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那一战,众人看到的是,开元境高阶的鬼手在林宸本面前,犹如稚童,一招见生死。他们这位林师兄,可谓奇招百出,神秘异常。连鬼手这样的强者,只需动动手指,便轻松将其击杀,在他们心里,林宸本就是他们的一切,师兄在,天就算塌了,他们也相信师兄能将这天给顶回去。

而实则,林宸本深知,昨夜那一战,若是没有提前准备的优势,击败他也许不难,但若想击杀他,那就很难说了,除非借五行碑境界出手。

比如,仅是那些四翼毒虫,就会令人头疼不已,若不是寒蟾早发现了这些毒虫,且天生克制毒虫,保不齐真就被对方打个措手不及。

鬼手的毒为何对林宸本无效,那也是林宸本赌了一把,幸运的是还堵对了。从腾蛇体内取出内丹后,顺带将蛇胆也一同取了出来。仅仅只是将蛇胆置外傍身,便能起到驱瘴避毒的作用。事后,想了一想,也很正常,毕竟腾蛇并非普通灵兽,它的内丹、蛇胆又岂是凡物。

不过,最让他兴奋的是,寒冰之力带来的显著效果超乎他的想象。

冰珠内的暗黑之力,狂暴的吞噬能力,果然不是盖的。

接下来,如何避开三目兽的感知,尽快炼化体内的暗黑之力才是重中之中,只是没能找到更好的办法,命把握在别人手中,走到哪林宸本都觉得不自在,总感觉有一双眼睛无形当中监视自己,目前情形来说,想要顺利炼化体内的暗黑之力,林宸本只想到了二种办法,一,寻一处隔绝气息的地方,单方面切断三目兽的感知。其实这并不难,只要遁入五行界,想必三目兽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探知,二,以迅雷之势瞬间降暗黑之力吞噬。

显然第一种方法稳妥,但此法却不能急于一时,需要找到独处的时机,便可遁入五行界。

众人睡到过了晌午方才醒来,除了柳钰与荣田田。

还是被叮叮当当的声音给吵醒,原来是荣田田正舞弄着那一对圆环,毕竟初次使用,一切都显得那么生涩。但她全然不顾,玩得不亦乐乎。

“田田,大清早,你在那折腾啥啊!”蒙巴搓着迷糊的双眼,极不满意的说道。

“晌午都过了,蒙师兄”柳钰声音柔和说道。

“咦,丁执事去哪了?”

“丁执事为了让你们睡的踏实,亲自在外把守,哪像你,没心没肺!”荣田田轻哼了一声,便向洞外走去。

“既如此,大家收拾一下,准备出发!”林宸本与大家每一次的畅饮,几乎皆是喝的叮咛大醉。

修行者只要达到开元境,便可完全辟谷,根本不需进食与睡觉,当然,喝酒也一样,若想自己不醉,使用法术便可将酒逼出体内,但,那样做的话,却为何要糟蹋这酒。故而大家都如同凡人一般,酒醉便睡,尽兴而为。

片刻,一行六人,朝着正西方向掠去。

按照林宸本计划,先打算去见见这所谓的天渊,到底有何特别,然后再循着天渊往南而下,只需数日便可到达日月堡。

一路上,林宸本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三目兽所说的事情,与天眼,鬼王有关,但,据三目兽后来所说的事情,并未与天眼鬼王有任何关系,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直到现在也没想明白。

忽然他想到,临走之时,三目兽说暗灵丹的作用也在玉简之中。

他再次将精神力注入其中,从中了解到,原来所谓的暗灵丹竟是囚禁了千年的鬼王身上所得,千年前,天眼牺牲了自我,将鬼王封印在天渊底下某处,后来,人族为了防止鬼王死灰复燃,在封印的地方,利用大神通将其与世隔绝,自此,看守鬼王的重任便落在了日月堡身上,几百年来,冥界为了让鬼王重返,多次组织营救行动,但,皆以失败告终,另一方面,人族以血的教训,为了防止鬼王逃脱,无所不用其极,后来在共同商讨的情况下,决定,采取某种手段削弱鬼王的实力,而这种手段便是缓缓吸取鬼王的灵力,这种过程虽异常缓慢,但,取得的效果却不一般。

现在的鬼王虽不知是何境界,想来,经过千年的蚕食,修为必定大不如前。

从鬼王身上攫取而来的灵力,皆分配给各大门派,当然,每一批暗灵丹出世,若想完全封闭消息,很难,故而难免有那么几颗流向坊间。

久而久之,这暗灵丹的传说便不在是传说,潜移默化的作用下,各大门派干脆也不在掖着藏着,明面上并未阻止此丹出现在各大场所,反过来说,便是默认此种行为。若能将此丹利益最大化,又有谁在乎此丹的去向。

玉简内说了一大堆有关于安灵丹的前因后果,至于功效,却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带过:暗灵丹,对于修炼暗属性气海者有奇效。

知晓此丹药的来由,林宸本对此丹生出莫大的好奇心,心中暗暗想着,若有机会,定要为自己备上一颗。

.....

一路上,遇上不低级妖兽,在丁力强的辅助下,众人猎杀了不少妖兽,对战经验也有陆明显提升,期间,荣田田独自猎杀了一只体型如同人高的鬣鼠,兴奋了整整一个下午。

走走停停,又到夜晚。

大家兴致勃勃的讨论着彼此的战绩,而林宸本则是闭目打坐。

今夜,他决定将‘大暗黑手’练至入门。

花了半个时辰,心法口诀已熟记在心,只差实践。

林宸本向丁力强打了声招呼,便消失在密林中。

找了一处山坳,临时挖出一个山洞,贴上敛息符阵,林宸本进了五行界。

直至天已大亮,林宸本才匆匆忙忙赶了回来。

众人并未问起,应是从丁力强那得知了林宸本外出的消息。

在五行界,整整一天半的时间,方才将体内最大的隐患给解决了,此时体内的暗黑之力不再受三目兽的控制,已完完全全属于自己,当然,整个过程当中,少不了五行碑相助。

另外,大暗黑手也初步练成,至于这法术到底如何,他自己都揣着一份期待。

一行六人继续往西方而行,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赶在天黑之前见到天渊。

也就是这一下午,有了林宸本之前提供的大量灵石,蒙巴境界顺利的晋阶一级,达到开元境三层,而荣田田进步则是最大,突破至开元境初期。

其他人也有不小的提升。

六人当中除了林宸本与丁力强,众人实力大增,故而耽误不少时间,直至天黑之时,也并未赶到天渊边缘。

“大哥,要不我们连夜赶路,相信天亮前能到。”蒙巴询问道。

“贤弟,听说天渊附近并不安全,特别入夜后,凶险无比,往日,天兽山脉常有历练之人在天渊附近失踪,且皆有去无回,所以,天渊还有一个别名称之为‘噬人之地’,丁力强看了看众人,颇为担忧的说道。

“好的,丁大哥,为了师弟师妹,那我们在子夜时分,便不再前行,好生休息。”

正当众人继续往前。

林宸本的神识之内,出现数人。

此处临近天渊不远,那种压制之力明显弱化了许多,林宸本的神识覆盖范围见广。

待得探查一番,前方七八里处,足足有七八人围在一起,静止不前。

“大家小心,前方八里,有一队人马,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我们最好潜行过去。”

今夜无雨,明月如霜。

吩咐大家贴上敛息符,由林宸本领头,众人穿梭在密林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