数量,远远逊色异族,这一次,很可能伤亡惨重,但是现在,有了这么一个如此强大的外援,事情或许会出现转机。

短短时间,近千名神王异族死亡,让四位主宰的脸色一黑再黑。

他们知道,不能让对方继续了下去了。

“去,杀了他”

其中一位主宰神念落在两位神皇身上,传音说道。

这么逆天的神王,必须要牵制住,不然的话,神王再多,也经不起青年击杀。

两尊神皇得到命令,眼神落在了陆尘身上,身形一闪,化作流光飞掠而来,携带着浑厚的道威,狠狠的朝陆尘撞击而去。

三位始界造界境强者看到神皇袭击那青年,脸色微微一变,可是还没来得及有异动,一股气息蔓延了过来,仿佛只要他们一出手,气息的主人就会出手。

“真不要脸”

始界的造界境强者看向异族主宰,脸色难看。

“对方拥有真焰,算是神皇级别了,如果你们若是插手,就别怪我们插手”一位异族主宰淡淡的说道。

始界的造界境强者闻言,冷哼一声,不在说话。

他们还没有做好与异族主宰开战的准备,可是,就这样放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强援被异族神皇攻击?

这样干看着不干预,是不是有点不道德。

可是现在,只能看着,他们到不怕与主宰开战,只怕开战的时候,主宰趁机攻击后者,对于后者,主宰的威胁才是最大的。

现在只希望对方能挡下两位异族神皇的进攻。

两尊神皇浑身涌动着可怕的道威,眼神冷酷,抬起手掌,磅礴力量汇聚,对着陆尘的头顶覆盖下来。

这等超强攻伐力量,对神王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然而,陆尘好似没有感应到神皇攻击的恐怖,竟然往前迈步,双手横推而出,携带大道力量,与神皇进行碰撞。

轰隆一声!

这一刻,天地仿佛炸开,发出沉闷的巨响,一股无边恐怖的冲击波,席卷四周,掀飞了一群正在交战的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