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房间收拾的很是齐整呀!跟平常相比较真的是大变样!”

老太太看着丁羽,直接的给了一记白眼!

对于自家姥姥的不待见,丁羽都已经是习以为然了!看着端着水果进来的舅妈,连忙的站了起来!没有了先前跟自家姥姥的嬉皮笑脸!“舅妈!小年都已经过去了!大军他们什么时候回来!不行的话我让人接他们一趟就是了!”

“可别!年纪轻轻的吃点苦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要是以前的时候没有车,没有路的话,接一趟倒是无所谓的事情,现在路四通八达,车也很是方便,可千万不要惯他那些坏毛病!又不是什么小孩子了!现在他呀!享福都有那么一些要冒油了!”

老太太又是给了丁羽一记白眼球,自己又不是老糊涂了!怎么能够听不明白这个话语当中的意思!也就是儿媳妇当前,所以相当的话自己不好说出来罢了!不然的话自己保证让这个混蛋知晓一下,自己的厉害!

当着自己儿媳的面挤兑自己!是真的记吃不记打呀!看来自己给他的厉害是真的不够!

“我爸和我妈让我过来看一眼,看看家里面还缺什么不?有什么需要的话,您和我舅舅尽管言语就是了!”对于自己的舅妈,丁羽非常的尊重!所以说话也是很客气!

“可别再买东西了!都浪费了!”舅妈连忙的推辞,“等大军回来,到时候把福字和对联一贴,基本上就没有其他的事情!您呀!也是累了一年的时间,趁着这个空闲,好好休息休息才是!不要以为年轻,就可以无所谓!听到没有!”

“孩子们什么时候回来?”

听到姥姥的问话,丁羽愣了一下,“他们没有给你打电话?”

“打了!感觉有点黑,不过也没有说上两句!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听着脑袋疼!”

对于姥姥的态度,丁羽多少已经知晓了!所以没有任何犹豫的说到,“这几天吧!主要是带着其他的同学,有相当的事情都需要去处理!所以可能稍微慢一点,其他方面倒也不需要那么的担心!主要是安全方面!”

“倒是够聪明的!”对于这样的事情,历经风雨的老太太自然是心知肚明!又不是什么新奇的手段,自己当年的时候也用过,不过很快就放弃了!

“回来的时候让他们过来看看你老人家!”

从姥姥家离开了之后,丁羽这边则是回到了别墅,跟自己的父母一同的吃晚饭!

“先前跟我的学生一同的吃饭,一个个都长大成人了!有一些呀!再过两年的时间,恐怕都要抱孙子了!”

“啊?不是吧?!”丁羽微微有那么一些呆滞,“妈,这个是不是有点夸张了?这个才多大呀!就开始抱孙子了!他们什么时候结婚的?这不扯吗?”

“有些学生的孩子都已经上大学了!你以为呢?”赵淑英微微的感叹了一声,“不过说起来他们还是有那么一些亏了!当年的时候走出去的学生多,留下来的基本上没有太多!现在回来一看!一个个都是抱着自己的脑袋懊恼!”

“倒也是!”丁林则是很感慨的说到,“先前跟市里面的人坐了坐,他们提及了一句,现在市里面对于户口等方面的要求可以说是异常的严格!说起来市里面倒是有不小的面积增补,但是怎么说呢?还是感觉有点小!现在人才的引进大家都是异常的关注!市里面也是跟上面拍了桌子,想起来,也是相当的有意思!”

“我倒是没有怎么听说,农场这边的引进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过我没有太多的关注,这些方面应该有专门的对口部门!”

“反正现在大家对此都是相当的羡慕,原本的时候都是这些学生给家里面拿钱,现在倒是好了!谁家里面要是有几亩地的话,就单单靠着租金就足以了!甚至还能够反补,可惜了!他们的户口已经迁移出去了!想要再回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哎!对了!咱们家邻居老赵你还记得吗?”

“谁?”丁羽愣了一下!老爹随后提及了一句,自己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印象!

“就是原本平房的时候,住在咱们家前面的老赵,他儿子你还记得不?”

丁羽眨了眨自己的眼睛,“鼻涕虫?”看到父亲点了一下头之后,丁羽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时间太过于的长远了!你要是不说真的忘记了!不过倒是有些许的印象,我记得他好像跟丁叮是同龄人来着,晚一年级还是两年来着?”

“晚两年,因为上学晚!晚了一年,后来因为太闹腾,从大墙上面摔下来,腿折了!又蹲了一年,当初的时候好悬没给老赵气死!”

“这些我好像有些许的印象,不过老爹,你们还有联系?倒是没有想到!”

“一直都有联系好不好?当年的时候邻里的关系本来就不错!学校的事情是你妈给办理的,医院的事情还是我给处理的!当年你出事的时候,他倒是没有帮上什么大忙,不过倒是给家里面送了六千块钱过来!”

