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走后,婆娘埋怨道:“家里哪里还有粮食,你会变啊?”

李槐树一脸眉头皱起,闷头坐了好久,最后起身,把家里最后一件值钱的东西,也是他看得最重的一把铁枪拿了出来。

邓氏吓了一跳,以为他要去抢,急忙拉住,

邓氏急道:“你要干什么?你不能干这没德的事啊。”

李槐树突然爆发,大声吼道:“我能干什么?我一个瘸子能干什么?我把这枪卖了,我给儿子换粮食吃。”

邓氏松开了手,哭着坐在地上。

她知道这杆枪是当年李槐树从军,公公跟他的,说是祖上传下来的,李槐树一直当宝贝看。

家里什么都卖了,但就是舍不得卖掉这杆枪,这是李槐树对公公,还有对自己年轻的岁月,最后的念想。

可没想到现在,就连这最后的一点念想,也要丢了。

一路上,李槐树一瘸一拐,拖着枪,来到了县城,找到了一家当铺,把枪当了。

“客观,这铁枪你是死当,还是活当?”

店铺的朝奉检查了铁枪,知道是一把上好的铁枪,转手可以卖的好价钱,于是询问李槐树怎么当。

死当,就是直接拿钱走人,以后这枪和李槐树就没关系了。

活当,拿到手的钱就要少很多,但是在约定的时间内,只要李槐树拿钱来赎,那这把钱就还是李槐树的。

只是到时候需要多给些钱罢了。

不过如果李槐树最后没有拿钱来赎,那过了约定的时间,这杆枪也彻底跟李槐树没有关系。

而李槐树活当得到的钱,和死当,至少要少三成以上。

不过不管是死当还是活当,这个选择对于李槐树来说,显然是多余的。

因为李槐树根本不可能有钱来赎,所以他只能选择死当,这样到手的钱要多一些。

“死,”

死当才说到一半,突然李槐树脑海里冒出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千户所的新任千户张九言。

这个千户,他亲切和蔼,他一来,就给大家主持公道,释放了不少的无辜犯人,他是个好官。

一想到张九言,李槐树心情越来越热切。

“活当,我要活当。”

李槐树选择了活当,当他拿着活当的票据走出典当行,他的脸上比之开始,有了一份希望。

这份希望来的莫名其妙,但是李槐树还是选择相信。

他相信这个新任的千户大人,一定可以让千户所越来越好,一定会让自己的家越来越好。

只是,,,只是他真的可以吗?他真的会帮助像自己这样没用的人吗?

李槐树心情复杂,最后将卖铁枪的钱,全部买了粮食。

如今物价腾贵,以前一两几钱银子一石的粟米,现在竟然要三两银子一石,这真是吃人啊。

但是李槐树也没有办法,他没有任何议价的能力,最后便是将钱全部用光,也只是买了三斗粮食,不过四十多斤粟米而已。

回到千户所,李槐树给自己留了五斤,剩下的全部都给儿子送去了。

儿子二娃一见到这么多的粟米,顿时高兴的像个小孩子一样手舞足蹈,小孙子也是高兴的哇哇大叫,围着装粟米的袋子团团转。

这一刻,李槐树笑了,笑声中参杂着无奈和泪水,眼睛模糊了。

“咚咚咚,,,”

几天后的中午,一阵低沉厚重的鼓声突然在千户所响起。

这是千户将军要集合演兵的命令,但凡是听到鼓声,只要是在籍的士兵,不论手里在做什么,都必须要立即前往集合。

三通鼓毕,迟到者,轻则军棍,重则砍头。

军队里面,就是这么严格,生死皆在将军的一念之间,这没有任何的道理可讲。

看着军户士兵匆匆向练兵场跑去,一些年老体弱,亦或是身体有残疾的在籍士兵看得羡慕,心说这年轻力壮就是好啊。

那日咳嗽不止,张九言给了他银子去看病的老汉,这时心里是羡慕的不得了,

他心说这些小子,以前跟着贺人龙吃香喝辣,

现在张将军来了,张将军比贺人龙还要仁义,比贺人龙还要爱护手下,这些崽子,真是好命,都赶上了好时候。

心里这样想,但是嘴里却是对边上正在发呆的李槐树,装出一副不屑的样子,说道:

“你瞧瞧,这些个小子,才只响了一通鼓,就一个个的毛躁火燎,跟火烧了屁股似的,没点沉稳,

哪像我们那会,想当年我们那时候,那是天塌下来也只当被盖,可惜了将军英明神武,却是遇上这么些个兵。”

李槐树抬起头,看着这些一个个从面前跑过的年轻士兵,心情复杂。

但他更多的也是和那咳嗽老汉一样,心里羡慕的紧,只恨不得自己也是他们之中的一员。

不过他知道自己命不好,这辈子是不行了,走路都费劲,哪里还有机会。

哎,希望下辈子,自己也能遇上一个像张将军这样的好官吧。

不过感叹归感叹,他面上,却也是装出一副跟咳嗽老汉一样的不屑样子,

李槐树说道:“可不是嘛,想当年我们当兵那会,那真是威风八面,就连千户将军,那也要给我们几分面子,

这集合的鼓声不响三通,绝对看不到我们人,可等到那第三通鼓声完毕,我们就有那本事不早不晚的到,千户将军也是看得赞赏。

当兵能够当到我们这份上,我们也算是没白活,这些个崽子,比我们可差的远了,

他们至少还得努力三十年,才能达到我们的成就。”

“那是那是。”

咳嗽老汉听了李槐树的话,似乎是找到了一点信心,也找回了一点自尊。

不过他们不管嘴巴上说的怎么硬气,怎么不在乎,但是却也难以掩饰内心的失落。

和他们这样感慨的人还不少,他们一个个的都是眼神热切,同时也对自己感到万分可惜,

他们只感叹自己命不好,上了年纪,亦或是身体不好,没有遇上一个好时候。

当然,当兵的人,不管什么时候,多少都是有傲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