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侵掠战、量子信标、单向临时量子传送通道,开启消耗和传送消耗等等这些,许退都是做过功课的。

和赵海龙、骆慕容做过商议的。

这两位,一个参加过一次,一个也有所了解。

商议中,三人确立了几个关键点。

量子信标很重要,能拿到就要尽量拿到,拿不到,合作也可。

但合作,得有一定的基础。

太空侵掠战,为什么要用侵掠二字?

自然是分为侵和掠。

侵就是入侵战斗,掠,就是掠夺收获。

主要目标,其实是那些大小行星上的各种珍稀资源。

这么多年的发展和开采,无论是蓝星还是月球,尤其是那些不可再生的矿产资源,已经临近枯竭。

如果基因大时代下要用的很多珍惜矿产,蓝星跟月球早已经枯竭甚至之前压根都没有。

这也是火星内有明争暗斗无比激烈的原因。

但火星的矿产,也只能弥补一部分矿产缺口,不少珍稀的矿产,火星压根没有。

例如如今应用最广的械灵合金,主要来源还是斩杀械灵族缴获,纵然人类早已经解析出了械灵合金的成份甚至是制造工艺,但缺乏原矿。

若是能够获得大量的制造械灵合金的几种重要原矿,那么人类在械灵合金的应用上,就能跃升一大步。

硬度、韧度、延展性、记忆性等等,都可以根据不同的应用侧重不同的特性。

太空侵掠战,可以说是蓝星的极其重要的战略行为。

挖掘采矿这件事,都由全自动采矿机器人处理。

运回来,最早也是通过量子信标建立的单向临时量子传送通道运送的。

原本是六大联区的特战团,一起用的。

但问题来了,谁先谁后,先人还是先货、收获、消耗等等因素,包括侵掠战中各特战团的采矿积极性等等。

就形成了现在的特殊情况。

侵掠战中,特战团能够拿到成比例的收益,收获越多,分成越多,但通道的使用先后权,还有消耗一直是无法中和的矛盾点。

量子信标数量极其有限。

后来,就采取了市场收段。

唯有利益,才能满足人心,才能减少争端黑手。

当然,这种收取传送费用的市场手段,是有着几十条详细规则限定的。

毕竟,蓝星六大联区,名誉上是一体。

内部可以争,但这个争,必须限定在一定范围烈度内。

也正因为此,既便是合作,合作条款也必须谈妥。

毕竟,这关系许退特战团所有成员的收获。

要不是为了这些收获,谁会冒着生命危险的参与太空侵掠战?

就是为了获得大量的战力和资源。

尤其是赵海龙等人,到了基因进化境,没有大量的修炼资源,想在突破到基因嬗变境,基本不可能。

太空侵掠战的平均伤亡率一直在百分之十左右,但也有例外。

比如去年的昊天特战团,战死率就达到了百分之十六,导致今年被扣了一个量子信标争夺参战名额。

要不然,昊天特战团与许退合作的需求不大。

查阅大量资料,还经过了阿黄的核算,许退与赵海龙等人,定出了一个合作底线。

可以让出参战名额给昊天特战团,但是通天特战团成员的基础通行费必须全免,缴获通行费五折或者六折。

最重要的一点是,通行序列,必须是除昊天特战团成员外,最优先!

当然,许退跟赵海龙、骆慕容也商量了不合作的情况下参战人选。

人选,自然是从赵海龙与许退当中,二选一。

最终,决定要参战的话,人选就是许退。

一来是目前来看,许退实战最强。

二来,许退想亲自尝试了解一下这争夺量子信标的特殊环境下的实战,到底是怎么回事!

今天失败,并不可怕!

毕竟通天特战团初成,但要为明年打好基础!

......

七月十七号,地外基因进化大学实战训练场。

各特战团的参与争夺人号与部分成员,准时集结。

新成立的通天特战团略土一点,大家伙都没有参与过量子信标争夺战,所以过来开开眼,围观一下,做个吃瓜群众。

相比之下,其它特战团,也就来个七八个人。

“怎么样,考虑得怎么样?”许退等人刚刚抵达,昊天特战团的沙樾就赶了过来。

“考虑的怎么样?现在还来得及?”沙樾忙问道。

许退也不啰嗦,将昨天他们几人商量出的三个条件,一一列了出来。

三个条件一出,沙樾眉头就是一皱,“许团长,你们要求太多了,减一减?”

许退摇了摇头,立场很坚定!

“这三个条件,我需要请示一下团长。”沙樾说道。

沙樾快速返回了昊天特战团人群中,一个男子忽地看地抬头盯了许退一眼,眼神略有些森然。

更让许退骇然的是,这人的左眼中,竟然有雷光闪耀。

这不是幻觉。

这是真实存在的。

这是什么天赋能力?

看沙樾那恭敬的样子,许退知道,这人肯定是昊天特战团的团长阮达。

行星级强者阮天祚的孙子!

