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去病和岳飞带兵杀出皇庭,大军汇合之后开始往南撤离。

而就在它们撤离的同时,王庭中乱做一团,可汗屈出律和一众部落首领被杀的消息已经如飓风朝外面扩散,西面正在和铁木真对峙的元军将领科汉达听闻消息,大惊失色。

他是屈出律的妹夫,是带兵打仗的好手,所以虽然出身小部落,但也是屈出律手下最有权力的大将。昨天是屈出律先父的祭日,所以屈出律的儿子、孙子都还回了皇庭中,没想到被霍去病和岳飞包了个圆。

就连霍去病和岳飞都不知道,他们不仅斩杀了元国可汗屈出律和一众部落首领,还直接断了各大部落的传承。

科汉达立即准备带兵回撤王庭,他需要回去看看,他要确保屈出律和他的儿子到底死没死绝,如果真的死了,那就是他科汉达的天下了。一想到这里,科汉达心中透着无尽的兴奋,他低贱的小部落出身,没想到有一日还能问鼎可汗之位。

只是让科汉达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准备撤军时,一直示弱的铁木真展开了反攻,并且散播可汗已经被杀的消息,导致科汉达的兵马军心打乱,从而被铁木真的兵马攻破,最后无奈只有带人落荒而逃。

而铁木真率领兵马,继续进攻,直接杀到王庭,拿下了这座梦寐以求的元国首都!

此时此刻,王庭已经大乱,铁木真大军的到来,维护了一些秩序。随后铁木真坐镇皇庭,一边安抚百姓,一边派兵追杀夏军。

几天后,铁木真自立为可汗,入主皇庭,同时昭告元国上下。其他四大部落已经无力反抗,自己内部都自顾不暇,还想反抗铁木真,真是痴心妄想。

铁木真没想到的是,溃逃的科汉达收拢了败军,在皇庭以北自立为可汗,扬言铁木真勾结夏军篡夺可汗之位,人人得以诛之。

不过铁木真并不在意科汉达,现在他的实力最强,科汉达以为凭借十万残兵,就是自己的对手?大言不惭。

所以成为可汗的铁木真,第一战就是围剿科汉达。

此时此刻,霍去病和岳飞领兵继续南去,他们也没有看到铁木真派来的围剿队伍,如果碰到了那最好,正好能杀一波,再赚些军功。

不过他们收到了郭嘉的鹰信,知道了铁木真只是打打嘴炮,坐稳可汗之位才是重中之重。现在铁木真的兵马正在围剿科汉达,科汉达根本不是铁木真的对手,但想要歼灭科汉达,铁木真的兵马也得损兵折将。

如此下来,经过这一年多来的消耗,虽然铁木真坐上了可汗之位,但元国的实力被大大削弱,兵力只有鼎盛时期的十分三四,铁木真想要恢复以往的荣光,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更何况现在是小冰河期,他们如何挡得住接下来的灾难?

所以元国已经不足为患了。

捷报也迅速以八百里加急快报的方式传回了京都,萧锐得到消息后,喜上眉梢,随即将捷报昭告天下。

而似乎是好事成全的原因,没过两日,燕国又传来了好消息。

如今已经进入二月下旬,马上阳春三月天,天色回暖后,燕国进攻魏国的速度明显加快,连下三郡,已经逼到了魏国京畿之地。

魏皇顿感焦头烂额,立即收缩兵力,将所有兵力守护在京畿之地,然后发出告魏国子民书,希望魏国子民可以同仇敌忾,捍卫国家安危,抵御外敌。

不过魏国和秦国的性质差不多,而且比秦国还要差劲,国内诸侯割据,拥兵自重,魏皇无法统筹一切,又遭逢一连串灾情,这几年下来,魏国的国库早就空虚。

所以魏皇发出的告子民书没啥卵用,百姓自顾不暇了,还想为国报效,百姓可不傻。

没有办法的魏皇主动上书给燕国,想求和,愿意割地赔偿,并且晓之以理,劝说燕国一旦灭掉了魏国,接下来就是夏国对燕国动手,凭燕国的实力能挡得住夏国的雄兵吗?

