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慢慢悠悠的将秦珝刚刚说的话,换了一个说法,跟李承乾讲了一遍。

李承乾一听。

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尼玛是什么当皇帝变得轻松的主意啊!

这特么的是把当皇帝的活分担到了太子的身上了啊。

这大唐的太子是谁啊?

我啊!

我的命好苦啊!

李承乾直接就原地爆炸了好不好。

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父皇,你怎么能够有这样子的想法呢?”

李承乾对李世民说道:“儿臣年幼,根本无法为父皇分忧啊。”

“……”

李世民感觉他的心很累。

我怎么生了这么个混账啊!

不想当皇帝就算了,还不想给朕分忧。

哪有这样的太子啊!

“你这个混账!”

李世民直接一巴掌拍在了李承乾的身上,然后对他说道:“你这个混账东西,给朕滚!”

“哦!”

李承乾听到李世民的这个话之后,顿时就跑了。

等到李承乾跑了之后,然后李世民看向了秦珝,然后说道:“你看,这就是朕的太子,你说的那个计划根本就没有用。”

“……”

秦珝也是相当的无语。

这跟我的计划有什么关系啊?

这明明就是你的儿子不给力好不好?

这锅我不背的!

“这跟我的计划没有关系,实在不行,你换个太子也行啊,再说了,不是还可以搞个天策上将出来嘛。”

秦珝翻了个白眼,然后对李世民说道:“这些东西都要看您的想法的啊。”

“……”

李世民不说话了。

这再搞个天策上将出来,然后再来个兄弟阋墙?

搞个毛线啊!

“您不用什么事情都自己去亲力亲为,只需要好好的教导您的皇子们,让他们去帮你做事,您可以从他们的表现中来挑选最适合的人继承您的皇位的。”

秦珝看着李世民,然后说道:“优胜劣汰,这样才是长久之道啊!这样子,您可以不用那么累,还能挑选出谁最适合继承您的皇位,这样一举多得,难道不好吗?”

“好?”

李世民看着秦珝,然后说道:“诸子夺位,祸起萧墙,你跟我说好?”

“您认为这个可以夺位?还兄弟阋墙?”

秦珝笑了笑,然后说道:“如果这些皇子,如果做得不好,您可以收回他们的权力,然后将这些权力转移到做得好的皇子身上。

长此以往,您认为还会发生夺位的事情吗?

还有一点,那就是能够夺位的皇子,必然是能力出众的皇子,成功了难道他就不是你儿子了?”

“……”

李世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朕担心的是,这样子的话,会消耗大唐的国力啊,夺位的事情一出来,大唐国力削弱,番邦外族如果伺机而动,那该如何是好?”

“不!”

秦珝摇了摇头,然后对李世民说道:“您想多了,只要您将最重要的东西掌握在手中,那样子,你就能永远的掌控局面了。”

“什么东西是最重要的东西?”

李世民看着秦珝,一脸不解的问道:“难道是钱吗?”

“不!”

秦珝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是我即将训练出来的三千兵马。”

“……”

李世民听了秦珝的这个话之后,顿时就无语了。

随后李世民笑了笑,然后对秦珝说道:“你说的这些事情,再议,现在来说说你练兵的事情吧。

朕准备给你三千兵马,朕要看看你练兵!

对了,扶朕一把,朕脖子抬得有点累了。”

秦珝看着躺在地上的李世民一脸无语,上前一步将李世民扶了起来。

不得不说,李世民的身体素质就是好。

当秦珝扶起了李世民之后,李世民很快就拜托了麻木,站了起来。

“你小子的功夫有点好啊,朕跟你对了一拳,竟然全身都被震麻了。”

李世民看着秦珝,倒也没有动气,而是说道:“朕现在真想看看你练兵究竟怎么样!”

“你给我准备兵马吧,我倒要看看陛下精挑细选出来的将士的基础到底怎么样!”

秦珝笑了笑,然后直接说将士的问题了。

关于刚刚李世民所说的震麻了的事情,秦珝不想说。

总不能告诉李世民,刚刚自己开挂了吧。

李世民很快就离开了,准备兵马去了。

当李世民离开之后,杨婉清就来了。

“我刚刚看到了,你把李二给打了,真爽!”

杨婉清笑眯眯的对秦珝说道:“要不下次你把他打晕,然后我来下手,干一票大的?”

“……”

秦珝直接无语了,看着杨婉清,然后说道:“你的姑姑刚死,你还开玩笑?”

虽然不知道杨婉清到底是隋炀帝的女儿,还是李建成的女儿。

既然杨婉清自己说自己是隋炀帝的女儿,那姑且就认为她是隋炀帝的女儿吧。

义成公主乃是隋炀帝的妹妹。

也就是杨婉清的姑姑。

“不管她,反正从来没有见过,没得感情,死了就死了吧。”

杨婉清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秦珝听了之后,眉头抖了抖,然后说道:“你跟你爹也没有见过面吧,你怎么这么想着给他报仇?

还有啊,你姑姑也跟你一个想法,现在她的下场你也看到了,前车之鉴呐!”

“……”

杨婉清白了秦珝一眼,然后说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是她,我是我,她想的是复国,我想的是复仇,不一样的!我的任务简单多了。

你知道嘛,我刚刚从我叔父那边打听到了一个消息,我有办法颠覆整个大唐了。”

“你叔父?”

秦珝愣住了,杨婉清自认为是隋炀帝的女儿,她的叔父也就是隋炀帝的兄弟啊。

“没错!”

杨婉清笑眯眯的看着秦珝,然后说道:“我叔父可是很厉害的,他跟我说,这天下李唐的天下最后会被女人夺下,我感觉这个就是在说我!”

“……”

秦珝看着杨婉清的笑容,直接翻了个白眼:“你也不照照镜子,就你?”

“我怎么了?”

杨婉清反问道:“我感觉肯定是我!除了我还有谁能够做到?”

“女武代王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知道吗?”

秦珝对杨婉清问了一句。

“你!”

杨婉清惊悚的看着秦珝,然后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叔父算出来的谶语?这句话难道不是说的一个武功高强的女人能够颠覆大唐吗?”

“……”

秦珝懵逼了。

这句话还能这么解释的?

卧槽!

小姑娘,你的脑洞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啊!

“你就没有问一下你叔父,这句话真的意思吗?”

秦珝笑了笑,然后说道:“你还是好好的问问你叔父去吧。”

“不是这个意思?”

杨婉清看着秦珝,然后问道:“那么你说是什么意思?”

秦珝翻了个白眼:“我干嘛告诉你啊!”

杨婉清对秦珝说道:“我用一个秘密来跟你交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