听到父亲这么的说,丁羽微微眯缝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我想起来了!骑着自行车带着鼻涕虫过来的吧?我记得他当时的时候还跟丁叮打了起来!”这么一提及,丁羽的脑海当中立刻的就浮现出来了一些回忆!“对了!我还记得当时的时候,他给家里面送了两个猪肚过来!说给我老妈治疗胃病的!”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吗?”

“没有那么多的事情,老赵的运气不错,他儿子上学晚了两年,不过否极泰来!这不前两天的时候刚刚的考上一个单位!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请我喝酒!”

“年岁稍微有点大了!”

“孩子还是很不错的,反正上学之后基本上就没有用家里面操过心!咱们家老房子那边早就已经拆迁了!他新买了一栋小别墅,不过因为农村那边有土地,所以小日子过的很是不错!”

听着老爹隐晦的暗示,丁羽则是点了一下头,“是咱们这边的?还是其他地方的?”

“我就说吗?肯定瞒不过儿子的,亏的你这个老东西,还自以为是!”

丁林却没有那么多的尴尬,“小赵是凭借自己的本事考上的,因为他毕业的学校和读研的学校都不错,所以给了他一些印象分,现在跟小的时候不一样了!小的时候是鼻涕虫,现在可是一表人才,可不能够叫鼻涕虫了!”

“爸!妈!你们闹腾了半天的时间,我都快要被你们给整迷糊了!他现在究竟是做什么工作的!你们倒是说清楚呀!”

“省博物馆!”

听着父亲的大喘气,丁羽好悬一口气没有喘上来,“爸!妈!你们可真是的!”拍了两下自己的胸口,“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我跟国博那边的关系不错!平常有些东西都捐献了出去,也有人来家里面帮忙!以后再有什么事情你们直接说就是了!这让我担心的!”

“我就说吗?”赵淑英也是松口气,“你爸这个心里面总是感觉有点不妥!生怕给你闹腾出来什么麻烦,要是市里面的事情,没有太多的问题,家里面甚至就能够给办了!但是牵扯到省博,谁知道是什么情况?”

“又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既然是鼻涕虫自己考的,那就代表着他有相当的能力!这个又不是什么坏事,不过我还是没有弄明白,鼻涕虫想要干嘛?”

“这不是担心吗?儿行千里母担忧,就是担心被欺负了!看看能不能够找人给照顾一下,鼻涕虫有点老实!家庭出身本来就很是平常!去了大城市,谁知道是什么情况?”

“明白了!”丁羽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是好了!“得!其他人的面子不给,但是赵叔那边的面子肯定给呀!我可是记得丁叮当时没事的时候,就趴在人家的后窗口,反正鼻涕虫家里面做什么好吃的,尝鲜的第一个肯定是她!”

听到丁羽这么的说,丁林和赵淑英都是很无奈,但是无奈过后又都笑了起来,“当年的时候家里面的厨房基本上都在后面了!因为前面是朝阳面,而且当初的时候都是烧炕,谁家也不能够把灶火放置到前面吧?”

“反正我就记得当时丁叮放学回来的第一时间事情就是趴在人家的后窗,看看今天做了什么好东西,想一想也是的,赵叔那边多年的时间竟然没有任何的言语,当时的时候可能没有感觉出来什么,但是现在想来,没有多少人能够做到这一点!太难得了!”

“老赵这个人太老实了!她那口子也是同样的如此!太老实的人能够张口,特别是跟我和你妈张口,真的是太不容易了!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孩子,我想肯定不会的!这么多年的时间下来,他除却找我吃饭,就没有其他的事情,这一次呀!说话都磕巴了!”

“儿女呀!都是前世的债!”丁羽很是玩味的说了一句,“行!我这边没有问题!我去安排一下,给他弄一条大腿!不过真的说起来,丁叮吃了赵叔家那么多年的东西,总得让她付出一点吧!可不能够便宜了她!”

“你可饶了你妹妹吧!就她那个脾气,还不炸毛?”

“倒也是!也就是商南能够受得了!”丁羽有些开玩笑的说到,“等一会我给他们通个气,不过现在那边是什么情况还不得而知,我先打一声招呼,具体的可能要年后了!行吗?”

“行!我告诉老赵一声,让他放心!他呀!也不知道操的哪门子心思!”

吃过了晚餐,丁羽则是让大管家安排了一下,随意告知了自己父母一声!省的他们的心里面老实有那么一些放不下,对于自己来说,还真的就不是什么难事!甚至于这个事情都不需要自己亲自的出面,人情不是这么用的!

隔天早上的时候,几个孩子给自己通了视频过来!他们都已经到了京城,连带着泰熙也到了京城!其实昨天晚上的时候就来了!因为太过于的忙碌,所以没有时间!

也许后天的时候差不多就能够回来了!期望家里面不要有太多的担心!