一分钟之后,沙樾再次过来。

“许团长,我们团长说了,可以再次让步,只要能合作,基础通行费与缴获通行费费率,全部六折!

但通行优先权,不能拍证,我们只能保证,你们通天特战团,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另外,团长说了,如果你答应合作,你们将获得我们昊天特战团的友谊!”

说到这里,沙樾顿了一下,笑眯眯的胖脸上,透着森然,“反之,你懂的!”

“卧槽,你们这还威胁上了?”一旁的崔玺怒了。

沙樾不作任何解释,挂着天然笑的胖脸,定定的看着许退。

许退身后,赵海龙、骆慕容、晏烈等人的神情,都是一变。

合作还没黄呢,先威胁上了。

这昊天特战团,也太过霸道了吧?

许退原本还在盘算昊天特战团开出的价码呢,还想着大局的事,毕竟都是华夏区的事,双方各退一步,也是可以的。

但此时听到沙樾的威胁,也是心头火起。

“如果你们昊天是这个合作态度,那就此作罢!正好我也去这特殊实战场走一遭!”许退断然拒绝。

任何合作,如果一开始就没有一个平等的态度,那这个合作,就会越来越变味!

“当真?”

沙樾胖脸上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许退冷笑回应!

沙樾眯眼一笑,转身离开,刚离开两步,又回头道,“许团长,如果你们这么不上道不讲大局,那就别怪我们到时候立门槛!

到时候,将你们的通行费用,提升到允许的最高范围,你可别怪我们不仗义!”

“你们拿到量子信标再说!”

“哼!”

沙樾怒而离开。

许退看了一眼太一特战团的方向,有心转而与太一特战团合作,毕竟所谓的大局,也不能完全忽略。

但是太一特战团的戴一舟,也正抱臂看着许退,一副饶有兴趣等待许退上门找他们谈的意思,没有任何联系许退的意思。

昨天拒绝,今天再找他们上门谈,条件只会比昨天更差,还要丢人。

一瞬间,许退就怒了!

去特么的大局!

都特么的是孙子!

管它浪费不浪费名额,先战一场试试水再说。

大不了多花点通行费用而已。

再说了,量子信标也足有三个呢!

之所以进行特殊环境下的实战,检验的,就是各特战团保护量子信标的能力。

要不然,被敌人毁了或者丢了,那给了量子信标也没用。

在接下来的十五分钟内,昊天特战团的团长阮达,每过一分钟,都会看一眼许退。

他想知道,许退会在会改变主意。

当地外基因进化大学校长蔡绍初出现在实战训练场的时候,代表着最后的合作可能,也没了。

阮达的脸色,瞬地一沉,看向许退的目光变得极度森然!

不过只是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可以了吗?”

蔡绍初来了,没有任何一句废话,就问了一句。

一旁组织的总教官黑塔连忙道,“报告校长,各特战团参战人数,已经全部到齐。

一共十四支特战团,参与争夺量子信标的特殊实战人数,应到四十二人,实到四十二人。”

“出列。”

“所有参战人员在出例,左侧集合!”总教官黑塔高呼!

很快的,四十二名参战人员,就集合在了一起。

这时候,许退才发现,所有参战人员中,就他一个基因突变境,其它人,感应到的气息,全是基因进化境!

总教官黑塔的声音再次响起,“特殊环境下的实战规则,所有参战单位,遇袭强度,因为人数不同,每多一人,会有百分之三十的递增。

而且随着时间的递增,遇袭强度会不断的增强,支撑时间最长的三个特战团参战代表,将获得量子信标。

战斗基础时间为半小时,半小时后,如果没有决出量子信标的归属,战场将进入合并变化,各特战团随机厮杀。

最后三波幸存者,获得量子信标。

所有人战斗中,只允许服用一瓶B级能量活性药剂,允许动用源晶增幅类基因武装。

但不允许使用一次性消耗性的保命应急手段。

接下来的实战中,能力无限制。

战斗中死亡,也不会影响到生命。

一切,以实战为出发!

有问题者,马上提问,无人提问,即视为无疑问!”总教官黑塔一副军训作风。

集合的人群中,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总教官黑塔见状,又大声道,“特殊环境下实战即将开始,有请各大联区与蓝星基因委员会公正监督委员入场,做好准备。”

几乎是同时,七道人影,无声无息的以各种方式出现在实战训练场周边。

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向着蔡绍初致意。

看到其中一个影的时候,许退就是一呆,基塔万!

准行星级强者基塔万!

难道这各大联区与蓝星基因委员会的公正监督委员,全是准行星级强者。

但许退却在第一时间开始担心,基塔万以监督委员的身份出现,他是不是得隐藏一些关键的能力?

免得露出蛛丝蚂迹!

“域!”

也就在同一刹那,地外基因进化大学校长蔡绍初双手微微虚抬,一股极其轻凉的气息,瞬息间覆盖了许退全身,眼前天地瞬息间剧变!

山川河流现!

*****

月票也得出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