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言微微有些惊异。

印象中,小时候父母是经常出门,而且一消失就是十几天甚至一个月。

慕言更是被姐姐养大的孩子。

但是,直到父母彻底不见,他和姐姐都才几岁大,完全是没有能力的孩子。

“慕枫对于我来说,也是神秘莫测的存在,我对他又敬又畏。他消失一年多,外界都传闻他死了的时候,我才敢将公司改在我的名下。”北振堂说着,语气中却不掩饰对慕枫的恐惧。

慕言默然,看来北振堂知道的并不多,他也只是个追求权利的人。

“现在说说你儿子的事吧,你们是怎么和炎罗天勾结在一起的?”慕言问。

北振堂似乎陷入了对往昔的追忆,微叹道:“十年前,寒儿还是个十五岁的孩子,没有踏入斗武世界。”

“但是某一天,他忽然跑来对我说,‘爸爸,能不能把新公司的地址建在我喜欢的地方?’,我当时就愣了,寒儿从小就向往斗武世界,喜欢武道,对开公司和商界一点兴趣都没有,如今怎么会主动提出这个要求?”

“于是,他带我去了一个地方,这里是一处棚户区,有些偏僻。老实说,于心底我不喜欢把公司大楼建在这,我心中有更好的位置选择!但这时,突然冒出一位灰袍人……”

听到这,慕言面色凝重,轻咦道:“灰袍人?”

北振堂点点头:“他每次出现都穿一身灰袍,连自己脸都蒙住,我现在都不知道他的真实样子。”

“当时灰袍人告诉我,寒儿是个练武奇才,他已经收寒儿为徒,传授了他很多本领。等到十六岁觉醒斗魂,进入斗武世界,寒儿一定会成为备受瞩目的天骄。”

“他又告诉我,他不是联盟的人类,来自斗武世界一个神秘的地方。此地与联盟仅有一个连接的传送阵,便在这棚户区中。所以希望我能把新公司建在这里,方便他们来往传送。”

“当时我心里是拒绝了,谁知道这灰袍人是什么来历?但是寒儿就像被灌了**汤一样,非得要我听灰袍人的话,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买下这块地界,拆迁了棚户区,建起百米大楼。”

“从此以后,我的生意越做越大,但凡有竞争上的对手,都是灰袍人出面,不知道是警告还是用了什么手段,再也无人敢和我作对,甚至连滨江市的九世家,都拿我没办法……”

“其实这些年,我虽然在商场春风得意,但总感觉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把自己的灵魂祭献给了魔鬼,我说到底就是他们的工具,还赔进去一个儿子,他们甚至在我身边安排一个寒儿的傀儡,你能想象出我的生活吗?”

北振堂讲述完,表情变得异常痛苦。

慕言一阵无言,照这么看来,北振堂确实很可怜。

成为炎罗天驱使的鹰犬,被他们遥控。

但是可怜之人也有可恨之处,若是他当初不夺取公司,就不会发生这么多后来的事。

说到底,自作孽不可活。

“拉下去吧。”慕言招呼门口的剑侍。

北振堂被拖走的一刹那,扭头看向慕言,道:“慕言,我知道你恨我家入骨,但是你要相信,我儿子是被炎罗天利用的,他当时才十五岁,还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求求你看在一个可怜父亲的身份上,饶他一命。”

慕言道:“北决寒我们还没有捉到,你就这么确信他最后会落到我们手中?”

北振堂道:“寒儿的妈妈走得早,我又很忙疏于管教,才让他走上歪路。炎罗天一直在蛊惑人心,早晚会遭到报应,我希望你们能胜利。”

慕言摆了下手,北振堂被彻底带走了。

江北集团虽然倒下了,但是事情还远远没有解决。

最关键的是,自己父母的事,还是没有头绪。

慕言自语道:“还是先把炎罗天解决吧,既然成了总帅,总要为同胞做一些事。”

……

江北集团总部,已经被彻底查封。

大楼外设立了一道道的防护。

在一楼某处神秘的房间,这里便是传送阵的位置。

被治安局,里三层外三层的团团围住。

他们二十四小时盯着传送阵,生怕出现异动。

这个白蒙蒙的法阵,仿佛是地狱的入口,谁知道会冲出什么邪魔。

但是,大家还是都比较镇定,因为有一位天尊级高手坐镇。

他是治安局的副局长沈邦,虽然年纪大了,但姜是老的辣,精通刀术和热武器,阅历丰富,为了联盟的安危,做出卓越贡献。

忽然,传送阵漾起一道道波动。

“不好!似乎有东西传过来了,全体戒备。”治安官们举起武器,枪口对准传送阵。

沈邦霍然起身,两米长的大刀横于身前,散发出千军万马冲锋陷阵的煞气。

他虽然发须斑白,但是实力强劲。

传送阵的光芒越来越炽烈!

可以隐约看到有虚影在晃动。

“攻击!”沈邦一声下令。

顿时,无数子弹射出,宛如火焰编织成的大网,向传送阵打去。

如此强大的火力,便是一头凶兽冲出来,也会被打成筛子。

硝烟四起,滚滚气浪,排空直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伴随着沈邦的一声停,大家才停止攻击。

这时,浓烟散去,却看到传送阵上隐约站着几个人影。

“联盟的枪和子弹吗?还不够给本少主热身的呢!”一个修长的身影在哈哈大笑。

沈邦一听,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其余治安官也都十分紧张。

这么多子弹,宛如弹雨,就算是天尊也够受得了,对方竟然毫发无损?

“哈哈哈!”

一阵放肆长笑冲出,紧接着一股灼热的火浪席卷八方。

却看那人影陡然间变成一道巨大的火凤,身长几十米,展翅足有百米,十分庞大。

伴随火凤的出现,巨大的身躯直接将房间挤爆了,所有物质全部在火焰的焚烧下,化成灰烬。

治安官们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火凤撞破房间,凤目狰狞,带着狂傲,口中吞吐超高温烈焰,焚烧一切。

外面包围的人们,一触到火焰,一个个被瞬间点燃。

整个一层,瞬间变成炼狱火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