究竟是什么方面的原因,丁羽怎么能够不知晓,肯定是自己的父亲和母亲那边,有相当的不舍!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而且京城那边的爷爷和奶奶他们,也不能够就视而不见吧!

所以丁羽这边叮嘱了几句,就放下来了手中的电话!

随即丁羽就又忙碌了起来,表面上来看快要过年了!什么事情都需要放置下来,但实则呢?丁羽这边需要做相当的准备工作,真的以为罗琳背后的势力和皮特他们也是消停下来了吗?怎么可能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的!

等过了年,等待自己的究竟是狂风暴雨,还是其他什么的?难说!

如果说自己现在不做任何的准备工作,一定要等到暴风雨来临的时候,再想着稳固自己的篱笆,能够稳固的住吗?怎么可能的事情?自己又不是老天爷的儿子!

这样的事情自己明白,罗琳和皮特当然也明白,大家现在都是在利用这样短暂的休憩时间开始充沛自己,等到了谈判桌上面,谁的地盘更多,谁就能够占据更大的优势!

谁都不想吃亏,谁都想着能够占便宜,但是蛋糕就那么的大,都想要抢夺大的,可是现实的情况呢?最后彼此要达到所谓的平衡,才能够让这三足鼎立的局面继续的维持下去!

所以现在谁准备的更为充分,谁到时候就能够占据大块的蛋糕,这个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事情!所以现在怎么可能会闲散下来?就算是丁羽也是同样的如此,只不过有些事情不太方便有所表露罢了!

倒是中午的时候,丁羽被小懒给踹门了!很显然是受到了自己母亲的指派,不然的话是绝对不会如此的!拿过来手机看了一眼!看着上面的未接来电,丁羽拍了拍小懒的脑袋!

“妈!什么事情?我这边工作稍微有点忙,中午我就不过去吃了!你们自己吃吧!”

“你给我过来!给你打了几个电话了!都没有人接!怎么回事情?”

赵淑英严重的表述着自己的不满!看样子不是一般的生气!

“有点事情!行!我马上过去!”能够听出来自己母亲言语之中的怒火,但是这里面的缘由也不能够怨丁羽呀!毕竟丁羽这边有相当的事情!难怪小懒一直都没有回去!它也是聪明的,知晓了如果就它自己回去的话,指不定会闹出来什么事情来呢!

“稍等,我安排一下!”

等丁羽过来的时候,看着客厅里面的人!愣了一下,倒是赵光猛然的站了起来!丁羽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哎呦!赵叔!您什么时候来的?”丁羽赶紧上前两步,跟这位赵叔握手,“真的是对不起,我不知道您来了!你别见怪!”

“没事!没事!倒是耽误你了!没有想到您这么的忙!”

“我婶呢?她怎么没有过来?您怎么一个人来!”丁羽连忙搀扶了一下,“昨天的时候我爸还跟我说你要请他喝酒来着,我想着今天肯定是去喝酒了!没曾想你还亲自的来了!”

“还不是因为你?”赵淑英埋怨的说到!“本来准备今天喝酒的,你婶那边都已经做好了准备,结果小赵的事情来的这么突然,都没有任何的准备!”

丁羽愣了一下,等赵光坐下来之后,这才疑惑的看向了自己的父亲!

“没有什么事情吧?!昨天的时候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而且我已经给打过了招呼!没有什么问题的!了不起过了年就应该有准信的!”

“今天上午就有准信了!本来小赵那边都已经准备带着新媳妇回来了!大早上的时候就被叫了回去,有相当的安排,你赵叔心情有点太激动了!这不上午就跑了过来,我还准备去喝酒呢!小赵那边来了电话,说等着就好!闹腾到现在都没信!我们三个老家伙都在这里等着呢!”

“嗨!我本来想着亲自的邀请丁老哥和嫂子一同的过去吃饭!没曾想没让走!”

“这么快吗?”丁羽有那么一些没有想到!“挺好的事情呀!既然赵叔都已经来了!中午的时候就在这儿吃吧!反正家里面什么都有!”

“你少来,今天说什么都要让老赵请我们搓一顿!至于你嘛?”丁林上下打量了一眼!当然了他之所以这么的说,显然是有那么一些开玩笑的意思!

“赵叔,你看这样行不?中午肯定是不行!我没有太多的时间,要是晚上有时间的话,我过去吃顿饭,亲自的给你和我婶赔罪!还别说,这么多年的时间,一直都忘不了我婶的手艺!当年的时候我和丁叮两个人趴着后窗,就想着你们家什么时候开火!”

“绝对没有问题!”

说话的时候,赵光的电话则是响了起来!虽然没有仔细的听,但多少还是听问道一些情况,电话那边的声音很是激动,而赵光在挂断了电话的时候,则是猛然的站了起来!

“丁老哥!嫂子,还有小羽!我嘴笨,不会说话,今天家里面吃饭!我要是没有招待好!你们打我脸,我要是放一个屁,我就不是爹生妈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