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日,李康平正准备去皇后区的实验室,忽然接到电话,伍德盖特教授打来的。

《镍晶体被电子衍射实验》已刊登于最新一期《物理评论》上,李康平留的通信地址是哥大研究院,教授让他来拿期刊和稿费支票。这是个好消息。

李康平来到哥大赫特莱楼伍德盖特教授的办公室,他翻阅《物理评论》,第一篇论文便是《镍晶体被电子衍射实验》。

“李博士,我想我应该恭喜你,恭喜你获得博士学位,以及《镍晶体被电子衍射实验》发表了。”教授点燃一根烟,他既开心又有点失落。

“教授,我再次感激你的善意和支持。”李康平诚恳的说。

“你的公司还好吗?”教授问道。

“麻将方面还不错,物理方面刚刚起步。”

“物理方面具体是指哪方面?”

“尼普科夫圆盘。”

“哦,那个东西。”

教授对尼普科夫圆盘似乎并不感兴趣,他又道:“李,你知道的,仅仅发表论文是不够的,学术成果的推广不能只依靠这本期刊。当然了,论文发表在期刊上是第一步。我的意思是,《物质波》及姊妹篇《镍晶体被电子衍射实验》需要做进一步的推广。”

“嗯哼?”

“索尔维会议是最好的推广平台,但这个会议三年才召开一次,我们显然不能等到1924年再行动。除了布鲁塞尔的全球性物理学首脑会议之外,还有伦敦、柏林、巴黎的洲际性会议,以及美国的物理学年会。你应该尽可能参加这些纯粹性学术会议,对你的学术成果进行有力的宣传推广。”

“好的,我尽量这么做。”

教授点燃第二根烟,他接着说:“爱因斯坦环游世界有多方面的因素,其中一个是学术性因素,他去到一个国家,就将他的理论带到这个国家。虽然爱因斯坦的理论早已来到这个国家,但爱因斯坦本人在这个国家再传播一次,总归是没有坏处的。”

“是的,你说的很对。”李康平颇为赞同。爱因斯坦的环球之旅其实也是一次洗脑之旅,别人帮爱因斯坦推进洗脑工作,当然不如爱因斯坦亲自动手的效果好。

“洲际性、全国性学术会议不是每个月都有,但报纸每天都出版。李,听说你跟爱因斯坦保持着书信往来,你可以继续保持下去。只不过,爱因斯坦现在应该在太平洋上,通信不便,而洛伦兹先生回荷兰了,我想你应该给洛伦兹先生写信,将《镍晶体被电子衍射实验》的成果在第一时间告诉洛伦兹先生。几个月之前,我们做实验的时候,你和洛伦兹先生见过面,你知道洛伦兹先生非常关心我们的实验结果。”

“好的,教授,我会立即给洛伦兹先生写信。”

“在美国范围内,与宣传推广相关的学术**务,我愿意帮忙。”

伍德盖特教授说的很有道理,学术成果不是发了论文就完事了,你得继续运营,将纸面上的学术成果转化为实质性的学术收益。

伍德盖特教授提了一些学术成果宣推方面的建议,李康平全都收下。

“李,你经营你的公司,做你自己的事业,这是没问题的,不少科学家都在这么做—包括诺贝尔级别的科学家。但我不得不说,我的实验室失去了你,我感到遗憾。”

“教授,我们的友谊不仅仅限于实验室之内。”

“说是这么说,然而……李,你不在我的实验室工作,我似乎找不到学术灵感了。”

伍德盖特教授不满50岁,正处于学术黄金期。

李康平的硕士论文、博士论文皆是在伍德盖特教授的指导下完成的。

空间量子化实验催生了“伍德盖特-李实验”这项科研成果。

伍德盖特、李继续合作,伍德盖特实验室在全球范围内首次得到低能电子衍射实验的实验证据。

伍德盖特教授俨然成为了功勋显著的实验物理学家,物理学中有两条重要的技术路线与他有关,一是分子束方法,二是电子衍射方法。

在当前的整体环境下,这两条技术路线并未发挥全部威力,若干年后,人们或将感受到这两条技术路线的主干与支线的真正威力。

很明显,教授不满足已经取得的学术成就,他渴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教授说他没灵感了,于是李康平在学术上帮助教授找灵感。

“教授,既然伍德盖特实验室是分子束方法、电子衍射方法的首创者与权威者,所以我认为伍德盖特实验室应该专注于这两种实验技术,不断研究,继续完善,从而形成一套体系化的实验技术学术性理论。”

“我的博士,可以说具体点吗?”

“教授,既然伍德盖特实验室完成了低能电子衍射实验,何不继续尝试在全球范围内首创高能电子衍射实验?”

“高能电子衍射实验,噢,没错,在你的博士答辩会上,有人提到了这个。你自己也说过,高能电子衍射实验是证明物质波的另一种方向。”

“教授,关于高能电子衍射实验,我是这么考虑的,首先是靶子材料,不一定沿用镍,可以使用铝、金、铂等新的靶子。高能电子衍射实验的设计原理,我认为应该是……”

上一世,戴维森的低能电子衍射与G.P.汤姆逊的高能电子衍射的研究成果几乎是同时发表的。故而两人共同荣获诺奖。

“首创”是各个领域学术界皆重视的因素,取得了首创成果的第一人载入史册,后面的人就没有那么出名了。

这一世,李康平、伍德盖特首创了以镍晶体为靶子的低能电子衍射实验。

那么高能电子衍射实验还有学术价值吗?

当然是有的。

一方面,如果高能电子衍射实验成功了,它将是物质波理论强有力的补充证据。

对于李康平而言,他当然希望物质波的实验证据越多越好。以低能、高能两种方式证明物质波,左青龙,右白虎,谁敢与我一战?

另一方面,高能电子衍射实验本身是电子衍射实验技术路线中的一条支线,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

关于高能电子衍射实验,李康平提出了他的观点。

“李,我忽然又有灵感了。”伍德盖特教授掐灭香烟,重新显现出高昂的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