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吧?”罗恩关切地问道。

“没事,达成了一笔比较划算的交易。”罗克说道。

两人一直往前走,到了离召唤殿稍远的地方,罗克探入黑石令中,接收了里面储存的信息。

下一刻,他将旧月亮井取出来,融入地面。

月亮井井口呈圆形,半米直径,深度一米,井壁乳白色,依稀有银色花纹,里面留有四分之一的淡月白色液体。

“好纯粹的月之能,这月光泉对奥古斯来说,作用仅仅是浇灌月光树,对我来说肯定不止这一点,呵呵。”

他探查了一下月光泉,莫名地笑起来。

接着,他取出一棵十公分的树苗,这棵树也很奇特,通体呈月白色,包括根部,晶莹剔透,像是由水晶打造的。

将月光树种在月亮井一侧,部分根须触碰到月亮井,银色花纹立即蔓延过去,两者之间产生特殊联系。

他能感觉到,无论是月亮井,还是月光树,均在吸收月光,效果很微弱。

“还有这月光树,一看就有些不凡,估计在巫界不是这个名字,也许有其他用途。”望着月光树,他低语道。

和奥古斯这等强者交易,最大好处就是有捡漏的可能,有些东西对于奥古斯来说是小玩意,他不可能完全站在一名一阶巫师角度来考虑问题,某些益处对他来说入不了眼,一下子就被他忽略过去了。

“奥古斯看不上的东西,放在我身上,甚至放在一名二阶、三阶巫师身上,就不一定看不上了。

我虽然张口谋求月之法则,甚至一刻度半刻度讨价还价,实际上,月之法则对我而言,真是高不可攀呢。”

经过蒂莫西的提醒后,罗克意识到奥古斯的价值所在,正视起奥古斯的作用来,隐隐将他视为‘金腿’。

然后,他将月亮井模坊一一取出,模坊就是一口虚幻的月亮井,只是放大了三倍,被白色荧光包围,让人看不透彻。

除此之外,还有九颗种子,被他收入口袋中。

想了想,他对着月亮井所在地一抬手,能量翻滚中,泥土拔地而起,形成一处高三米的平顶坡。

“罗恩,这里列为禁地,告诉它们,不许落到上面。”罗克嘱咐了一句,就离开了半位面。

隔了一分钟,他又返回了半位面,带来一批材料,既然应了奥古斯的要求,生物工坊就不能停止运转,必须日夜生产金羽。

即使如此,数量远远不到要求,他已经计算过了,一天需要制作110只金羽,才能在期限内完成承诺。

他不会将时间全部花费在制作金羽上,另想办法是必须的,他刚才已经发出一些讯息了。

“巫师们保密意识很严重,巫界不存在鉴定师这一职业,连假面学院也没有类似的仪器,真是麻烦。

自己一点点探索太耗费时间了,我现在最缺就是时间,议长考核只有三年时间,超过时间就直接判定失败。”

他没有放弃对分身秘巫术的追逐,如果月之法则方面行不通,他会前往位面战线,设法凑齐换取‘邪月之核’的功勋。

不一会,罗克来到第三高塔,整个灰雾塔,他最信任的只有蒂莫西。

“你还真不客气,说吧,又找我~干嘛?”蒂莫西被他从实验室唤出来,沉着一张脸。

“呵呵,自然是导师您吩咐过的事情。”对于导师的性格,罗克已经习惯了,“上次您让我找奥古斯先生交易,即使一无所获也无所谓,我可听从了您的建议。”

在蒂莫西眼中,魔石就更不是东西了,在她看来,以七心铜换其他物品,简直是一本万利,哪怕没有收获,所花费的不过是魔石而已。

“还是用七心铜换的?”她神色一振。

“更进一步,一种由七心铜制作的构装魔偶,您见过的,我用来搬运魔石矿的小家伙们——金羽。”罗克点点头。

他直接说开了,反正他要委托其他巫师帮忙制作金羽,不然没法完成奥古斯的承诺。

“所以,你不会找我帮你制作构装魔偶吧。”蒂莫西略显嫌弃地看着他。

“您想多了,我可支付不起二阶巫师的报酬,请您很不划算,呵呵。”罗克很耿直地回应。

“我刚好有空,就帮你制作三天,免费。”顿了几秒,她突然说道。

“呃---您愿意帮忙,我自然很乐意。”听到她的话,罗克错愕了一下,随口应下来。

他知道导师的意图,肯定是想借此研究一下金羽,说不定她已经研究过七心铜了,只是她料不到,金羽其实是自己的学生研究的,构造并不复杂。

“导师,您帮我看看,这月光泉是巫界的东西吗?”不待她说其他,罗克拿出一小瓶月光泉,问出了自己的主要目的。

话音刚落下,他手里就落空了,东西被蒂莫西卷走了,她人也掠走了,进入了实验内。

房间内只剩下他和哈鲁。

“我觉得能喝,味道应该不错。”见他看向自己,哈鲁一本正经地分析道。

“听说,你最近带着尼古拉斯和吐塔司,到处去蹭吃蹭喝,吃遍了整个灰雾塔---”罗克眼眸中泛着不善的目光。

“别胡说,我没有带它们,都是你家尼古拉斯的错,一见面就嚷嚷着请吃大餐,巫宠们感觉还行,就风靡起来,害得我最近胖了半斤。”哈鲁毫不留情地指责道。

还有这等内情,罗克试想了一下小黑马的性格,发现真有可能。

“可以看作是一种‘月生魔涎’,迷幻城某个秘境内的产出,能制作疗伤药剂,制作月光生物孵化调配液、清除亡灵气息的药剂等,作为主材料。

你的月光泉层次偏低,但纯净度极高,可以直接当药剂使用,价值等同于一阶中期材料。”

蒂莫西走进来,将自己检测出的结果说出来,材料的价值是按照巫师的需求来评定的。

“那还不错。”罗克欣喜地说道。

“那瓶月光泉留我这,作为替你检测的报酬,有其他发现我会告诉你的。”蒂莫西接着说道。

“呃---也行,其实我准备了另外一瓶,作为酬谢导师您的礼物。”罗克沉吟了一下,拿出一个大了十数倍的玻璃瓶。

下一秒,他手里就空了。

“我收下了。”蒂莫西脸色没有丝毫变化。

“麻烦导师再帮我看一下这颗种子。”他接着将月光树种子拿出来。

“没法检测,植物种子千奇百怪,除非你找专门研究这一方面的白巫,否则只能等它发芽,长成成熟植物再说。”蒂莫西扫了一眼,很干脆地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