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楚唯一起打扫完了房间,楚言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哦,也就是楚唯原本的卧室。

床铺和被单都是新的,家具和地板一尘不染,空气里也没有什么异味。

可以看得出来,在楚言到来之前,这里就已经被彻底地打扫过了。

把自己的床铺和杂物堆在一起,却把我的房间打扫得这么干净吗?

自己这个陌生的姐姐,似乎有些太过于替别人着想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

嘴上这么说着,但是看着整洁的房间,楚言的心中还是难免有一些感动。

毕竟在此之前,可从来没有什么人替他打扫过房间。

“嗯。”站在房间里伸了一个懒腰,楚言放下手,开始考虑起了之后的打算。

按照少年本来的记忆,现在应该是七月份,正值暑假。等到九月份开学的时候,他就会成为滨海市第一高中的高一新生。

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应该足以让我完成一个小阶段的训练计划了。

反正等会儿都是要洗澡的,那么,现在就先来好好地锻炼一下吧。

说做就做,楚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和脖子,接着便趴在了地上,做起了一天的常规运动。

没有什么锻炼器材,根据这具身体的情况,就先做一组俯卧撑和一组深蹲好了,然后再做五分钟的平板支撑和一组仰卧起坐。

房间里,楚言开始了“自虐”式的锻炼。嗯,对他如今这具孱弱身体的来说,这样的运动量确实已经称得上是“自虐”了。

而另一边,楚唯则是开始准备起了晚餐,顺便把洗澡水也烧了起来。

也不知道小言能不能够适应得了这样的新环境。

略显担忧地将一块土豆削好放在了案板上,楚唯侧目看了看楚言的房间。

她听说男孩子都是要富养的,可就凭她当下的经济条件,再怎么说没有富养楚言的可能。

首先伯父伯母留下的那笔钱不能乱用,以后要留给小言当嫁妆。其次小言高中的学费是多少,到时候也得问问,如果稿费不够的话,还得再去找一份兼职。另外,上高中了,是不是要给小言买一只手机。还有我下两个学期的学费似乎也没有凑齐······

哎,在小言的眼中,我应该很没用吧。

想着这些烦心事,楚唯微蹙着自己的眉头,埋头切着土豆。

这时,楚言的房间里恰好传来了一声异响,不算大,就像是有人在搬什么东西一样。

楚唯对此也没有多想,只以为楚言是在布置房间,就继续低着眼睛切起了其他的蔬菜。

晚餐是土豆炖牛肉,她不太会做饭,也不知道小言会不会介意。

事实上,如果楚言不在的话,她的晚餐估计会直接用泡面来解决。

做饭什么的,对于她来说,根本就是一件既麻烦又奢侈的事。

虽然根据眼下的社会状况来说,不会顾家和料理家务的女人娶到丈夫的概率会大大降低。

但是像楚唯这样的情况,其实早就已经做好光棍一辈子的打算了。

毕竟像她这种收入低又没有上进心的女人,估计也没有什么男人会看得上吧。

在这个问题上,楚唯一直觉得自己很有自知之明。

说起来,到现在为止,小言对我的态度似乎都还挺好的。完全没有其他男人看我时,那种看垃圾的眼神。

呵,要是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能像小言一样就好了。

厨房里,楚唯苦笑着的这样感慨道,手里的菜刀似乎是又重了一分。

怎么说呢,大概这就是所谓的生活吧。

约莫是一个多小时之后,楚唯将煮好的肉汤端上了餐桌,同时把电饭煲的插头也拔了下来。

楚言的房间里,异响还在继续,这让楚唯在门前站了好一会儿,才试探性地敲了敲门。

“小言,饭做我好了,洗澡水也热好了。你是要先吃饭,还是要先洗澡?”

话音落下,房间里的异响也停了下来。

片刻之后,楚言浑身是汗地推开了门,抓着衣服擦着额头上的汗珠说道。

“先洗澡吧,我这流了一身的汗,也没法直接坐下来吃饭。”

这让站在门外的楚唯当即愣在了原地。

必须承认的是,眼前的这幅情景,对于她这样一个从未谈过恋爱的女人来说,冲击力实在是有些太大了点。

为什么小言只穿着一条平角内裤和一件T恤!

为什么他全身上下都是汗,还把衣服给掀了起来!

肚子,我看到肚子了!还有腿,就连胸口都透出来了一点!

为什么眼前都是白花花的东西,完了,没办法思考了······

看着楚唯一脸恍惚地盯着自己,楚言诧异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子,随后便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了然地笑了一下说道。

“哦,我就是简单地锻炼了一下,毕竟太瘦了也不好对吧。那什么,没事的话我先去洗澡了。”

说着,楚言便从楚唯的身边走了过去。

他还没想好要怎么跟楚唯说自己准备打MMA的事。

总之,先顺其自然吧,反正目前也没有可能直接去参加什么比赛。

想着这些,楚言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几乎已经被楚唯看光了的事实。

显然他的思维还没有彻底地转过弯来,依旧觉得男人被人看一看也没什么。

不过楚唯可不是这样想的。

直到楚言走进了浴室,楚唯才缓缓地回过了神来。

只见她失魂落魄地走回了餐桌边坐下,随后便趴在了桌子上,用手抱住了自己的头喃喃道。

“这一定是神给你的考验,楚唯,你要克制,小言对你完全没有戒心,你要对得起他。把你刚才看到的都忘掉,都忘掉,都忘掉······”

等到楚言洗好澡出来时,楚唯还趴在那自言自语,看得楚言一脸古怪地问道。

“唯姐,你怎么了?”

“啊!”听到了楚言的声音,楚唯立刻坐直了自己的身子,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漫画的剧情而已。”

“是吗?”楚言笑着给自己盛了一碗饭,然后又给楚唯盛了一碗,递给了她说道。

“我还没看过你画的漫画呢,什么时候给我看看呗。”

“唔,谢谢。”看着递到了自己面前的碗,楚唯受宠若惊地接了过来。

可听到楚言要看自己的漫画时,她便又紧张地摇了摇头。

“漫画就算了,我画的东西,你不会喜欢看的。”

“我都没看过,你怎么知道我喜不喜欢?”

“反正你不适合看。”

“好吧。”见楚唯确实不想给自己看她的作品,楚言也就没有坚持,耸了耸肩膀坐在桌边,吃起了那盆土豆炖牛肉。

“哇,唯姐,你做饭还挺好吃的啊。”感受着被炖得软烂的牛肉,楚言挑着眉头赞叹了一句。

“是,是吗?”面对着楚言的赞美,楚唯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她抬头看向了楚言,看见的,正好是少年在大口大口地扒拉着米饭。

昏黄的灯光下,飘荡在桌上的热气,让人的视线有一些模糊。莫名间,楚唯像是想起了一副多年以前的情景。

那时的她也喜欢吃母亲做的土豆炖牛肉。

现在想来,她已经都快不记得了,当时吃在嘴里的是一种什么滋味。

但是她却依旧记得,当时母亲看着自己的眼神。

“好吃你就多吃一点。”静静地坐在餐桌前,楚唯看着楚言沉默了半响,微笑着说道。

听着这句话,楚言扒着饭的手顿了一下,片刻之后,他笑着低头擦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夹起了一块牛肉放到了楚唯的碗里说道。

“唯姐你也吃。”

“好,我也吃。”

小小的房间里,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

那便是在这个并不特别的时刻,两个孤独的灵魂,终于开始试着接受起了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