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拉办事很干脆,和罗克签订契约后,当即安排人将东西送往灰雾塔,实现自己承诺过的话。

对此,罗克表示自己很满意。

也同时加重了他对任务难度的评估,若任务不是很棘手,维拉断然不会是这幅积极的态度。

“问你一句,你这次邀请不会又是慧运巫盘推算吧?”罗克忍不住问道。

“是啊,难道不行吗?”维拉耿直地回答。

如此理直气壮的话,让罗克无言以对,家族力量确实是对方实力一部分,真让人有些小小的不爽快。

“你行,那现在总能说说,到底遭遇了什么,让你都无法处理?”罗克转移了话题。

“换个地方再说。”维拉脸色一滞,示意他跟上。

和维拉一起,罗克再次来到个狱会的专属位面,来到维拉统领的小队驻地,见到了她小队的成员。

“这是罗克巫师,也是狱会的执行长,你们应该见过,战力超出三阶。”

“我的队员福乐卡、朱莉、多利夫、黛博拉,还有一人已经葬身在任务中。”

维拉给罗克介绍了其他人,也见他介绍给队员们,她的队员实力最差是二阶中期,两男两女。

听说一人死亡,罗克微微挑了挑眉:“葬身于这个任务?”

维拉板着脸点点头:“没错,那该死的敌人太卑鄙了,堂堂一名三阶魔法师,从来不和我们正面交战,只知道不断地逃跑和偷袭----”

他们这次的任务同样是‘巫宠身’,和罗克小队一样,维拉一行经过了探索、开启正确的位面通道,队伍偷偷潜入异位面中,然后接近目标所在,实施最后一步。

然而,他们找上了目标后,才发现对方似乎料定他们会找上门一样,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一见面不是战斗,而是选择了逃跑,然后跟他们玩起了‘捉迷藏’。

以维拉的心性,自然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

但敌人好歹是三阶魔法师,他一心逃跑,维拉等压根追不上。

一路追追逃逃,敌人藏进了一个遗迹秘境中,在敌人某一次偷袭中,诛杀了队伍中一名巫师。

“对方战斗力不强?”

“肯定不弱,事实上我从没跟他正面交战过,和我交战的是他布置的傀儡,还有各种各样的陷阱。”

“有办法追踪他本人没?”

“敌人太狡诈,暂时无法追踪。”

“所以,你们追踪的仅仅是巫宠身?”

“没错。”

“------”

简而言之,维拉等被敌人耍得团团转,由于任务存在时间期限,同样是一年,加上之前寻找和追逃用了不少时间,维拉等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时间。

“无论如何,必须在期限内,将那家伙诛杀,然后处理掉作为诱饵的巫宠身,我需要你通力协助。”

维拉定定地盯着罗克,少有地露出严肃的面孔,语气沉着地强调道。

“我且试试。”罗克已经答应了,自己不会推辞。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奇葩的敌人,难怪维拉不请三阶巫师,就怕对方逃得没影,彻底埋葬了任务希望。

他估计维拉的任务存在某种条件的限制,这毕竟是来自追诛狱会的惩罚。

就事件而言,本身就存在有某种猫腻,不然这名三阶魔法师闲得慌,如此找巫师麻烦,不过没时间计较这一点。

稍微商谈了几句,维拉小队开启了位面通道,一行六人穿过稳定的通道,来到另一个位面,就落到了任务地点附近。

入眼一处占地广阔的秘境,往上看不到尽头,这附近天色有些异常,特别是秘境四周,看起来灰蒙蒙的,给人一种淡淡的压迫感。

“我们分组吧,两人一组,你和黛博拉一起,以你为主导。”

维拉将一枚追踪水晶递过来,她有不止一枚追踪水晶,又递过来一块通行令牌,确是进入秘境的令牌。

“没问题。”

之所以这样,因为太多人组成一队,敌人根本就不会反偷袭,两人一组概率最大,这是他们之前摸索出来的经验。

这种被人以各种规则操纵的感觉,别说是维拉,就是初到的罗克心里也不痛快。

一行六人分为三组,分别从三个方向进入秘境内,并约定如果没有收获,半个月后会面一次。

“其他的讯息,黛博拉会一一告诉你的。”

维拉和其他人飞走了,很快向消失在两人视线中,剩下罗克和黛博拉两人。

“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罗克问道。

“据我们推测,这里是一处强大而危险的秘境,但被人给遗弃了,那家伙占据下来后,利用原有构造进行了改造,改造成了一处天然的藏身之所,用来躲避强敌。”

说实在的,黛博拉不知道罗克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冲对方是维拉特意邀请来的,她愿意相信这人不一般,而不仅仅是体魄三阶。

“你们能确定敌人只有一人?”罗克问道。

“不知道。”黛博拉摇摇头。

“那么,关于这个世界,你们有了解过吗?”罗克看了看周围。

“一个衰败的位面,好像是经过一场宏大的破灭战争,位面位格仍然是小型位面,除了眼前的秘境,其他地方的能量变得很稀薄,生物数目稀少且实力很低微,没有多少价值。”黛博拉回答道。

看来还是一个很古怪的位面。

询问不出多少有价值的东西来,罗克懒得再问了,在他的示意下,两人持着通行令进入秘境中。

待他们进入秘境后,手中令牌直接崩碎了。

“一次只能持有一枚通行令,能够使用两次,不过里面有不少方法能够获取。”

“我知道了。”

罗克开始打量起周围来。

这里无疑是一座巨型城池,到处都是高耸的围墙和错乱的建筑,有的地方已经残破了,没来及修复。

周围有一重重结界,有明晃晃地摆在表面的,有隐藏在建筑表面的,也有因残破而变得无序的。

秘境内也很古怪!

来到了里面,罗克当然要先研究一下结界。

“嗡嗡嗡。”

在他的调拨下,附近的结界不住地颤动起来,并开始向四周蔓延,同时发出奇特的轻鸣。

“罗克巫师,还请住手,这样是没用的,这里的结界韧性非比寻常,且所有结界是一个整体,不宜乱动,否则会触发陷阱。”黛博拉低喝道。

她的话音刚落下,一侧的结界出现异动,一颗乌黑的魔法弹从结界中钻出,声势浩荡地袭向罗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