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搞笑的肢体动作以及那特.工般的语言,直接让对方笑场了。

只听那柜台之内的人笑呵呵的说道:“这位帅哥,您是不是走错铺子了?”

“我就是这里的老板,你让我去通报我自己吗?”

“还有,我们这里也没有叫陈吴峥的人啊!”

可胖子则是一指他身后不远处的门帘道:“你敢不敢让我们进去?”

胖子的话音刚落,就听见男子道:“哪里来的神经病,你再不出去我可就要报警了啊!”

我连忙拦住胖子道:“你今天拿的那青铜鼎呢,拿出来啊……!”

胖子哼了一下,掏出那残破的迷你青铜鼎,让男子看。

“看到没有,这就是信物,我们真有要紧事,赶紧让我们进去……!”

可谁知,男子紧紧是瞥了一眼便道:“一个连赝品都算不上的旧货也好意思拿到我这里炫耀,我看你们不光是神经病,还是自大狂!”

“赶紧给我滚蛋,否则我真报警,告你私闯民宅了啊……!”

没错!

我跟胖子是被人给轰出来的。

被轰出来后,胖子还不服气,想要回去找对方理论。

我直接拉住了胖子道:“没用的,别去了!”

胖子看着我问道:“那现在咋整,好不容易得到的线索,就这么废了?”

我摇头道:“当然不是,咱们等天黑,天一黑就从回乡路走,咱们不能再等晚上寅时了,我怕事情有变啊!”

“你跟着二叔跑江湖的时候,有没有跟着他来过这里?”

胖子想了片刻道:“我是没有跟着他一起来过这里,但他有没有自己来过这里我就不知道了!”

夜晚很快降临!

我跟胖子两人在一家沙县小吃,直接赖到了人家打烊,这才从店里出来。

此时四周的街道除了刷刷而过的车辆,以及道路两边的昏暗灯光之外,冷清得吓人。

但要说冷清,还属我们斜对面那条犹如深渊巨口般的乌黑街道。

我没想到回乡路晚上竟然连路灯都不开。

胖子道:“咱们出门可没带家伙啊!”

我从背后抽出镇棺尺道:“不好意思,我带了!”

胖子一瞪眼道:“木阳,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道德?你带防身武器,不提醒我让我也带?”

“你们吴家八大金刚咒一出,金刚护体,直接是铜墙铁壁,谁能奈何你?”

我说完便朝着回乡路走去,刚一踏入回乡路,便是一股子刺骨的冷风使劲地往脖子里面钻。

条件反射地缩了缩脖子,口中低语镇棺尺的口诀。

当镇棺尺上散发出一阵阵蒙蒙青光之后,我这才感觉好那么一点。

可是当我刚一抬头,差点没给我吓得当场尿失禁了!

胖子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的正对面。

我抬头的时候,镇棺尺上的青光刚好打在了胖子的脸上。

配上胖子那猥琐的笑容,宛如地府中的恶鬼窜了上来一样。

“你大爷的,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

我直接一把推开了胖子,冲着胖子道:“站那干嘛,还不赶紧走!”

可胖子虽然被我给一把推开了,但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见状,我心中咯噔一下,就觉得大事不妙。

镇棺尺直接朝着对方胖子身上打了过去。

镇棺尺直接穿透了胖子的胖子的身躯,却没发出丝毫的波动!

“胖子……”

我冲着周围喊了一声,路口处已经没有了胖子的身影,此时又出现这般怪异现象。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青光显!”

我镇棺尺的青光笼罩住我全身的时候,我这才闭眼,咬破手指念动咒语开启法眼。

这每次开启法眼都要咬破手指,如果不是当初那画中仙,我的右手岂能伤口愈合得那么快。

想要动不动就开法眼简直是痴人说梦!

当法眼打开的那一刹那,四周的环境顿时大变样。

虽然我就算开了法眼也不存在什么夜视功能,该看不清路面依旧看不清路面。

既不能透视也一样不能透视。

但却能看到一些正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在我的不远处有一团团幽暗的鬼火漂浮在半空中一动不动!

这种鬼火看起来有亮光,但却不能照射到四周的黑暗。

当我看到这一团团鬼火的时候,顿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

怪不得这里阴气极重,但却没有任何不好之感。

这都是有人故意把这些怨魂,或者说是亡者之念集中在了一起。

这些鬼火,有一个特别好听的名字。

幽火!

之所以叫这样一个名字,是说,这些鬼火其实都是人的意念或者说是魂魄所化。

说法不同意思一样。

幽火,没有实质性的伤害,是一些风水师用来看家护院的东西。

这种东西是需要培养的,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具体看用来干什么了。

只是这幽火有一个很大的弊端,就是无法带走,无法移动,只能在原地。

这样对于大部分风水师来说的话,这个幽火就显得相当的鸡肋了。

但如果呆在幽火的范围之内的话,那可以说是直接立于不败之地了。

幽火的最大特点便是,变化万千,虚体攻击,伤害不大,却能让人精神衰弱,丧失威胁风水师的能力!

在这里一般法器,道具根本没用,对付幽火的最好办法就是不去理会,更不要主动去攻击!

可理论这东西,有时候大家都懂,但却不是人人都能运用得当的。

远处已经传来了打斗与吆喝声。

而所谓的打斗自然是胖子在自娱自乐了。

我手持镇棺尺,运起归息**,心中默念,棺山镇心诀,一步步地朝着胖子的方向走去。

当路过一团团幽火的时候,耳边总会传出各种各样的笑声。

这笑声有小孩的,也有大人,老人的。

但对此我都是微微一笑,当作没有听到一样,朝着前方缓缓而走!

十多分钟后,我终于看到了胖子的身影,他此刻虽然不是很狼狈,但却有些喘。

看他双手捏诀,以及满头大汗的样子,显然那八大金刚咒他已经施展了不下两次了。

我冲着胖子喊了两声,想要叫醒他。

可他根本就没有听到我的话,依旧在那对着一团幽火怒吼着。

一边怒吼,还一边准备用八大金刚咒。

我连忙上前,拍了胖子一下,同时准备告知胖子把天眼通打开。

可就在我拍了胖子一下的瞬间,胖子竟然反手就是一拳。

我躲闪不及,被胖子给打了结结实实,一屁股坐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