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飞朝着陈阳走了过去,随后他从怀中掏出了一张支票,直接扔给了陈阳。

向飞淡淡的说道:“这张支票上金额随便填,拿到支票之后立即给我滚蛋!”

“若是在平时,你这种蝼蚁,我连看都不会看一眼,更不会和你有任何交集,也不会随意舍弃你这张支票,但是,你很荣幸,拥有如此漂亮的一个未婚妻!从现在起,拿着支票滚蛋!”

“若是不依。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滚出去!”

向飞霸道的看了眼陈阳,随后转过头,神情冷冽,不再理会。

对他来说,陈阳不过是一个生活在底层的垃圾,他眼角余光都不愿意多看这种人一眼。

但是,为了苏雅,他可以忍受和这种低等人说话。虽然这会降低自己的身份。

周围的那些公子哥白富美全都议论纷纷。

“这就是向大少的威力吗?果然就是霸气,不愧是咱们金陵市第一豪门公子哥!”

“这女人也太幸运了,竟然能被咱们得向少,如此的追求!要知道,在以往可都是女人主动追求向少,任凭向少挑选的,没想到这一次向少竟然主动出击了!”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呀?太心机婊了,从苏市一来到咱们金陵,就把向少的目光给抢走了,这女人定然不简单,绿茶段位至少10级!”

“等回去就查一查她的底,到时候咱们约好一些姐妹,把她的老底给扒掉,凭什么她一来到,就抢走向少所有的关怀和在乎!”

周围的声音议论纷纷。

但是没有一个人在意和关心陈阳,大家都彻底的忽略了陈阳这个人的存在。

即便是向飞做事情如此的霸道,但是在众人看来也不过是觉得向飞很性情,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觉得苏雅很走运!

陈阳看到这一幕,嘴角冷笑了起来,原来这世间黑暗如此的浓密厚重,这里再也没有穷人的生存之地了吗?

苏雅紧紧的抓着陈阳的胳膊,她忽然间后悔了,她不该来到金陵市,她发现离开了苏市,到了这省会大城市之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这里的人霸道,理所当然,无所不用其极,他们的思维,他们的气场,远远不是自己能够比拟的!

地上的陈浩宇,此刻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他发现,自己这一趟来的实在是太值了!

陈阳这个混蛋在苏市呼风唤雨,但是来到金陵,一开始就吃瘪了,完蛋了!

自己无法对付他,但是现有向少到来!

向家在金陵可是地位斐然,他们是第一大家族,虽然不是最富裕的,但是却是最古老,最有能力的,家族人脉盘根错节,是绝对的超然大家族!

现在陈阳得罪了向飞,那么,陈阳已经无路可选,要么选择不答应向飞,他接下来,会死无葬身之地!

要么选择答应向飞,那么陈阳就会变成一个穷光蛋了,他就再也没有苏雅这种女人作为后盾了!

爽!

真的是太爽了!

陈浩宇忍不住的哈哈的狂笑,在他看来,陈阳已经是困在笼中的绵羊,根本毫无反抗之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