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陆逸就感觉自己像个透明的人,被完完全全看破了。

精神识海里的通灵族皇宫,七宝玲珑塔,以及黑甲战舰空间里的三头神兽,这都陆逸隐藏极深的秘密!

不过,陆逸也发现,还有一些秘密,是枯瘦老者无法看透的。

比如说天夙神眼,还有杨戬这道神魂,以及黄金棺材。

“你的气息让我很熟悉,尤其是你的混沌神炁,像是出自远古,可你的修为太弱了,年纪也太小,不可能是远古旧神,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师尊是谁?”

枯瘦老者紧盯着陆逸,发出一连串的询问。

陆逸知道,对方的神念太过强大,若非有通灵族皇宫保护着,陆逸就算不被镇压成白痴,也一定会受到重创。

因此,在如此强大的神念下,陆逸也不敢说慌。

“回前辈,晚辈名叫陆逸,师尊名讳陆无双,都是籍籍无名之辈。”陆逸如实道。

“陆逸?陆无双?确实没有听说过,也可能是因为我的自己不够完整……该死!”

枯瘦老者似乎努力回想什么,导致他的头很痛。

于是,枯瘦老者以拳头猛击自己的额头。

他自己倒是没什么感觉,但是震得天墓空间几乎蹦碎。

陆逸也无法承受枯瘦老者的神力爆发,被震得连连吐血!

陆逸内心中再次被掀起了惊天狂澜,震惊无比。

“这个老者重创之下,只剩下一魂一魄的实力就如此可怕,如果他全盛时,会强到何种程度?将他打的如此惨烈的人,又是谁?”陆逸不敢想象下去了。

枯瘦老者出手越来越重,眼看着天墓空间要彻底塌陷。

陆逸赶紧出声道:“前辈饶命!快请住手!”

只剩下一魂一魄的枯瘦老者,神志不清疯疯癫癫,陆逸可不敢再让他去回忆什么事情,于是连忙转移话题。

“前辈伤势太重了,晚辈略懂医术,不如让晚辈来帮前辈治一治吧?”

听到这句话后,枯瘦老者的动作果然停了下来。

他双眸无神,怔怔的看着陆逸。

“你知道我有多重的伤?就敢说给我治伤?你可知道,若你戏耍老夫,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前辈明见,晚辈岂敢有这个胆子,实在是医者仁心,不忍看前辈继续流血,不论如何,让我试一试总没坏处吧?”

枯瘦老者虽然记忆不全,而且疯疯癫癫,但是身为超然强者的气概和自信仍在。

“那你便来试试,看你有什么本事。”枯瘦老者道。

“那晚辈就要放手一试了。”

陆逸虽然说的谦虚,可是出手时却是十分果断。

逆天九针一出,融合三昧真火法则,以及灌注七转神力后,连枯瘦老者都忍不住侧目。

随后,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陆逸用金针先是封住了神躯上的几处大穴,让精血流逝的速度变慢。

跟着,陆逸引导三枚真火,以火疗的方式,帮助枯瘦老者清理长年累月积攒的毒素。

最后,陆逸再用七转神力助枯瘦老者打通一部分被堵塞的静脉,让老者的神力可以自行恢复,并且生命力也不再外泄。

做完这一切后,陆逸已经满头大汗,累的几乎要虚脱。

只有真正的动手之后,陆逸才切身的体会到,老者的强势有多重。

枯廋老者能活到现在,是一个奇迹!

为枯瘦老者疗伤的过程,陆逸也备受煎熬。

别看做的这几件事情十分简单,可真的操作起来,难如登天。

首先,枯瘦老者受伤太重,而且不知道过了多少岁月,除了原本的伤势之外,还有其他的毒素滋生和蔓延。

再有就是,当初重创老者的存在,至少也是和老者同一级别的强者。

陆逸和他们的修为相差太远,因为陆逸为老者疗伤时,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

整个疗伤的过程,持续了整整三天时间。

这三天时间里,枯瘦老者眼睁睁看着陆逸为自己疗伤,他的眼神每一秒钟都出现细微的变化。

从最初的怀疑,到意外,又逐步到惊讶,一直到最后的震惊和欣赏。

陆逸在这个修为境界中所展示的手段,绝对是无比逆天的,感觉伤势开始有好转后,枯瘦老者的心情也变得不错,跟陆逸聊起天来。

陆逸也旁敲侧击,打听枯瘦老者的身份,看能不能根据蛛丝马迹,在天书神卷中找到一些记载。

能够在如此重创下,还可以打造造天墓的存在,绝对不会是无名之辈。

只可惜,枯瘦老者损失的记忆太多,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枯瘦老者掌控,烈焰,冰霜,以及神雷,永夜,生命,一共五种法则之力。

其中生命法则修炼的最强,这也是老者可以在重创之下撑到现在的一个重要原因。

生命法则属木,陆逸索性就称呼他为木老。

“木老你的烈焰法则十分厉害,我同样以烈焰法则给你火攻疗毒,功效会大打折扣,因此伤势想要彻底治愈,一下子不可能完成。”陆逸说道。

木老表现的十分通情达理,说:“这样的伤势,能在你手中开始好转,老夫已经很满足了,疗伤本就是一件循序渐进的事情,老夫已经等了那么多年,就不差再等几年。”

听到这句话,陆逸一阵无语。

怎么感觉,这老家伙要赖上自己了?

这时,木老又说道:“幸好你掌控的烈焰法则是极为霸道的三昧真火,否则你的手段再高明,也不能替我疗伤,你之前出手消耗不小,老夫也不是小气的人,说说看,想要什么报酬?”

听到这句话,陆逸差点脱口而出,他想要传承,还想离开天墓空间。

但陆逸仔细一想,说的太过直白不合适,万一木老不愿意给他传承,再提其他条件就不好开口了。

于是乎,陆逸谦虚道:“之前已经说过,医者仁心,做这些都是应该的,但前辈若是执意……”

可陆逸的话才说一半,木老点点头赞叹道:“有功不受禄,这样的好心肠真是不多见,后生可畏啊!既然你不想要,那老夫也不强求了。”

陆逸当即楞在原地,内心有一万个卧槽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