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后的林平并没有立即回住处,而是像暗夜幽灵般,继续在清河府城内四处游荡着,想看看是否还能遇到妖怪邪祟。

一般来说,妖怪邪祟不会在白天显露原形害人,都是在晚上活动。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青龙卫会让官府颁布‘宵禁’命令的原因所在。

不过接下来的后半夜,林平并没有其他收获。

他也不失望。

一天晚上能够遇到一次妖怪邪祟事件,就已经是走大运了。

这一年来,清河府不知道为什么,妖怪邪祟出现的频率直线上升,但也还不至于到频繁的地步。

就像林平这般风雨无阻的日夜巡逻,平均下来一个月也就一两次罢了。

在即将五更,天快要亮时,林平返回了‘家’!

他在一年前离开青龙卫后,就来到了清河府,自然有落脚之处。

白云寺,并不是什么大庙,就在清河府城内,占地十余亩,因每逢春秋两季,便经常会有白云笼罩寺庙而得名。

寺庙究竟修建于什么时代已经不可查。

因为寺庙在上百年前曾经毁于火灾之中,大火几乎将里里外外完全烧了个干净,什么也没有留下。

现在的白云寺,是后来修建的。

寺庙香火不旺也不差,偶尔还会有有居士捐膳,再加上后院有一块菜地,足够白云寺内十余名和尚吃饱肚子。

唰!

夜色中,林平的身影兔起鹘落,翻越围墙,轻车熟路的来到一连排客房外。

林平在清河府的落脚处就是白云寺。

寺庙的‘代理住持’佛定和尚,乃是他的至交好友之一。

最重要的是,寺庙平时就算有女香客来烧香拜佛,也不可能到后院客房,更不会有女人在寺庙留下过夜之类的。

这一点,让林平很中意。

当佛定和尚邀请他到白云寺常驻时,林平便答应下来。

林平虽然不是和尚,但倒是挺喜欢这清净之地。

悄无声息的回到了自己房间,收拾一番后,也上床睡觉。

……

……

林平刚躺下睡觉没多久,城内晨钟就敲响。

沉睡了一整晚的城市,逐渐恢复了生机。

白云寺内,也随之响起了阵阵敲木鱼、念经的声音,和尚们开始做早课了。

林平因为每天晚上都要‘操劳’的原因,早上肯定是不能早起的,一般都会直接睡到中午才会起床。

不过今天不一样。

早上的太阳才刚刚斜斜的从屋檐,照射到墙角,还没有从窗户照射进林平房间呢。

‘咔嚓’一声,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快起来,快起来!”

一名身穿白色僧袍的年轻和尚,闯进了屋里,连忙对着床上的林平催促道。

此人正是白云寺现在的代理主持,佛定和尚。

林平正睡得香,对于闯入房间者不想理会,被子往头上一遮,想也不想就道:“我才刚睡下,早饭不吃。任何女人想见我,我也不见!”

佛定上前将被子一把掀开,催促道:“我今天不是让你见谁,而是让你赶紧躲一躲!”

“谁还需要我躲?”

林平无奈的从床上坐起来,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听到一个带着三分高兴、三分想念、三分幽怨,以及一丝丝怒火的女人声音响起。

“林统领,你让我找的好辛苦!”

林平听到很有辨识度的声音,先是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瞌睡瞬间消失了。

抬头望去,就看见门外站着位穿着暗黄色飞鱼服,冷艳女子,一双本来很清冷的眸子,正饱含深情的盯着林平。

女子身材高挑,而且很丰满,不过腰肢又十分纤细,在腰带的勒束下,显得盈盈可握。

两者相加,曲线完美。

特别是胸前规模,大得有点夸张了。

但偏偏如此成熟诱惑的身材,却长了一张冷清的漂亮脸蛋儿,宛若一座冰山,简直就差在脸上刻着‘生人勿近’四个大字。

她整个人就像她的声音一样,其实是很妩媚的,但却又带着一点点沙哑。

“看来你是来不及躲了。”佛定和尚苦笑道。

他不开口还好,他一开口,冷艳女子当即就声音冰冷地道:“佛定,你刚才不是说你这一年来,都没有见过他吗?我记得你们出家人,可是不能打诳语的!”

这次她开口,语气可就不复杂了,而是压抑着十足的怒火,甚至还有杀意。

作为白云寺的代理主持,佛定和尚本身也是一位武林高手,此刻却是眼皮狂跳,这位姑奶奶他可招惹不起。

要是真的动怒生气,他吃点苦头倒是小的。

就怕她把整个白云寺,都给拆咯!

别说。

以这位姑奶奶的身份和实力,还真的可以拆掉白云寺!

“是我让他帮忙隐瞒的,你就别为难和尚了。”

林平叹了口气。

大和尚帮自己忙,自己总不能见死不救。

“哼!”

冷艳女子本来压抑不住快要爆发的怒气,听到林平的话,当即就把怒气压了回去,只是冷冷瞪了佛定和尚一眼,使了个眼色。

佛定和尚领悟到意思,连忙双手合十,念了句法号:“阿弥陀佛!贫僧就不打搅二位的兴致了,你们慢慢聊。”

说完,就赶紧退出了房间。

并且在退出去后,还不忘记帮忙把房门给关上。

房间内,顿时变得幽暗许多,只剩下林平和女人。

本来高冷犹如冰山的女子,此刻忽然就像是冰山融化了一般,脸上的防备与冷清都卸掉,变得柔情似水,缓缓朝着床边走过去。

这一幕,要是让其他人看见,恐怕会惊爆眼球!

传说中青龙卫大名鼎鼎的冷美人洛知秋,竟然还会有这一面!

林平受不了,连忙从穿上站起来,穿上外套衣服,同时将房门打开,让阳光照射进来后,才很不高兴地开口问道:“你怎么会在清河府?”

“还不是为了找林统领。”洛知秋幽怨地说道,“这一年为了找林统领,我可是寻遍了很多地方。”

说着,她又要朝着林平靠过去。

林平又闪躲开,警惕道:“说话就说话,你总是靠近我干什么?还有,你找我干嘛?我欠你钱没还?”

妈蛋。

没记错的话,自己当初和这个女人也没什么特殊的关系吧?

怎么搞得好像我抛弃了她一样。

千万不要误会我和这个大胸女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她只不过是当初自己众多追求者之一!

洛知秋对于林平的不解风情,以及他这警惕的样子,也不伤心介意,反而在暗暗打量了一番后,内心窃喜高兴不已。

看来自己应该是最先发现林统领的人!

现在林统领身边没有了那么多的狂蜂浪蝶,也没有人和自己争抢,自己一定要把握好这天赐良机,将林统领一举拿下!

反正现在的林统领修为下跌,修炼天赋应该也不在了,已经不像以前那么高不可攀,自己肯定有机会的!

这个江湖很现实,很多女人喜欢男人天纵奇才,武功高强;或者喜欢男人身居高位,一言九鼎。

洛知秋不同。

她就只喜欢林统领这个人。

即便林统领只是个普通人,武学天赋平平,她不但不介意,反而更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