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已经下了两天两夜。

风阙立在千云亭中望着远处,这天色并不算阴沉,为何不见雨势有丝毫减弱,更没有要停的意思,到底是何方龙君玩忽职守,把自己的华胥国折腾成这般模样!

白光炫影,纳雪已然立在声旁。

风阙竟似毫不意外,背着云袖问他,“你来的正好,你可知是何方……何方神圣搅得这风云不宁……”

纳雪似在跟谁生着闷气,半晌才开口,“这天……恐怕是漏了。”

风阙歪头看着他,这可不像他印象中的纳雪,说起话来没个来由,“的确,若不是漏了,怎会莫名其妙雨下个没完?可怜了城中百姓……”

风阙虽在第一时间就在前殿召集了朝臣,安排了一应救灾事宜,还分派兵力部署营救险处灾民,但这雨百年不遇,又来得毫无征兆,一时倾注举国财力人力物力也是捉襟见肘,险情应接不暇。

见纳雪不语,风阙又追问,“师尊他可知此事?可有良策?”

“师尊知道,他说……他说……”

风阙觉得今日纳雪果然不对劲儿,吞吞吐吐怎会是昔日玄圃中的纳雪神君?“师尊到底说什么?”

纳雪竟咽了一下口水,垂目看着亭前石阶嘀咕着,“说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下着下着也就不下了’……”

“咳咳……”风阙是被他的话呛着了……昔日只觉得两位神尊成日在一起谈笑风生,互相恁怼,十分亲切随和,只是几百过去了,凌虚神尊的真性情还是让人难以琢磨!

“既然如此,我风阙自当竭尽所能救助百姓,只是若有……”

“这个不用你说,我玉山弟子前日就已隐在城中各处,出手相助了。”

风阙感激一笑,“又欠了你的……还没有机会谢你之前送了龙雪丹来,虽大恩不言谢,我风阙今日还是要谢你,只是这恩情此生怕是没机会报答了……”说着说着,风阙不免有些伤感,双眸升起雾气。

纳雪见他情绪低落,转开话题,“只顾着和你说话,怎么没看见持琴师妹?”

“她前日送我回来就不见了踪影……”提起牺儿,风阙更加落寞。

“怎么一直没回来吗?前日她的确与我玉山子弟在一起,可早该回来了呀?”纳雪隐隐担心。

“牺儿昨日傍晚也回来过,可没停一盏茶的功夫又走了。”

纳雪纳闷儿的一笑,“呦,这倒是叫人意外,她此时不是该寸步不离的守着你的吗?”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风阙呆呆看着远处,像是小凤凰的身影就在花墙之后,随时都会出现在眼前……想起前日在不周山洞中,自己如疯入魔的将她压在身下……风阙一时无法自处,面对纳雪,竟有几分难堪。

“你也不用多虑,想是她西海有事,或是在王城之中也说不定,我可帮你去问问。”纳雪一片真心,知道此时的风阙已经时日屈指可数,定是希望能多和师妹守在一起。

“那自然是好……”自己的软弱无助暴露无疑,风阙尴尬的笑了一下,目光移向别处。

纳雪从辰元宫出来,立在云头,正思量着该到何处去寻师妹,忽听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三师兄!”

“师妹!”纳雪迎上前去。

“三师兄可是要替风阙问我这两日都在忙些什么?”

纳雪不禁一愣,随之一笑,“你刚才就在千云亭中?为何不现身相见?”

凤里牺面色凝重,迟疑了一下,开口问他,“纳雪师兄,你可是我凤里牺能绝对信任之人?”

纳雪盯着一脸认真的小师妹,“师妹此言何意?”

“你还没有回答我。”

“当然是。”

凤里牺神情释然,“我也知纳雪师兄重情重义,偏有此一问,倒显得多余。”

纳雪还是迷糊的很,“师妹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不妨说说。”

凤里牺淡淡一笑,“也没什么,我只是需要离开三日,这三日想将风阙托付于你照顾,希望师兄无论如何护他周全,等我回来。”

“这有何难,他已经服下龙雪丹,再每日以精气调理,必定能撑过三日。只是算下来,这恐怕已经是他最后的时辰了,难道还有什么天大的事情,让你不能守他最后几日?”纳雪实在不明白。

“我自有道理……只是他若问起我到底去了哪里,师兄打算如何告诉他?”

“我……”纳雪竟一时语塞,是啊,该如何告诉风阙,一个将要灰飞烟灭之人,他怕是闭眼之前都不会见到心爱之人,如此一来,岂非此时就要他心灰意冷,难以支撑……

凤里牺眼中闪出泪花,“若他问,师兄可告诉风阙,我想起了飞瀑寒潭……”

“飞瀑寒潭?”

“是,玉山上的飞瀑寒潭。那日并不是师尊告诉我玉山上正好有这样一个地方,而是我想起了从前……”

纳雪吃惊的看着师妹,眼中升起星空一样的熠熠光辉,“你当真记起了玄圃岁月?那你也记得……记得我了?”

凤里牺垂目半晌,抬头看着纳雪,“我只想起了最初是如何来到玄圃,后来的事确实记不清了,但雷泽师尊与你,我是记得的。”

“已经很好了,很好了……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想清楚,不要急于一时伤了心神!”纳雪虽高兴她记得雷泽神尊,也记得自己,但也担心她万一突然想起七百年前大火中惨烈的一幕会真的受不了。

“还有一事,师妹应该如实相告。”凤里牺背对着纳雪,“风阙前世,是已经化出人形的伏羲琴。我与他在玄圃之中相遇,彼此倾心,那飞瀑寒潭就是我二人常去的地方,只是后来……后来的事我记不清了。”

纳雪静静听着,静静的回忆着,静静的接受着。

凤里牺转过身来,“师兄,如今细想风阙从灵池中醒来的一些言行,我猜他也已经记起了玄圃中的希儿,若果真如此,我这三日不在他身旁,师兄不妨以实情相告,他必定想要亲口问我到底记起了什么,记得多少……以我对他的了解,撑过三日不放弃,应该没问题。”

纳雪喃喃念道,“看来师妹已经为他考虑的很周到了,师兄照办就是。伏羲琴……”想想这许多年来自己的种种猜测,竟没一个是靠谱的,不觉平添了几分落寞。

“希儿谢过纳雪师兄!”凤里牺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仰起头来望着远处苍茫白雨,“这雨……也该停下来了。”

纳雪还是有些不放心,“师妹离开的这几日,到底要去哪里?”

“是我自己必须要面对的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其实玉扇在你手中的样子,挺好!”说完凤里牺不见了踪影。

纳雪长长舒了一口气,胸中还是觉得堵得慌。呆立云头半晌,折返回了辰元宫,见风阙正在前殿与朝臣议事便没有搅扰,独自在千云亭等候,脑海中往事一幕幕浮现,竟丝毫没有关于伏羲的记忆,如今看那小凤凰神情,玄圃中与伏羲的两情相悦已是不争的事实,两人兜兜转转了近千年仍彼此痴心一片,可见是这缘分天定……

雨中一行人撑伞从花墙后绕出来,风阙抬头已看见纳雪,“难道是已经有了牺儿下落……”念及此处加快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