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庆之,已经彻底废掉了。

卢老也彻底后继无人了。

能将所有的资源留给一个值得托付的女人。也还算是圆满的结束。

“我也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卢老缓缓说道。

“您说。”楚云微笑道。

“我希望我的孙子,能跟随楚先生学习一些为人处事的东西。”卢老缓缓说道。“他太年轻了,也太没有城府了。等我百年归老后,我不知道他将如何面对这个凶险的世界。”

“没问题。”楚云也不客气。

当然,他更加明白卢老的心意。

所谓跟随楚云学东西。

说白了。就是让楚云保护卢庆之。

在卢老看来,卢庆之留在卢家,并不安全。

只有留在楚云身边,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他擅自做主,将段阿姨与卢老捆绑在一起。

从事业上来说,对段阿姨是非常有帮助的。

只是这种先斩后奏的事儿,他不确定段阿姨是否会喜欢。

但至少卢老这边已经表明了态度。只要能保住孙子,保住卢家。他什么都可以付出。

喝完茶。

楚云也没在这儿多做逗留。

他很清楚。

官家已经开始有动作了。

哪怕自己在这儿逗留时间过长,也势必会引起官家的警觉。

临走前。他只叮嘱了两件事。

其一,立刻将卢庆之送出燕京城。

去哪儿不重要。但绝对不能留在燕京城。

其二。卢老就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不论谁来找他,只说卢庆之离开燕京治疗腿去了。

其余的,楚云没有交代,也不必交代。

他知道。一旦卢庆之离开燕京城。

所有的压力,都会来到自己身上。

至少短暂时间内,卢家可以暂时放松神经。

可让楚云没有想到的是。

楚云刚离开卢家老宅没多久,压力就尾随而来了。

一辆车紧随其后,从东郊一直到市区,都没有跟丢。

虽说楚云没有动用他太过高明的反跟踪技巧。但也尝试过几次普通的甩人。

遗憾的是,没有甩掉。

终于,楚云在一条人流不大的街边停下了轿车。

如果这个时候能点上一支烟,倚门而站,那才符合楚云的气质。

可惜,他只能扭开一瓶矿泉水,咕噜灌了半瓶。

他的车一停下,尾随其后的车也跟着停了下来。

而走下车的不是别人,正是官月清!

上次见面,是在红墙。

这一次,则是在整体景色并不繁华的街道。

楚云极目眺望。

却发现官月清的神情平淡中略带一抹阴冷之色。

这是在此之前,楚云从未察觉到的。

看起来,官月清已经非常契合现在的角色了。

也不允许任何东西,毁掉自己的人生大计。

“官小姐什么时候改行当跟踪者了?”楚云不咸不淡地说道。

“听说楚先生在我大婚当晚,就去找过卢庆之。这一次更离谱,竟然去了卢家老宅。”官月清轻描淡写地说道。“楚先生不会是想和卢家站在同一阵营吧?”

“必须搞清楚的一点就是,那天夜晚。当李谪仙打断卢庆之双腿的时候。卢老甚至连阻拦的勇气都没有。”官月清眯眼说道。“你确定,要跟卢老站在一起?”

楚云听完官月清暧昧的警告。

眉宇间瞧不出丝毫的异色。

他只是直勾勾盯着官月清,反问道:“你把我楚云当成是什么人了?帮人做事,然后拿好处?”

官月清眯眼说道:“我只是不希望楚先生站错队。做错事。”

“你是谁?”楚云一字一顿道。“官月清?一个连你自己的家族,都没把你太放在心上的女人?连你自己的人生,都要靠自己豪赌来寻找契机的女人。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知道你在和一个什么样的人在聊天吗?”楚云淡淡说道。“我叫楚云。楚家大少爷。你在教我做事?你配吗?”

官月清的脸色,变得略有些古怪,甚至难看。

论出身,他未必就比楚云差。

可要论受重视程度,她比楚云差了一大截。

楚云所说的这些,都是大实话。

也是她官月清无法反驳的。

可正因为此,她的内心充满了不甘心,充满了愤怒。

凭什么因为你是男人,就可以得到所有。

而我是一个女人,就什么都要靠自己争取?

“一个为了你失去双腿的男人。你哪来的脸让他把命也给你?”楚云直奔主题,口吻冰冷地说道。“因为你漂亮?因为你身材好?气质佳?”

“官月清。你知道我老婆是怎么评价你的吗?”楚云眯眼说道。“一个让人恶心的女人。”

官月清闻言,神情陡然大变。

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卢庆之把所有的东西,都告诉你了?”官月清的双眸中,闪烁着令人发毛的寒光。

“你呢?告诉你哥了吗?告诉你家人了吗?”楚云反问道。“当你自以为是地以为可以欺骗所有人的时候。殊不知,你就像一个小丑。唯一欺骗的,只有你自己。”

楚云灌下另外半瓶水。也不在乎官月清是什么表情,径直说道:“你当初那么做,不就是想要稳住卢庆之的心态吗?不就是怕他受不住压力,临阵反水吗?当一切成为事实,他就没有反悔的资本了。他就必须按照你的意思来做。”

“可你并不知道。当初的卢庆之,根本不需要你牺牲那么大,他就可以为你做这一切。”楚云微微挑眉道。“你看。你再一次自作聪明。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官月清深吸一口冷气。

良久之后方才说道:“不论如何,他必须死。”

“理由呢?”楚云问道。

“我要死无对证。”官月清说道。

“可现在,我也知道了。”楚云反问道。“你也要杀我吗?”

“你官月清。杀的了我楚云吗?”

官月清身躯一颤,异常愤怒地盯着楚云:“你为什么一定要跟我过不去?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你吗?”

“没什么。”

楚云摇摇头,慢悠悠地将矿水泉瓶子扔进垃圾桶。耸肩道:“就因为你是一个面目可憎的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