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氏夫人急着见赵凌云和江明月,可福王来访,她就不好再派人去北院叫人g。郑氏夫人也不指望,福王来越国公府,会去见一见她,福王进越国公府就像进自家王府一样,但福王真就一次也没来见过她。

赵安阳从昏迷中醒来后,人就处于惶惶不安中。陶迁出事,朝廷会不会将他也抓起来问罪,赵二老爷是真的心里没底啊。

儿子跟失了魂似的,郑氏夫人就不可能不问,但她追问了无数遍你究竟是什么了,究竟是出什么事了,不管郑氏夫人怎么问,最后都发了怒,赵安阳就是一言不发。

最后郑氏夫人没办法了,赵安阳不是赵凌云,她能对着赵凌云破口大骂,后悔没把赵凌云按尿盆里溺死,但对着赵安阳,郑氏夫人别说骂了,她连一句重话都说不出来。

福王这顿饭吃了有一个时辰,好容易熬到门子来报,说福王爷带着人走了后,郑氏夫人忙就命秋纹道:“你去北院,叫大房两口子过来一趟。”

秋纹不敢去,但又不敢跟郑氏夫人说她不去,不然郑氏夫人不会饶过她,

秋纹还不是在北院把话传到的,她是在去北院的路上,遇上了送福王走的赵凌云和江明月的。

“老夫人又有什么事?”赵凌云不耐烦地问。

看见花婶儿没跟着,秋纹就还好点,但人还是有些哆哆嗦嗦,说:“老夫人急着见您。”

赵凌云:“赵老二死了?”

秋纹忙就摇头,说:“二老爷醒,醒了。”

“你回去,我去庆宝堂看看,”赵凌云跟江明月说,这老让他老娘派人过来喊,也不是事啊。

江明月却轻轻拽了赵凌云一把。

赵凌云以为江明月是不想让他过去,便又改口跟秋纹说:“我没空,等赵老二死了,你再来报。”

这话,秋纹哪敢回去说?

江明月笑了起来,跟秋纹说:“我和大老爷一会儿就过去,你先去回禀老夫人一声。”

江明月的话让秋纹如释重负,忙应了江明月一声是后,秋纹生怕这两口子改主意似的,拔腿就跑走了。

赵凌云:“我们……”

“回去再说,”江明月往前轻推了赵凌云一把,说:“我们衣服上沾着酒味呢,带着一身酒气去母亲那里不好,回去换身衣服,我们再去庆宝堂。”

赵凌云想说,酒气有什么关系?他没提着刀去找赵老二,就已经是个人了。可瞧着江明月看自己的样子,自家夫人温柔又善良的,提刀去见赵老二什么,赵大老爷想,他这个想法还是不要让江明月知道了吧,吓着了江明月怎么办?

“听夫人的,”赵凌云点头道。

等夫妻二人回到北院,还没换衣服呢,葫芦就又跑了来,说:“主子,夫人,吴三来了。”

江明月:“谁?”

赵凌云:“皇城司的一个小头头,我最近认识的。”

江明月:“他来做什么?”

“不知道啊,葫芦,”赵凌云说:”你带他过来吧。”

葫芦答应了一声扭头跑了。

赵凌云说:“他应该是来拿钱的,我答应给他的钱还没给他呢。”

赵凌云这里让曹嬷嬷把钱准备好了,葫芦也带着吴三几个人到了堂屋门前了。

“进来,”赵凌云冲门外招了招手。

吴三是一个人进的堂屋,看见江明月也在屋里坐着,吴三就抱拳给江明月行了一礼。

赵凌云说:“你怎么来了?来,你的工钱,拿去吧。”

吴三看看桌上的银票,跟赵凌云说:“大老爷,小的是来……”

“钱先拿去,”赵凌云没让吴三把话说完,催吴三说:“我从来不欠人工钱。”

吴三看江明月。

江明月冲吴三笑了笑。

吴三走到桌前,把银票收了,一边感慨,赵大老爷也是命好,比起那位胡家四小姐,他如今娶的这位夫人,国色天香,光就容貌就远胜于胡四小姐了。

要问吴三为什么会知道,胡四小姐长什么样,他皇城司的人,见过胡四小姐又有什么稀奇的呢?

“陶家人怎么样了?”看着吴三把钱收了,赵凌云才问:“陶迁死了,他家里人是不是也得跟着死啊?”

吴三:“小的就是来告诉大老爷一声的,陶家的大少奶奶死了。”

赵凌云一愣。

江明月说:“就是昨晚上早产的那位夫人?”

吴三点点头,说:“是,孩子生下来也没能活,大夫和稳婆都尽力了。”

一个刚生产的妇人,待在牢里,那就是九死一生啊,赵凌云叹一口气,说:“这能怪谁?”

吴三:“怪陶迁啊。”

赵凌云:“那也只能怪他啊,也没谁逼着他作死的。”

吴三:“昨晚上是大老爷您给那位请的大夫,小的就寻思着,她死了这事,小的得来告诉您一声。”

赵凌云:“那尸体呢?就在牢里搁着啊?”

吴三说:“按照大理寺那边的规矩,那位的尸体应该是今天晚上被运出城去。”

江明月说:“这位夫人她叫什么名字?”

吴三忙道:“哦,她叫陶林氏。”

赵凌云:“那死孩子呢?”

吴三:“那个死婴应该还在陶府里放着,这会儿没人有工夫给他收尸。”

赵凌云犹豫了一下,扭头跟江明月商量:“要么咱们出点钱,把这对母子给葬了?”

江明月点点头。

赵凌云就问吴三:“你把这陶林氏和死孩子搁一块儿埋了,你要多少工钱?”

吴三笑了起来,说:“大老爷和大夫人心善。”

赵凌云:“我俩是心善,那你也没说不要钱啊。”

吴三:“要是把这母子二人,扔荒山里随便埋了,那小的就不要钱干这事了,可要是弄个坟头出来,那就……”

赵凌云:“你就说要多少钱。”

吴三:“三十文吧。”

赵凌云冲门外喊:“嬷嬷,你去拿二两银子过来。”

吴三忙道:“不用这么多。”

赵凌云没好气道:“光把人扔坑里埋了啊?不得弄口棺材吗?我也不给你多,你看着花,要是有多下来的,你就拿着,算是辛苦钱。”

吴三答应下来了,他们皇城司的人心狠,见多了死人,可拿钱办善事,这个他们也不会拒绝啊。

“陶迁该死,”赵凌云又嘀咕了一句。

陶林氏大着肚子,能干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来?这小妇人就是被陶迁这个不走正途,要投机取巧,谋名图利的王八蛋给连累了啊。。。