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趣小说网 >  一品容华 >   番外之太后

母女两人分别半年多,此时久别重逢,心中各自喜悦。

裴太后笑着说道:“快些平身,到哀家身边来。让哀家仔细瞧瞧。”

程锦容含笑应下,起身上前,在裴太后身侧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裴太后果然细细打量了一圈,然后满意地笑道:“你气色红润,满目神采,可见身体是真的痊愈了。”

程锦容笑着应道:“得多谢太后娘娘,时常令人送补品去贺府。每日进补,我岂有不好的道理。”

裴太后拉过程锦容的手,满面笑意:“哀家听闻你去太医院官署当差,便知你身体大好了。不过,不亲眼看上一看,总是放心不下。”

“今日一见,哀家便能安心了。”

“以后,你每隔十日进宫一回,给哀家请平安脉。顺便也陪哀家说说话解解闷。”

一个月进宫三回,说多不多,说少也着实不少了。

程锦容不愿离皇权太近,不愿惹天子忌惮,和亲娘时常相见是千肯万肯,立刻笑着应了下来:“能为太后娘娘请脉,我求之不得。”

裴太后仔细问了程锦容养伤的事,又问起了阿圆和阿满。

程锦容早有准备,从药箱里取出一个小巧的画轴:“这是前几日,我为阿圆阿满画的肖像。今日正好带进宫来,送给太后娘娘,闲来看着解闷。”

裴太后迫不及待地展开画轴,一眼看去,就见两个面容俊俏的大胖男童在嬉闹玩耍。程锦容画技不算太出众,不过,满腔的爱意都倾斜在笔下。画像也格外的生动鲜活。

裴太后越看越是喜爱:“阿圆阿满都生得好,也养得健壮可爱。你下次进宫,将他们兄弟也一并带来,让哀家也见上一见。”

身为太后,只要不干涉朝政,自身没有失德或惊天丑事,行事说话已经可以随心所欲。不必有太多的顾虑了。

如此恩宠,着实有些过了。

程锦容本想婉言拒绝,不过,在看到裴太后喜悦的笑容后,拒绝的话便说不出口了:“好,我下一次带着他们进宫给太后娘娘请安。”

裴太后目中笑意更盛。

闲话片刻,程锦容为裴太后请了脉,开了一张调养身体的药方。

裴太后早已令人备好了午膳:“哀家平日多是一个人用午膳,颇有几分冷清寂寥。今日难得你进宫,陪哀家用了午膳再离宫。”

仁和宫恢弘气派,十分宽敞,也十分安静冷清。

程望续娶卢慧娘为妻,斩断了裴太后心中最后的牵绊。如今的裴太后,已经很少回忆过去。

裴太后依旧美丽,眼角眉梢却有了寂寞堆积的浅浅细纹。

程锦容心中一软,应了下来。

……

到了正午,午膳刚摆好,便有宫人来禀报。宣平帝和梁皇后来了。

裴太后有些意外,更多的却是欢喜,低声笑道:“锦容,皇上心里一直惦记着你。他定是知道你进宫,特意来看你。”

程锦容心中涌起一丝暖意:“我心里也一直记挂着皇上。”

宣平帝很快迈步走了进来,梁皇后稍稍落后一步。

程锦容先上前行礼:“微臣见过皇上,见过皇后娘娘。”

“容表姐快些请起。”坐了龙椅的宣平帝,声音和以前一样轻快温和。

梁皇后也微笑道:“容表姐平身,不必多礼。”

梁皇后心细如发。宣平帝不称呼程太医,张口就喊容表姐。可见外间传闻宣平帝待程锦容如亲姐姐都是真的。她这个皇后,自然也随天子的心意,对程锦容也格外亲切温和。

程锦容笑着谢恩,站起身来,目光迅疾地掠过年轻的帝后。

宣平帝的俊脸有几分病态的苍白,一双黑眸却亮如星辰,满是笑意。

梁皇后容貌极美,神色端庄。

宣平帝笑着对程锦容说道:“这是朕的皇后,闺名如月。她自幼饱读诗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梁皇后被赞得脸颊微红:“皇上这般夸赞臣妾,臣妾真是羞愧。臣妾哪里算得上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样样稀松才对。”

宣平帝握住梁皇后的手:“你就是爱自谦。朕说你好,你便是最好的。”

程锦容:“……”

贺祈回府经常说起宣平帝和梁皇后如何情意相投,今天她算是领教了。

少年郎情窦初开,感情热烈真挚,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对梁皇后的喜爱。

裴太后是过来人,看在眼里,也觉好笑。她笑着瞥了儿子一眼:“皇后的好,哀家也都看见了。你不必时时出言提醒哀家。”

梁皇后差点就掩面羞走了。

宣平帝不点不害臊,咧嘴一笑,拉着梁皇后入座。又亲热地招呼程锦容坐下:“今日不拘礼数,容表姐一同坐下用膳。”

梁皇后也顾不得羞臊了,笑着说道:“容表姐请入席吧!”

在仁和宫里有如此体面的,也只有程锦容了。

便是康宁公主进宫给裴太后请安,也没有这等待遇。

程锦容心里觉得有些不妥,却也不便推辞,笑着谢恩入座。

午膳过后,宣平帝仔细问过程锦容的身体,确定程锦容安然无事了,才笑道:“这半年,朕一直惦记着你的身体。现在见你彻底安好,朕也能安心了。如今宫中人少了许多,也冷清了不少。以后你多进宫陪一陪母后。”

有梁皇后在,有些话就不那么方便说出口了。

程锦容只得笑着应下。

待帝后离去,程锦容才低声对裴太后说道:“太后娘娘,皇上对我这般亲近。皇后娘娘亲眼所见,只怕心中会生疑。”

裴太后也有些无奈,轻声道:“梁氏温柔貌美,颇有才学,皇上对她十分喜爱。来仁和宫请安,也多带着梁氏一同前来。”

“今日皇上既是想见你,也是想让你见梁氏。”

宣平帝的心思不难体会。

他这是希望亲姐姐见一见弟媳。如果程锦容和梁皇后一见如故,彼此亲近,那就再好不过了。

婆媳情同母女,姑嫂相亲相爱,这是天底下所有男子的愿望。

可事实上,能做到彼此尊重彼此体谅,已经不易。宣平帝太过想当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