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婉叫停。

电话里传来一阵快速走动的声音后,才听丁婉小声问,“弟弟,你实话告诉姐,叶子

这孩子是不是有病?”

有!

丁凡几乎脱口而出,直觉告诉她,形势要惊天逆转了,惊喜之余但不能不谨慎,“姐,

她在哪里呢?”

“帐篷里睡觉呢!”

“从小在山上,也没系统查过体,有没有病不好说,反正被师父惯得够呛,没文化厚脸皮胆大不太听话。等回来后,你就撵她走,省得惹祸。”丁凡趁机怂恿,直到现在,他依然盼望着小恶魔能回山上去。

“唉,吓死我了,姐的胆子都够大了,她怎么都不知道害怕,躲避危险。”丁婉叹了口气。

丁凡听懂了,老姐说的司空叶有病,是不知道躲避危险,什么都不在乎。这是一种极度自我膨胀的心理疾患,可事实上,小恶魔分明就是这样的人。

耐心听老姐讲完司空叶的所做作为,丁凡笑得肚子都差点抽筋,太逗了,这小妮子居然把非洲大草原,当成了游乐园!

通常情况下,丁婉去这种环境恶劣的地方拍照片,都会雇佣当地人作为向导,开着车深入腹地。

这次因为带着司空叶,考虑她从小生活环境单纯没见过什么世面,怕那些黑人吓到她,丁婉只是雇了一辆皮卡车,因为熟悉线路,两人直接开进了大草原。

司空叶很聒噪,一路上兴奋地大吵大嚷,不断要求将车开快点,再快点!

丁婉开始还觉得挺有趣,多么天真率性的孩子,也跟着哈哈笑,后来就不堪其扰,冷着脸说了好几次,司空叶才闭了嘴,手却更不老实,总是探着身子去折草叶。

经过一片树林,遇到了一群猴子,淘气地朝着车扔树枝。

司空叶很生气,居然就爬上了树,扯着树枝,满树林的追猴子,丁婉相当惊讶,司空叶的速度比猴子还快,大辫子堪比猴子的尾巴!

猴群大败,司空叶得胜归来,还抢了只属于猴王的果子。

进入大草原后,恰好遇到了狮群,丁婉支起相机,耐心等待着珍贵的镜头,顺便给司空叶讲解拍摄技巧。

万万没想到,狮王居然带着一群母狮子飞快地奔过来,丁婉的第一反应,当然是上车逃命,可是,让她惊爆眼球的一幕发生了。

司空叶非但没跑,双手撑着地,仰着头朝着狮王一阵大吼,口中骂的都是脏话。

狮王从未见过如此强悍的人类,居然被吓退了,逃走的时候,甚至还慌张地落下了一只小狮子!

“小凡,姐真担心,叶子会被野兽给吃了!现在头还嗡嗡疼呢!”丁婉心有余悸。

“嘿嘿,把心放在肚子里,一般的野兽干不过她,只要防备点角马群就行,她可能会被踩死。”丁凡笑道。

“叶子这么厉害?”

“野丫头嘛!”

“这我就放心了,不聊了,等回去再说吧!”丁婉挂断了电话。

丁凡心情大好,司空叶终于装不下去,露出了小恶魔的真面目,相信等老姐回来,一定不会再把她留在家里,无处可去的臭妮子,还是回山上被师兄们宠着吧!

歪在沙发上睡了两个小时,丁凡起来后,坐在办公桌后方,开始认真思考闫小明的病情。

现在的孩子,虽然成熟得比较早,但十八岁的年纪,思想也谈不到多复杂。通常情况下,喜欢青涩的学生妹比较正常,不该对超级假美女太过钟情。

肯定有诱因,引导闫小明做这样的梦。

京阳接连出现的深度梦魇不是偶然,丁凡苦思冥想白亦菲跟闫小明的共同点。

第一,都是富足家庭,显而易见。

突然,丁凡又想到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敏感体质!

白亦菲也是敏感体质,有过敏的症状,也同样得过深度梦魇,会不会,她也曾经受到了某种暗示,存在着诱因。

到底,是谁提供的诱因?

半天也没缕出头绪,丁凡只能寄希望于今晚,将闫小明唤醒后,问出想要的答案,也可能会一无所获。

下班后,丁凡在外吃过了晚饭,开车返回恒富大厦。

这两天没发现屠泽派出的盯梢人员,并不表示没有,也许隐藏得更为彻底,正准备伺机而动。

穆小雷还在研究唇语,如痴如醉,而吴亚环九点多才来,脸色不太好看,带着些沮丧,坐下来就吸烟。

“环姐,是不是调查没有进展?”丁凡笑问。

“是啊,忙了好几天,什么都没查出来,连殴打我二哥的那伙人是谁,也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吴亚环气恼道。

“接下来准备怎么做?”丁凡打听。

“没想好,也可能是我太心急了。”吴亚环摊手道。

滴滴!

吴亚环的手机响了,不耐烦地取出来一看,却是对面丁凡发来的一张图片,随手点开,却愣在当场。

“小凡,哪来的这幅画?”吴亚环很吃惊,那张出轨照她不知道看了多少遍,立刻认出了这个女人,也就是丁凡口中的假人。

“我画的,传神吧!”丁凡笑道。

“什么时候画的?”吴亚环眉毛一扬。

“这两天吧。”丁凡说得煞有其事。

“扯,这幅画得线条非常细腻,没有十天八天是画不出来的。我天天见你,从没看你画过画。”吴亚环撇撇嘴,根本不信。

聪明!堪比神探!

丁凡竖起大拇指,认真问,“环姐,闫明你认识吗?”

“认识啊,一个知名画家,画挺值钱的。”

吴亚环脱口而出,这让丁凡有些小羞愧,怎么大家都认识这个人,显得只有自己孤陋寡闻。

说来也不奇怪,这十年,丁凡都在山上学艺,还能记得京阳的路已经不错了。

“啊!难道说,是闫明制造了这个女人?”吴亚环精神振作,眼中浮现出杀意。

“不不不,千万别误会,闫明可不是这样的人,妥妥的君子一枚。”丁凡连忙摆手。

“那这幅画是他画的?”吴亚环眼中的杀机消退了,却又冒出亮光。

思维很活跃,但都猜错了,丁凡压压手,皱眉道,“稍安勿躁,让我说完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