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篷你们只能先住这一个,明天再给你们分配,男女会分开住,另外这安全地不许自相残杀,你们不用担心。”

魏正国又交代了一声,让人给他们打水清洗,他离开了。

他有话和寇天河说,但也不急在这一时。

今天只能给他们一个帐篷,他们五个人都得睡这一个帐篷,不过帐篷挺大的,睡八个人也够,倒是不担心睡不下。

明天安排,于茗没觉得有什么,肯定不会一人一个帐篷,和别人住,还不如他们熟悉的人住一起呢,起码心里安心。

只是男女还是有些不方便。

寇天河和刘君,杨儒他们先出去,让于茗和白菲在帐篷内清洗一下。

不过他们并没有走远,而是在帐篷外的火堆坐了下来,帮于茗她们守着。

“兄弟,命挺大,运气也好,活着过来了,你是不知道当初我们十二个人,就活下来我们两个,哎。”

有个比较瘦的年轻人过来和他们套近乎。

他们冲人点了一下头,都没聊天的兴致。

那人说了几句,看他们没兴致就走了,他心里也知道,劫后余生,谁愿意多说,他当初到了这里,不也倒下就休息,不搭理人嘛。

于茗勉强清洗了一下,后背什么都没清洗,她一只手不方便,那边白菲清洗自己,她也没喊白菲帮忙。

再说太累了,于茗换了干净的衣服,就不想动了。

“好了。”

白菲这边也清洗好,换了衣服,喊了一声。

三个男人进了帐篷,看看脏水,端出去倒了,先前他们交代过两个女生,让她们把脏水留下就好。

于茗和白菲要出去,让他们拦住了,让她们躺下休息,他们是男人,出去洗也方便。

“于茗姐,你的小红花和那个树藤能给我看看吗?”

白菲低声对于茗说着。

白菲怎么会叫她姐?要知道白菲比她大呢。

“太累了,拿不出来。”

于茗躺在那里轻声说着,她感觉她眼都要睁不开了。

白菲还想说什么,咬咬唇没开口了。

刘君他们在外面找了个背人的地方清洗了身体,换了衣服,倒了水,回了帐篷。

“要守夜吗?”

于茗昏昏欲睡,看他们回来还是说了一声。

“不用,魏大哥说这里不用守夜就行。”

寇天河知道大家都又累又困,这里安全,就不用守夜。

于茗点头,闭眼睡着了。

三个男人看看两个女孩,他们也躺下睡了,虽然在一个帐篷里面,但没有一个人有任何一点龌龊的心思。

于茗这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她是饿醒的,昨天到这里,他们的伤口被处理了,但没人给他们吃的。

“醒了。”

刘君一直在看着于茗,于茗一动他就发现了,看于茗睁开眼,他出声问着。

于茗点头。

“吃点东西吧。”

刘君端着碗过来了。

扑鼻的香气进入了于茗的鼻子内,于茗看了看,是肉汤,里面还有肉。

“这是野鸡肉炖的汤,很滋补的。”

刘君用勺子喂于茗。

于茗不习惯,要自己吃。

“你胳膊受伤了,得养着,你先前不也一直在喂我吗。”

刘君坚持。

于茗动了一下她左边的胳膊,确实还是不太敢动,她一只手不方便,她也就没说什么,让刘君喂她了。

“你们都吃了吗?”

于茗吃着鸡肉问刘君,鸡汤有咸味,很香,鸡肉也炖的很烂,确实滋补,没想到在聚集地,能吃这么好。

“我们都吃了,天河跟着魏大哥去见他们的朋友了,杨儒去打听一下情况,看看这里是怎么回事,白菲吃了饭,想出去看看,也出去了。”

刘君把每个人的情况告诉了于茗。

于茗点头,是要打听一下情况。

“你说咱们这个副本算是结束了吗?咱们能出去吗?”

刘君压低声音问着于茗,进副本之前他绝不会想到他会经历这么多。

“我也不知道,现在没有让咱们出去的动向,杨儒也是被拉进副本的,他也没出去,怕是一是半会还出不去,等会看他们回来怎么说。”

于茗觉得如果能出去,可能昨天晚上就让他们出去了,看来还没完事。

“也好。”

刘君点头,又一勺一勺的喂于茗吃,直到一碗都吃完。

“我再去盛些。”

刘君怕于茗吃不饱。

“不用了,够了。”

于茗摇头,胃饿久了,一顿不能吃太多,也不能吃太油腻,不过这聚集地肯定没清粥这些东西。

“你的伤怎么样?”

于茗又问着刘君。

“这地方确实比外面好的快,这才一夜,我的伤就好了很多。”

刘君冲于茗点头,这些人里面他最信任的人就是于茗,他和于茗是真正的队友,当然了,他对于寇天河,杨儒和白菲也信任,只不过他对他们和于茗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于茗看刘君这样说就放心了,而她自己也比昨天好了一些,只不过还是浑身酸痛,脑袋也有些发沉,精神力受损的缘故。

等寇天河,杨儒和白菲都回来了,大家坐在一起,先听寇天河说他知道的信息。

“聚集地他们现在都叫安全地,有一百八十多人,都是活在走出从来的人在这里集合,但不是到这里就完事了,在安全地要出去做一轮任务,如果通过,才能出去,才能拿到奖励,如果这两次任务失败,也会死。每次任务一组八个人,一共八组人出去做任务,至于谁出去,可以主动报名,如果人数不够,那就抽签决定。而任务三个月一轮,一轮任务是两次,中间间隔一个星期的时间,最近一轮任务是一个星期后。”

寇天河把他知道的消息说了出来。

“任务很危险,有的人不愿意去,因为在安全地不去任务也没事,有吃有喝,不会死人,所以有人怕死不愿意去,已经在这里生活好几年了。”

杨儒接了一句,这是他打听来的。

“这安全地女人比较少,加上咱们两个,一共十六个女人,其中一个叫蒋丽的,她是这里最漂亮,也是最厉害的一个,这里的女人都归她管。”

白菲也说了她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