魏皇的求和在燕国朝堂引起了很大争议,有些官员的确希望见好就收,这样能保存兵力,真要灭掉魏国,自己一方也得出现较大的损兵折将。

不过最后是小皇帝萧七夜和燕玲珑力排众议,继续出兵。

魏皇其实打得好算盘,如果燕国真的退兵,那他就把北部诸侯泛滥的领地割让给燕国,这样他能削去腐肉。

鬼主意打得好,燕玲珑自然不会赞同。

没能和燕国求和,魏皇又派人去见了汪峰,想和夏国合作,愿意帮助夏国覆灭燕国,魏国愿意主动俯首称臣,认大夏为主国。

汪峰直接斩杀魏国的使臣,派人送去了燕都,让燕国放心,大夏和燕国是兄弟同盟。

其实早在之前,萧锐就料到逼到绝境的魏皇想和大夏联合,所以萧锐早就支会过汪峰,遇到这种情况如何处理。

而对于夏国的处理方式,燕国一方自然非常满意。

而魏皇机关算计,没有中他的计,无奈之下,只能拼死一搏了。

接下来,就是燕国大军拿下京畿之地,彻底灭掉魏国,按照形势来看,慢者半年,快则两三个月。

等魏国一亡,那就只剩下大夏和燕国了。

......

养心殿内,熏香袅袅。

萧锐正站在墙壁上的舆图前,认真打量。

召来的几位内阁大学士静静地坐着,作为兵部尚书,郭子仪起身道:“陛下,慢则半年,燕国就能灭掉魏国,现在正是大夏调兵遣将的绝佳时刻。趁着燕国经历征战,兵力损失较大,直接度过燕江灭掉燕国,便可一统神州!”

“是啊陛下,机会难得!臣等能见证陛下一统神州,此生无憾啊!”李明冲也认同道,激动的他语气发颤。他已经土到脖子了,能做到内阁首辅的位置,已经是位极人臣,没想到致仕前能亲眼见证大夏一统天下,这份荣耀也给他带来名留青史的机会。

不仅是他,其他人也很激动。

神州大陆从未一统,萧锐成为千古一帝,他们这些见证的重臣也都能名留青史,这份荣耀,比画像挂在凌云阁还要大。

萧锐点点头,笑道:“两位爱卿言之有理!现在元国已经无后顾之忧了,铁木真剩下的那些兵马根本无力犯夏。更何况冠军侯和镇远侯、常胜侯还在北方驻守,足以威慑元军。所以岳飞、霍去病、李存孝、养由基他们的兵马可以回防了。这样,你们商量一个方案出来,让朕过目,没有问题的话,便开始调兵遣将,将兵力调往南部!不过此事要低调,不要让燕国察觉了。另外,燕江乃是一道天险,一旦出兵,大批兵马渡船乃是关键。”

“微臣遵旨!”众人起身应道。

随后,宋应星笑着又道:“陛下请放心,大夏最新海船已经铸造出来,可以支持数万兵力渡海作战。还有众多先进楼船,已经准备就绪。”

燕国和夏国之间只有燕江这条大将阻隔,只要大军杀过去,那平坦的地势便可让夏军长驱直入,杀入燕都。

为了这场战斗,工部早就做好了准备,在福州边关修建隐蔽的船厂,建造了大型楼船,可以支持渡海,便可直接从燕江的入海口进入,成为大夏士兵渡江的依仗。

自从萧锐登基开始,张良、贾诩、萧何和郭嘉便为萧锐制定了一统神州的大计划,把所有需要考虑的因素都考虑在内,这才有了万事俱备的局面。

下午傍晚时分,内阁已经制定好了计划方案。

岳飞、李存孝、养由基、霍去病各抽调兵马南下,先回京述职,面见陛下后,再前往福州、赣州、湘州等地,在边关驻守。安北诸州有冠军侯、常胜侯、镇远侯继续驻守。

陈庆之和甘宁驻守安西北部,而张良回京述职,他将担任攻打燕国的总军师。

韩信继续驻守西秦诸郡,有他在,秦人就算生事,也很快能镇压下来,不必萧锐担心。

拿下秦国,大夏总共投入了两百万兵力,规模之大乃是历史之最,不过对付燕国就完全不必了,暂定派兵七十万。

萧锐看过这个方案后,立即朱红批准,随即派遣使臣手持虎符前去传旨。

等李存孝他们带兵回京,估计也得一个月之后的时间了,毕竟路程在那里摆着,急不来。

这段时间,萧锐继续把注意力放在国政上面,对他而言,并非一统神州就万事搞定,随着地盘越大,琐事越多,庞大的疆域想要管理,并非一件容易的事。

迁都赵都势在必得,年前就让萧何开始修葺旧赵皇宫,因为设施都在,所以修葺起来很方便。

萧锐准备今年完成迁都。

同时,年前放出的改革科举制度的风声已经消停了,似乎是看到陛下始终没有动静,所以都觉得是谣言。

所以萧锐又在早朝上专门强调了科举制度选拔人才的重要性,同时还提出科举考试内容的不全面,需要变革。

陛下亲自说出这些话,所有人都明白,科举的内容真的要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