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的人见后,全都目瞪口呆,显然没有料到张小天能够接下苗隆多这一拳。

而这一拳居然平分秋色,这不是谁都能够做到的。

要知道,他可是通神境强者啊。

“你,你也是通神境强者?”

苗隆多上下打量了张小天一番,难以置信道,“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张小天淡然笑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难道只允许你是通神境强者,我们就不可以吗?”

就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王祁连,此时也震惊莫名。

他完全没有想到,张小天居然是通神境强者,最为主要的是,对方这才多大啊,二十多岁的样子,居然就这么厉害了。

苗隆多大吼一声,再次冲向张小天,猛地一掌拍了过去。

张小天看向冲来的苗隆多,淡然一笑道:“别以为只有你有高级傀儡,我就没有了。”

说完这话,张小天看向一旁的王明宏,此时王明宏已经吸完了能量。

苗隆多看见王明宏后,脸色立马冷了下来,沉声道:“真没有想到,你的傀儡也达到了这种地步,不过今天谁来了救不了你,我必杀你!”

苗隆多一声怒吼之后,直接冲杀向张小天,一拳轰了过去。

这一次张小天并没有出手,站在那里双手环抱,看起来轻松无比,丝毫没有如临大敌的样子。

当苗隆多冲过来的时候,王明宏直接站了出来,一拳迎上了苗隆多这一拳。

轰!两拳碰撞在了一起,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响起。

通神境强者的气势自然是强,这一拳产生的气势,直接逼迫得周围的人向后退去。

这一拳下去,让苗隆多退了十多步才停下来,而王明宏只是向后退了一步。

此时苗隆多心中的怒气消了很多,开始有些后悔起来。

他怎么看不出来,这具傀儡已经堪比通神境强者。

同时他也知道堪比通神境的傀儡的防御力,想要短时间解决这具傀儡是不可能的。

而此时旁边还有一个张小天与王祁连,王祁连是通神境强者,而这个年轻人,实力也强得一塌糊涂,根本就看不出深浅来。

他此时心中充满了悔恨,苗家准备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称霸苗疆,然后称霸华夏。

可是这一切都被这个年轻人给毁了。

他后悔早知道这个年轻人这么厉害,就不去招惹对方了,让他们这么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

张小天没有给对方任何机会,也冲了过去,直接一拳砸了过去。

猝不及防下,对方奋力抵挡,可是被张小天这一拳震得气血翻涌,一口大血吐了出来。

张小天并没有收手,欺身而上,直接一掌拍在了苗隆多身上。

他自然不会对苗隆多手下留情,对方三番两次想要杀了他,还想要对付慕秋秋,他怎么可能放过。

这一掌下去,直接让苗隆多五脏六腑都受了伤,鲜血狂涌而出。

此时洛小蝶的本命蛊飞了出去,直接钻进了苗隆多的身体之中。

要是全盛的时候,洛小蝶的蛊无法对苗隆多造成伤害,可是现在苗隆多已经重伤,自然挡不住蛊王了。

当苗隆多想要催动真元抵挡之时,惊讶的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催动真元了。

本来他就被重伤,就连真元都无法催动,留给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此时洛小蝶看向苗隆多,沉声道:“苗家主,你也别挣扎了,被我的本命蛊入体,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一切只是由我掌控,就算你是通神境强者也不行。”

“放了他,我跟你拼了!”

苗彩英怒吼一声,直接冲过来要跟洛小蝶拼命。

在洛小蝶本命蛊的绝对压制下,苗彩英的战力根本就发挥不出来。

苗家的人要么修行蛊术,要么修行炼尸术,自身的修为都不是很高,就算是洛小蝶也能够轻松的解决他们。

苗隆多见此,不由叹了口气,摆了摆手道:“都跟我住手,都别轻举妄动,否则到时候白白丢掉性命,这样根本不值得。”

旋即他扭头看向张小天,开口道:“张小天,你赢了,我们苗家都输了。”

张小天淡然一笑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赢你们苗家,也没有想过与你们为敌,为何你们要安排人去对付慕秋秋,你们这么做又是何苦呢。”

苗隆多一阵苦笑道:“小子,你比我们想象中要强大得多,不管实力与计谋,都在一般人之上,与你为敌是我做的最错误的决定。”

张小天摇了摇头,看向苗隆多,此时了片刻道:“首先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们再谈其他的。”

苗隆多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你女人陷入沉睡,我坦白,是我们苗家所谓,不过我们也没有解药,其实是这样的,这是我们苗家祖传的一种蛊毒,根本就没有解药。”

“没解药?”

张小天不由皱起了眉头,脸色阴沉下来,“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做!”

张小天脸上满是愤怒,直接一脚把苗隆多踢飞好几米。

苗隆多再次吐出一口大血,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

张小天压制住心中的强大杀意,来到苗隆多面前,沉声道:“她跟你们苗家没有任何仇怨,你们为何那么做。”

苗隆多皱起了眉头,一脸苦笑道:“并非是我们要这么做,而是有人要对付她。”

“有人要对付她?”

张小天皱起了眉头,急忙问道,“是谁,那个人是谁?”

“我也不知道那人是谁?”

苗隆多一脸苦笑道。

“你不知道?”

张小天听到这话,再次愤怒起来,怒吼一声道,“你连谁都不知道,居然也敢答应?”

苗隆多拿出一块玉佩来,然后开口道:“这是我们苗家祖上留下来的,无论谁拿着这块玉来我们苗家,让我们做一件事,我们都会答应,本来这块玉佩是老祖宗送出去的,没想到几百年后,还有人拿着这块玉佩早上门来。”

“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张小天皱眉道。

“那个人隐藏得非常好,全身笼罩在黑衣下,还带着面具,看不清容貌,不过我还是能够看出对方是一名男子,只是年纪看不出来而已。”

苗隆多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